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9(1/2)

加入书签

  的模样,明明人就在眼前,可空洞的目光却似乎什么都没看见,山风吹拂之间竟是一丝都不感觉冷。

  “对……对不起…”

  颜君斗的声音彷佛在很远的地方晃荡着,虽是听到了,却是一点没钻进耳朵里去,南宫雪仙只是心下微微惊讶,他在道什么歉?为什么要向自己道歉?他做错了什么事吗?

  心思一起,登时觉得腕上被握得好紧,却是怎么也挣不开来,她这才发现自己衣裳尽湿,紧紧贴在身上,曼妙的身材几乎全无阻挡地落入颜君斗眼中,加上他紧握着自己手腕,身子靠得极近,她几乎可以感觉到他身上微微的汗热,她轻轻地晃了晃手,无力地挣动了一下,“放手。”

  “这……”没想到这般亲近的动作,宫先回应的声音竟仍是一点感情也没有,彷佛眼前的他不过是个陌生人,这般冷漠的模样,就算他和宫先义结金兰前后也是少见,偏偏只要想到一松开手,宫先接下来的动作只怕是继续取水淋洗自己,颜君斗就无法松手。

  他也不是全无经验的小儿,自是知道昨夜羞耻之事后,宫先想清洗的不是身体上的脏污,更不是幽谷之中的黏腻,而是心中那厌恶的感觉,但那感觉又岂是井水所能洗净的?偏偏此事的始作俑者是自己父伯,他便想为兄弟找回场子也是无从下手,一时间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继续紧握着,“别……别这样了……”

  “放手。”

  听宫先又说了第二次,语音之中终于透出了一点怒气,颜君斗心下既喜且哀。喜的是她终于有了一点自己看的出来的反应,只要她有反应,就算是怒火再盛,就算一怒之下一掌打在自己胸前,至少自己总也有切入开导的机会,比之前的全无反应可要好得太多;可那哀意却更为深切,即便是再不管繁文褥节的江湖侠女,对男女之事仍是看得极重,除非是对云雨之事全无排斥的淫娃荡妇,否则颜设和钟出做下的事,绝不是女子所能承受,偏偏他们还真做了下来!搞得他也不知该如何开解才是,颜君斗虽是松了手,却不敢离开宫先身边,深怕她又取水来虐待自己。

  只是颜君斗也多虑了,一桶接着一桶的水淋下来,南宫雪仙虽说表面上似无所觉,但心里也知道这样淋洗最多能把昨夜的痕迹洗去,可即便射在脸上和幽谷深处的淫精都洗得一滴不剩,但昨夜的记忆却是怎么也去不了了。

  她心下早知自己是徒劳无功,只是手上怎么也停不下来,颜君斗这一切入,打乱了她的节奏,连带也使得南宫雪仙心思有了动作的空间,停下了动作的她总算是把方才颜君斗的话听入耳里了,只是就算颜君斗再怎么诚意深切地道歉,已经发生的事却怎么也抹不掉了。

  她无意识地望着他,直到颜君斗接不住她的目光,总算把手松开来时,南宫雪仙这才开了口,“来不及了……算了……”一边在口中沉吟,她一边伸脚挑起包袱,却是怎么也挑不起来,到最后还是低下身去,将包袱拿在手中,这般简单的动作,此刻做来却摇摇晃晃的。

  见宫先动作一反本来的干净利落,本来轻而易举的动作,此刻做来却是拖泥带水,犹如童子一般娇稚,好像全身都力气都脱出了自己的掌控一般,本来有些好笑的动作却勾不起他一丝笑意。

  颜君斗胸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