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有输有赢,还有奇迹(1/2)

加入书签

  雪狼闻言一愣,随即脸就黑成了锅底,压低嗓音咬牙道:“我再次重申一遍,我是杀手,不是小偷。”

  雪狼已经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线在哪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让自己去偷别人的东西,还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打不过她,他早就暴走了!

  沐瑶撅了撅嘴,似是在思索了一下,然后无奈的开口说道:“你不去就算了,我打电话给火狐,让她帮我想办法。”

  说着欲试就要去拿口袋里的手机。

  雪狼闻言险些一口老血喷到沐瑶脸上,连忙伸手拉住了沐瑶,只见他俊秀的脸憋的通红,极力挣扎之后才有气无力的妥协到:“我真是怕了你了,我去还不行吗!”

  说着回头望去,身后一片人海,雪狼也一眼就看到了打着太阳伞在讲电话的女人,好奇的拧了拧眉,低声问道:“这就是叶婉诗?”

  雪狼没见过叶婉诗,当初调查资料的时候得到的也只是一张证件照,要知道女人这一化妆,那面容可是变的天翻地覆,有时候晚上照镜子都容易把自己吓着。

  沐瑶笑着点了点头,在身后用手指轻轻戳了戳雪狼的腰:“快去吧,我在会场门口等你。”

  雪狼心下叹了口气,自己真是到了八辈子的霉,祖上究竟是那座祖坟冒了烟,让他遇到这么个腹黑女,可是无奈,一想到火狐眯着眼睛手拿皮鞭的样子,他就背脊发凉。

  雪狼先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扫视了一下四周,要知道这次与叶婉诗同行的是那个男人,如果被发现,自己恐怕不容易脱身,还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见四周没有异样,雪狼这才将墨镜戴上,在那个男人出现之前,毫不犹豫的快步向叶婉诗走去。

  “哥,你放心,这次有雷霆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你先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过来,这边就交给我吧。”

  叶婉诗正一手打着伞,一手拿着手机向远在京城的叶权汇报情况,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疾步而来的男人。

  雪狼脚步如风,在接近叶婉诗之时也没有丝毫的停顿,强壮的体魄狠狠的冲着叶婉诗娇小的背影就撞了上去。

  雪狼这一撞用了大力气,毫无防备的叶婉诗在惯性使然的情况下尖叫了一声,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接向地面扑去,左手的雨伞,右手的手机加上被她夹在腋下的邀请卡,瞬间都飞了出去。

  雪狼快速出手,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将目光转移过来之时,迅速扫过邀请卡,直接揣进了西装内侧的口袋。

  “小姐,不好意思,您没事吧,实在是对不起!”

  一切动作行云流水,丝毫没有任何破绽,当众人将目光好奇的移动过来之时,雪狼已经附身去扶叶婉诗了,嘴上还说着道歉的话。

  叶婉诗刚刚措不及防,在重力作用下扭到了脚,此时正半爬在地上痛苦的凝着眉。

  雪狼墨镜下的眼睛闪过一抹笑意,面上却是十足的抱歉,见叶婉诗扶着脚踝十分痛苦,雪狼再次道歉到:“真的是抱歉,刚刚走路太匆忙,没有看见小姐,您受伤了?”

  叶婉诗用力的咬着下唇,抬起头眼中狠戾一闪而过,却在看见不远处疾步而来的身影之时瞬间换了模样,只见叶婉诗无力的摆了摆手,弱女子的样子伪装的十足,对着雪狼轻语到:“没关系,下次走路慢着点,这要撞一个上岁数的怎么办?”

  雪狼心下冷哧,面色却依然抱歉的笑了笑,眼角的余光却看见了从身后向这边走来的男人,心下一惊,连忙摆手道:“既然没事,那我先走了。”

  还不待叶婉诗回应,雪狼连忙疾步的穿进人群,向着会场入口处而去。

  身后的雷霆快步跟上,在路过叶婉诗身边时也不曾停留片刻,甚至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直接追着雪狼而去,叶婉诗委屈的话卡在喉咙里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目光所及之处竟已经不见了雷霆的踪影,半晌自己才狼狈的从地上忍着痛艰难的爬了起来,捡起来摔得粉碎的手机和滚落在一旁的遮阳伞用力的抿了抿唇,而她似乎心思还在雷霆上,并没有发现自己的邀请卡不见了。

  雪狼脚下加速,匆匆闪过一道道人墙,他没有回头,却知道身后的男人一直在追他。

  雷霆面无表情,一双修长的腿不用太快的速度便能够跟上前面的雪狼,刚刚他去马路边抽了根烟,回来时便看到这银发男子顺手拿走了叶婉诗的邀请卡,自己答应过叶权会保护好叶婉诗,所以无论如何,雷霆都要把邀请卡拿回来。

  但雷霆雪狼两人并没有像是警察抓小偷一样的疯狂追逐,倒像是跟踪者和被跟踪者的样子疾步的穿梭在人海里。

  原本在会场门口等待的沐瑶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一幕,雪狼低着头在前面,而雷霆则是目视前方一步一步的逼近,沐瑶看到这一场景不禁有些想笑,腿长就是好,雷霆步伐优雅的姿态竟把前面的雪狼逼的像是抱头乱窜的老鼠。

  不过眼下不是看热闹的时候,她再不出手,雪狼就要栽在雷霆的手上了。

  只见沐瑶摘下了墨镜,这样会降低别人的注意,而后看似随意的向前走去,路线却是迎着雪狼而去。

  沐瑶身着男装,在加上个头不高,在人海里根本瞧不见她,只见她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而迎面而来的雪狼见沐瑶来了,终于扬起了嘴角。

  两人错身的一瞬间,雪狼已经将邀请卡暗下交给了沐瑶,而沐瑶在拿到邀请卡时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利用前方人群的阻碍格挡了雷霆的视线,转身向左边走去。

  而雪狼在转移了邀请卡之后不到十步,左肩膀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死死的扣住了。

  雷霆的大手强而有力,抓住雪狼时用了三分力道,雪狼吃痛的倒抽一口冷气,连忙挣扎着转过头:“嘶……我说哥们,打招呼也没下手这么重的!”

  身后的雷霆一身纯黑色西装,一张俊脸满是英气,只见他面无表情的低声道:“把东西交出来。”

  “啊?”

  雪狼闻言一脸茫然,看着雷霆英俊的脸眨了眨眼睛,而后接着道:“东西?我说你认错人了吧?什么东西?”

  雷霆见对方并不认账,也不多做啰嗦,直接伸手摸进了雪狼的西服内侧。

  空的?

  雷霆微微一愣,他亲眼看见这个男人将卡放在了西装内侧的口袋,绝对不会有错!可为什么会是空的?

  还不待雷霆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雪狼却突然抱着胸向后面退了一大步,那脸色惊恐的像是被非礼了一般:“我说这位先生,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很好看,但是你这也太大胆了吧?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

  周围这时已经有个别的人好奇的看了过来,雷霆见雪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最后只是淡声到:“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说完,雷霆回身疾步离开,雪狼眼中闪过一抹皎洁,扯着脖子在后面喊道:“我跟你住一个酒店,我住2377。”

  “咳……原来你还有这倾向。”

  沐瑶不知道何时已经从人群里出来了,低声附到雪狼身边打趣到。

  雪狼侧头睨了沐瑶一眼,语气带着抱怨说道:“我可是为了帮你偷东西才被人袭胸的!吃亏的是我好不好。”

  沐瑶墨镜下的眼睛眯笑的看着雪狼,惋惜的提醒道:“你刚刚去撞叶婉诗的时候就应该从正面撞,这样你就不吃亏了,人家的胸可比你的大!”

  雪狼闻言冷笑一声:“我才不稀罕呢,火狐的胸比她的大。”

  噗……

  沐瑶承认,她无力回击了。

  有了邀请卡,那一切就都进行的十分顺利了,十一点一到,沐瑶带着雪狼随着大流进了会场,而在大门不远处,雷霆正拿着电话冷冷的皱着眉,一旁是一脸委屈和焦急的叶婉诗。

  沐瑶隔着玻璃向外看去,墨镜下的眼神沁着一丝趣味。

  远处的雷霆挂断了电话,随手拿出一根烟点燃,目光无意间看见了里面的沐瑶,两人的目光隔空碰撞,只因沐瑶带着墨镜,雷霆并看不清她的神色,只见到这个个头不高的男人嘴角是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雷霆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沐瑶身后的雪狼,那个偷了叶婉诗邀请卡的男人。

  而雪狼也毫不吝啬的对着雷霆挑了挑眉,裂开嘴笑了,而后双手捂住胸,做出娇羞状,一系列的动作给人贱兮兮的感觉,却是更具挑衅意味。

  雷霆心下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看来是自己大意了,而当他打算再次去打量一番那个男人,沐瑶却已经留给雷霆一个背影,快速的进了内场。

  “霆哥,都是我不好,连一张邀请卡都保管不好。”

  叶婉诗眼角噙着泪水,一双眼眸水汪汪的看着雷霆,只见她双唇紧抿,一双手局促不安的摆在身前,那样子在外人看来,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雷霆收回自己的目光,而后猛吸了一口烟,沉声道:“叶权说他有办法,我们在这里等着就好。”

  叶婉诗点了点头,而后低下头,神色也随之而变,只见她暗下用力的握紧了拳头,那个银发男人,别让她抓到,否则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而相比较于对雪狼的愤恨,叶婉诗更心凉的是对于自己摔倒而扭伤的脚,雷霆并不曾出口关心,只是知道邀请卡已经丢失后给叶权打了个电话,便不再多说什么。

  香港炎热的天气让叶婉诗原本就烦躁不安的心更加沉闷,而雷霆独自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的逆光位置连续吸了两根烟,脑海中接连几次闪过刚刚那个男人的笑容,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不知不觉间他的眉宇又皱了起来,因为他想不起来这个笑容是谁,一个不到一米七的男人,他的生活中貌似并没有出现过。

  半个小时后,一位身穿正装,脖子上挂着工作牌的工作人员快步的跑了过来,见到广场上此时只剩下叶婉诗和雷霆一男一女,不由的开口问道:“请问哪位是叶氏集团的人?”

  叶婉诗见终于有人出来了,连忙忍着痛一瘸一拐的迎了上去:“我是。”

  工作人员见叶婉诗跟个瘸子一样不由的多看了她一眼,不过随即还是点了点头:“跟我来吧,我带你进去。”

  叶婉诗此时也顾不得这路人甲的目光了,转头轻唤了一声:“霆哥,我们进去吧。”

  雷霆闻言回身,而后利落的将烟蒂扔在脚下,帅气的用鞋尖将其碾灭,而后和叶婉诗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进了会场。

  内场的面积相当大,装修也很大方得体,里面玉石毛料的展台到处都是,每一个展台都配备了两到三个工作人员,前两天只是盲赌,所有到场的人都是凭着自己的经验和自己的团队来自由选择毛料。

  当然,盲赌的毛料大都相对要外表粗糙一些,不过自古有云,万事不可以貌定论,在以往的玉石峰会之中,样貌平平的毛料开出极品翡翠的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

  沐瑶和雪狼进入内场后并没有急着挑选毛料,沐瑶先是打量了一番这香港玉石峰会的氛围,而后径自的开始穿梭在各个展台之间。

  此时不少人已经开始拿出放大镜和敲击锤对有兴趣的毛料进行仔细的观察,更有的是带着专业的团队而来,五六个人围着一块毛料,各个神情认真的摸索着。

  雪狼对赌石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火狐喜欢,曾经倒是陪着火狐参加过几次玉石峰会,他自己倒是更偏爱去赌场赌钱,此时他正一脸面无表情的跟在沐瑶的身后,看向周围人群一丝不苟的样子,雪狼觉得一个一个都跟傻子似的。

  沐瑶因为个头小,本来并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可是她却到处溜达,也不见她停下来挑选毛料,三分钟前还在三号展台前逗留了一会儿,五分钟后她又回到了三号展台,来来回回好几遍,总之别人或许没记住这个个子矮小却面色秀气的小青年,展台的工作人员可是记住了。

  沐瑶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在偌大的会场转了好几圈,就连跟在身后的雪狼都忍不住抽了抽眼角提醒道:“姑奶奶,你是来选毛料的,不是来走访视察的!”

  沐瑶闻言顿住了脚步,回头双手环胸的看着雪狼,开口说道:“我不想买太多毛料,只想挑几个极品,别忘了过几天还有拍卖呢。”

  雪狼眨了眨眼睛,看着沐瑶不由的拔高了嗓音:“那你倒是挑啊?”

  “我挑着呢!”沐瑶挑眉同样高声的应道。

  雪狼哑然,看着面前这矮自己两个头的小丫头那一副你是白痴吗的表情,雪狼无力感顿生。

  末了,雪狼嘟囔道:“有多少钱也得被你赔光。”

  沐瑶毫不留情的回击道:“我有五千万,火狐给的!”

  说完,不理雪狼瞪圆的眼睛,独自又回到了刚刚来过两遍的七号展台。

  沐瑶眼睛盯着其中一块看起来并不起眼的毛料,这块毛料她第一次来到七号展台就注意到了,外表无奇,色泽粗糙,远远望去像是一块石头,但沐瑶在用异能无意间扫过时,入眼的竟是一片鲜红。

  不理会一旁工作人员异样的眼光,沐瑶静了静心,回想起刚刚自己发现的几块出绿的毛料,而后将几块水头不足的剔除掉,勾了嘴角,沐瑶出示了进场时所发的号码牌,对着工作人员说道:“小姐,这块毛料我要了。”

  工作人员闻言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顺着沐瑶的手指看了过去,待看到沐瑶所指的毛料之时,不由心下冷笑一声:外行也不至于这么外行吧?这块毛料要是能出绿,那旁边那块就能蹦出孙悟空。

  虽然心下不屑,但这女服务人员还是按照沐瑶的指示将毛料拿了出来,而后在毛料上贴上了沐瑶的号码,二十三号。

  沐瑶没在多做停留,又接连回到各个展台选了几块毛料,这一举动,无疑让众人的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雪狼早已经开启了隐身功能,躲得远远的,坐在角落的休息区看着那娇小的身影到处乱窜,不一会儿便选了好几块毛料。

  其他人也是纷纷侧耳私语,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少爷,没有团队,自己也没有任何的专业设备,就是一根白皙的小手,指哪个要哪个。

  终于,一位满头青丝的老者走到沐瑶身边,面上带着和蔼的笑容,年纪虽然已过五旬,说话时的中气却是十足。

  只见他眯着眼睛对着面前的沐瑶笑了笑,开口说道:“小兄弟啊,这赌石可没有这么赌的,若是不仔细着点,回头可是要哭鼻子的。”

  沐瑶抬头看向面前的老者,老人鹤发童颜,眯着眼睛微笑的样子有些可爱,说的话却是十分的中肯,显然是注意到了沐瑶类似于胡闹的行为。

  沐瑶点了点头,话语间有着对于长辈的尊敬开口说道:“老爷爷您说的对,不过这几块毛料都是我经过认真筛选决定的,只是方法有些不同罢了。”

  老者闻言轻咦了一声:“哦?”

  沐瑶微微笑了笑:“您看看周围这些挑选毛料的人,各个兴师动众的,恨不得盯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