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3(1/2)

加入书签

  想法……哇……若梦可还是清清白白的女儿家……这个样子……这个样子教若梦怎么见人……呜……讨厌……你……你出去啦……不要进来……让若梦一个人静一静……走啦……”

  被顾若梦突发的娇嗔弄得怔了一怔,宫先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手指指着自己一时间竟放不下来;他可一点也没有想到,顾若梦之所以抽泣不止,到现在还不愿起身,竟不是为了盛和这老淫虫,而是因为自己!

  虽说辛苦地救了她还被这样埋怨,心中难免不喜,但宫先猛地省起了自己的错,他却不是不能想像得出,顾若梦还是个清纯如水的小姑娘,在家里恐怕被宠上了天,平日里连稍重的话都没听过一句,现在却被人这样对待,难免不好受,加上自己虽为了保她贞洁,却是舔上她从不曾为人侵犯过的贞静蜜处,淫药操控时顾若梦自是难免亢奋欢悦,可泄过了火之后,想到自身虽是贞洁未失,可那蜜处却被旁人口舌侵犯,小姑娘要不使小性子可真难哩!

  裹在外衣里的顾若梦不住哭泣,只用那还沾着别人体温的外衣拭着泪水。虽说宫先是自己人,又是清秀俊雅的翩翩公子,无论外貌武功都极有令女子心动的条件,可两人昨天才刚相识,虽是同道却还不相熟,即便知道自己所中的是淫药,他这样对待自己是为了保住自己贞洁,可这人却不曾想过,女儿家那般私密之处都被他看了还舔了,以后要如何面对此人?就算知道宫先事急从权,自己无论如何怪不得他,可心中却总有股感觉,要她先把这人给轰出去,万事以后再说。

  没想到耳边非但没听到脚步声,反而是悉悉嗦嗦的声音连响,原本还不在意的顾若梦陡地一惊,竟连哭声都止住了,心惊肉跳地缩的身子更小了些,纤手紧紧抓着覆在身上的外衣,深怕那一寸滑了下去;她全没想过,听到自己的话,宫先没有真跑出去让自己单独安静,也没有继续出言安抚自己,反而是脱起了衣服来,衣服一件件落到地上的声音虽轻虽小,可洞中僻静,除了两人的声音外什么都没有,顾若梦只要不哭,专注之下宫先的一举一动还真都听在耳里,偏偏这人一点掩饰都没有,竟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脱起衣物来,吓得顾若梦心跳加速:难不成听自己娇声埋怨之后,这宫先反而兽性大发,想趁机狠狠地侵犯自己,把生米煮成熟饭吗?

  说起来若刚才淫药发威之时,宫先弄倒了盛和后便脱衣侵犯自己,事后的自己就算再羞再怒,可好事已成,对方又是大条道理,自己还真没法埋怨于他,既是身子都失给他了,就算他不是那般俊雅的公子,想不嫁也不成了;却没想到宫先方才没侵犯自己,反而是自己泄身清醒之后,才脱了衣物打算动手,顾若梦心里好生害怕,也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可那说不清的心里感觉,却让她全然没有呼救挣扎的打算,只缩在外衣里头发着抖,一想到这外衣还是他的,上头沾染着他的体温和味道,顾若梦心中五味杂陈的滋味更是难以分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直到此时,顾若梦才发现,这宫先还真有些奇怪之处,身为行走武林的男子,就算再有洁癖,终有不便之时,衣衫上难免染上尘埃,加上昨夜一夜赶路,全没有休息,衣衫脏污也是在所难免,恐怕自己两个师姐那般好洁,也别想换过衣物,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