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巴格达蒂斯的抉择(1/2)

加入书签

  “范举竟然被克制了?约翰,那个大胡子底线有这么强么?”看台上韦恩正和伊斯内尔坐在一起看决赛,可当他看到范举被压制时,简直就觉得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范举的实力他实在太清楚了,他可是少数几个看过范举和莎拉波娃在场上做对打练习的观众,有时候韦恩甚至觉得,范举就是尼克网校下一个培养出来的球王,而自己将来或许会成为范球王身边的知名作家身份的好友。

  好吧,这是韦恩又yy过头了,不过一旁的伊斯内尔却也一脸不解,他虽然不知道范举到底有多强,但是在网校的几次对打练习中,他知道肯定比自己厉害,特别是底线控制能力,他基本上就是被范举玩残的料。

  他和巴格达蒂斯比赛时,吃亏最多的就是发球,他最擅长的音速发球,对巴格达蒂斯很难产生威胁,只有偶尔几个极度刁钻的能够打出ace球,或者是发球直接得分,但大部分发球都会被对手破解并反击,让他十分被动。

  不过范举的发球在伊斯内尔看来变化比自己多得多,本以为应该不会完全被巴格达蒂斯限制,可现在看来事情恰恰相反,不仅被限制,甚至说从发球到底线,范举整体都被对手克死了!

  网球场上最害怕出现这种情况,你是速度力量型选手,偏偏遇到了阵地防守型,人家的球打的不紧不慢,你追的再急也只是白费力气,等你体力用完,人家马上从防守变成反击,活生生郁闷死。

  当然这种类型的对比更像是矛与盾的关系,谁更强一些,谁就能打破对方的优势,而范举和巴格达蒂斯现在却更像是剑与剑套,范举锋利的剑被困在剑套中,再怎么锋利也伤不到对手分毫。

  每个在赛场上的观众也都在为范举着急,第二局范举硬生生拖了2个平分后总算在此拿到了领先,可是这次的领先却让范举不得不放弃优势高速的发球,而采用速度较慢但落点更刁钻的180公里左右的慢速发球。

  范举对这样的妥协非常不满,但是他想要胜利,就必须面对眼前的困难,自己肯定有办法战胜对手,但现在还需要时间和尝试的机会。

  “对手的状态太不正常,几次冒险性回球竟然都能精准的打在界内,如果要是你是世界top10我也就认了,可是对手是个青年选手,一定还有机会。”范举不相信对手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所以他要等待,等待那个一击打破困局的机会。

  但是在这之前,范举将会面临的是极度困难的比赛,他只能在赛场上拼了,借由跑动拉开的空挡,范举总算拿下了自己第一个发球局,场边的观众也随时松了口气,等待着纪录的继续前进,而范举则擦着脑门上的汗,想着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比赛。

  首先是要保发!然后才是破发!范举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这并不是为了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纪录,而是如果保不住发球局,自己就算再破发也无济于事,只要能够稳住发球局,给对手带来心理上的压力,相信一定会有机会出现。

  在赛场上对范举处于不利的过程中,他表现的更像是一头隐藏起身形积蓄力量的猛虎,要么不动,要动就要彻底咬死对手,无论你是强壮的公牛还是跃动的羚羊,只要被范举这头猛虎盯上,总有暴露弱点的那一刻。

  不同于野生猛虎,范举更有耐心,也有更有计划,巴格达蒂斯在自己的发球局中,明显感觉到范举打法上的转变,原本大量的强上旋球不见了,反而是和他同样的平击球数量在不断上升。

  而底线对攻中也不再跟随奔跑,而是和自己一样大量使用突然的直线与斜线变线,采取了看似更加冒险的策略在继续比赛。

  范举的平击球威力不算最强,但依旧有不错的速度和力量,足以和巴格达蒂斯的底线对攻打成平手,不过对手依旧抓着自己的发球优势,范举不得不一球一球的小心应对。

  一个侧斜角的平击球,范举驾轻就熟的快速移动后用反手打了回去,不过在回击时范举不会放过任何机会进攻对手的反手,这并不是因为巴格达蒂斯的反手弱,而是因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