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2)

加入书签

  下风,但右手长剑难施,以短制短,以她的功力可还难以应付眼前这梁敏君。

  方才连番激战,梁敏君看似杀招尽出,实则今儿分派给她的任务却是牵致多于制胜,虽未曾真个与名动江湖的妙雪真人动过手,但妙雪真人威名岂是幸致?与她交手之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那惨况虎门三凶可看过了好几次。南宫雪仙虽未曾出师,但一手剑法精妙灵动,一见便知其师造诣必然不凡,若非梁敏君方才出手也已尽了全力,加上南宫雪仙分心两边战况,时而出手帮妹子解围,只怕以梁敏君武功,要牵制住她都不容易;现下战局已定,只剩南宫雪仙一人,梁敏翁心下大定,出手间那恍若拼命的狠劲也没了,只缓缓牵动战圈,好让两位义兄有插手的空间。

  眼见两大凶人目露凶光,游走战圈之外,只等着机会插手,心知这般凶煞心中不存什么单打独斗的江湖规矩,裴婉兰勉力开口,“雪仙快……快退……去找你师父……别管我们了……”

  “还走得了吗?”虽未加入战圈,但游走于外,却也令南宫雪仙得放大半个心在随时可能出手的两人身上;见梁敏君渐渐占了上风,钟出见大势已定,不由嘻笑起来。

  裴婉兰嫁人之前,也是江湖中出名的美人儿,现下虽生了三个儿女,可保养的好,年虽近四旬但容貌肌肤皆不显老态,反多添了一分成熟妩媚的韵味;南宫雪仙和雪怜姊妹遗传了母亲的美貌,各个也都是美人胚子,钟出与颜设皆是好色之人,哪容得将要到手的美女插翅飞去?

  “小姑娘已无胜算,快快放下兵刃,供出南宫清老儿所有的藏宝图之秘,本座保证不会伤害于你————非但不伤,还会让你们一起享受欲仙欲死的美滋味儿……裴女侠旷了这么久,夜里想必空虚难受……本座包保你今夜就舒舒服服的……尝过了滋味才知什么是前世修福……本座的床上功夫可好得紧,比你那死鬼要厉害多了……”

  “可不是吗?”听钟出这么说,颜设一边忍不住伸手抚上了南宫雪怜,粗糙的大手抚摩着嫩滑脸蛋儿时南宫雪怜还勉力强忍,但当颜设的大手急速滑下,在软滑娇挺的胸前一把抓捏之时,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那哭声只听的颜设神情快活之至,邪眼直盯着场中飘飞着的水蓝色身影,“快些放下兵刃、乖乖束手就缚,把该说的秘密说出来……老子保证你会尝到想像不到的人间至乐,保证你尝过之后食髓知味,只恨不曾早一刻遇到老子这等怜香借玉的勇壮男儿……别再撑了……”

  “哎……嘴上留点德……”见战况已然大定,南宫雪仙虽强自支撑,水蓝色的衣裙袍带飘飞,使剑若舞,犹自美得惊人,但心神却放了大半在两旁的义兄身上,对自己也是以守代攻;梁敏君心知此胜十有八九已经跑不掉了,自也乐得配合义兄的说话。

  眼前这小美人儿剑法虽高,修养终不如妙雪真人那般深湛,若能气得她剑法大乱,要擒她便容易多了,“这雪仙姑娘水灵水灵,看来还是个在室的雏儿,就算心里千思万想,当着这么多人之面也要害羞。要怜香惜玉,怎么也得等她扔了兵刃之后,在床上好生疼惜,展现两位哥哥的床上功夫……你说是不是,雪仙姑娘?”

  虽见娘亲和妹子被擒,南宫雪仙仍是一语不发、默默苦战,只渐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