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6(1/2)

加入书签

  都与身子里的疲惫一起流出了体外,南宫雪仙舒服地浸在大桶里头,只觉整个人被水温兹一得舒服已极,娇躯仿佛都软了几分,每寸肌肤都被热水烘得柔嫩起来,纤手搓揉清洗之间触感都不一样了,那感觉舒服到令她一时半刻还真是不想出来;尤其这桶子看似木制,实则伸手触摸才知不是,可非金非木,一时间也真摸不出是什么材质。

  南宫雪仙原还没发觉不对,但人虽浸得久了,桶中水温却没有半分冷却,反而愈来愈温暖、愈来愈舒服,周身毛孔都似熨得开了,想来该是这桶上有所古怪,令水温下易流失,但无论南宫雪仙怎么详细检查,都查不出有什么异样,哇一的可能性就在于桶子的材质。

  好不容易从桶中起身,南宫雪仙只觉脸上蒸得红扑扑的,心知自己的易容多半已在水中化去,她走了出来面对镜子,小心翼翼地将易容用物补了回去,这才开始着起衣裳来。只是着衣之前,还得用布条仔仔细细地把胸前缠好,这倒真是件大工程,谁教南宫雪仙虽是年轻,可自被燕千泽破身之后,身材曲线益发显得前凸后翘、妩媚撩人,加上前面连番被盛和与常益所污,虽令南宫雪仙心痛欲死,但在阳精滋润之下,曲线愈发傲人,虽说还比不过燕千泽床上妙雪那般丰腴高耸。

  却也称得上女中豪杰了,连带着平日的伪装也愈来愈艰难。

  但就算南宫雪仙不愿意,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体内的阴阳诀在云雨之中也吸取了两人不少精元,不只身体发生变化,连体一内功力都增加了不少,她便是心中恨怨难忍,可已经进入身体里的东西,短时间内却是排不出去了。

  本来南宫雪仙下山之时,虽是换了男装,却没顾及缠紧胸部这等麻烦事,反正都裹在衣内,稍稍压紧些该当就不会露馅,反而足缠紧了双峰时只觉胸中窒闷难当,别说与人动手了,就连走路都觉得不舒服,南宫雪仙虽知此事必要,却是刻意忘却;直到那日与高典静纠缠之间,竟不小心被她摸到胸前,女子胸前的美峰与男人的触感全然不同,就算男子胸肌厚实,也没有女人那般既坚挺又柔软的特别触感,高典静一摸便知,为了怕一个不小心又露出了破绽,从那之后南宫雪仙浴罢着衣时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布巾将胸前缠紧,那不适感也渐渐习惯了。

  虽没把向来的服装穿好,只换上了小厮送来的换洗里衣,但胸部缠得紧了,头发也细细扎住,在镜前转了个身,身段容颜看来与男子一般无异,就算热水洗浴之下肌肤娇润,但在宫先那张冶淡的脸孔配合之下,最多也只是跟那些下人一般多了几分阴柔气息,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女儿家。南宫雪仙这才放下了心,想来时刻已晚,接下来自己好生入睡,就算朱华襄酒兴发了,又来寻自己暍个回笼酒,即便他撞进房里来,自己该也可以瞒得过他。

  仔仔细细地装扮好了,确认绝对不会露出破绽,南宫雪仙这才放下心来。朱华襄风格豪迈,虽是初识却与自己极为亲近,一点没有儒生文上扭扭捏捏的感觉,虽说这样的人较好说话些,但肢体接触的可能性也大得多,南宫雪仙不得不更加小心,生怕一个失误便露出破绽来,到时可就不好说话了。

  朱华襄可不是高典静或顾若梦,没那么容易帮自己保守秘密,何况以他那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