第三百四十三章 坏毛病(1/2)

加入书签

  这是第几次平分了?罗迪克自己都快记不住了,总之,他此时正在经历着,占先,平分,再占先,如同无限循环般的过程。

  转成底线,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在于,范举能利用的机会更少了,主动露出的漏洞,全都被强势的正手遮掩了过去。

  至于坏处?罗迪克被范举连续的把比分搬回就是坏处,如果不是因为他此时的球还处在一个稳定期,恐怕连第三个平分也坚持不到。

  罗迪克没有数,或者数不清,可是范举可清楚地记得这个数字5从,而现在罗迪克又一次拿到了占先,没办法,球太犀利,这一点也不是范举能够控制得了的。

  现在唯一对手有利的,就是球权和盘点,罗迪克有退路,丢了虽然会大伤士气,可依旧能打抢七。

  当然范举也占着优势,因为第一盘的领先,他比罗迪克更输得起。

  落地可肯定不想打抢七,眼下两人的水平,应该只能说相差不多,各占优势也各有劣势,真到了抢七,范举绝对不会吝啬自己存下来的暴走机会。

  势大力沉,这绝对是罗迪克标准的压制球的标准形容词,球拍一碰到球,范举就知道自己该迎接下一盘了。

  看到就在脚边,落在界外的回球,单手兴奋地在胸前位置摆动,有些像某个男性的标准动作,略感觉一些不雅观,可现在没人在乎,因为他们将迎来第三盘比赛,令人兴奋的第三盘!

  “哦。这局比赛真是漫长,打了快14分钟,要之前两人最短的一局比赛只有不到一分半,第一盘结束也不到35分钟时间。”

  比赛现在已经进行了整整1个小时20分,第二盘更是直接打了快50分钟时间。范举打过不少一个小时不到的全面压制,可见这一盘的运动量到底有多大了。

  两人都在流汗,伴随着欢呼和掌声流淌着汗水,而范举和罗迪克在回到赛场后,也做了同样的一件事,那就是换球拍!

  力量太大的。两个人的对攻挥拍,每一次都会给拍面上施加极大的力量,这让球线在一盘比赛中就开始有些松劲。

  迈阿密的顶尖大师赛,球拍更是不能马虎的事,范举和罗迪克在之前其实就已经换过一次。不过面对的对手不同,显然一副球拍,已经不足以承受他们的力量了。

  正如同那些出界幅度不到几厘米的回球,选手的手感控制,几乎达到一个苛刻的程度,对于球选手,球拍更可能决定了进球率和球速两大关键。

  而对范举,球拍在网前虽然起到的作用并不大。可是底线的对拍,球上的旋转是否充足,这都和球拍磅数是否精准。有着关键的联系。

  两人这一盘的一进球率都惊人的高,就连范举也突破到了70%,这个超长的水准上,毕竟一是否成功,是否能够压制,已经成了决定他们能否拿下局分的关键。更集中,失误也就更少。

  罗迪克和范举两人同时都有过。压低球速度保证一进球的时候,为的都是提高进球率。从而提升获胜的可能性。

  当比赛来到最后一盘,两人又再次站在了,没有了谁曾经领先过谁,谁压制过谁,无论谁在之前更占优,只有在最后占优的才是最终的赢家。

  ……

  底线是个谁占据压制谁就能占有的地方,除了球上网类型的选手,几乎所有球员的主要得分手段都是来自于底线。

  没有球的优势,底线技术,几乎就等于决定了一名选手的水平高低,以眼下的这场比赛,如果单打底线,范举只有不到20%的机会获得胜利。

  但网球从来都是一门单调的运动,逼得并非谁的力气大,谁跑得快,谁的某项技术更厉害。

  它既包含了综合型,又突出单项的能力,所以范举才有机会,击败底线实力比自己强的对手,跨入顶尖的行列。

  范举的第三盘开球并不理想,可是底线上,却借着二获得了优势,获得球速并不快,但是始终在正手位的进攻,以及一些细节上的控制,让他逐渐找到了底线与罗迪克对拍的感觉。

  仅仅靠着一个一直接得分,用两次二的底线回合,范举便获得了3个局点,第三盘的局点,每一个都显得如此宝贵。

  “换球拍后不适应么?”并非每一次换拍结果都是好的,范举的球拍还算顺,可是两个二回合,都是罗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