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1-2(1/2)

加入书签

  【内容简介】

  南宫雪仙经不住华素香经验老练的逼问,只得托出师徒俩与燕千泽之事,拿到药草便“逃之夭夭”!

  与结义弟妹们会合,取得颜君斗的介绍信,她自信男装模样不会被人发现,独自回到被恶人盘据的故居。

  然而,初出江湖的侠女终究多了几分天真,此去无异羊入虎口,两只老色狼早已布下淫谋,瞪着“体性淫荡”的南宫雪仙入瓮。

  憎恨与痛苦间,她只求自己的身分没有败露,留有解救母亲与小妹的一线之机,而非同成禁挛……

  第七集 第一章 乖乖招供

  茫茫然地张开眼睛,身上的华素香体力未复,犹自压着自己不放,幸好华素香虽是体态健美修长,娇躯仍然轻盈,加上前面几日南宫雪仙被朱华襄压着也不知多少次了,相较之下华素香远没有朱华襄那般雄壮,即便娇躯无力,仍是撑持得住;这时两女身上都是汗水淋漓,虽说沾黏着难免有些不适,但高潮刚过,敏感娇嫩的肌肤触及对方柔软细致的滑顺,真是再美妙不过。南宫雪仙轻吟了几声,状似颇有些吃不消,实则身子却还是很喜欢被这样压着。

  “仙儿……你真是……”回过了神来,华素香只觉脸上不由发烧。虽已是狼虎之年,肉体的情欲正是最旺盛的时候,加上她肤色体态均属健美火辣,本就是难堪刺激的娇娃,可就算先前情欲难耐之时,与徒儿、女儿在床上搂抱抚摸打滚几番,那火也就渐渐消了,哪里想到妙雪真人那般清心寡欲的样儿,教出来的徒弟却有这般手段,几乎比起江湖上的淫贼也差不了多少!

  无论抚触挑情的功夫,又或这双头龙宝贝的使用,处处都显出功底深厚。华素香原只是想趁着两女同榻而眠的机会,亲昵间看看能否探出妙雪真人的情况和楚妃卿的神秘丈夫,没想到却把自己都陷了进去。

  幸好南宫雪仙确实是女非男,否则光想到自己情欲难耐,竟向男人要求侍寝,还被奸成了这么个浑身舒泰的模样,也真够华素香羞不可抑的了。别的不说,若自己和妙雪的徒儿还只初见,便被她在床上玩弄成这样儿的事传入了妙雪耳中,自己可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哩!

  眼见这般火辣激烈的性爱之下,浑身汗水再难掩饰,面上的易容也已洗了个七零八落,华素香纤手轻舒,拉过了床单在南宫雪仙面上一阵拭抹,透出了一张姿媚娇艳的脸蛋,这才当真放下心来,“仙儿好坏……怎么会……怎么会带这么个东西在身上?还……还拿来对付素香……哎……真羞死素香了……”

  “只要舒服就好……哎……刚刚真的……真的好棒……仙儿里头都……都被香姨奸的发软了……那样儿……好舒服……嗯……香姨说是不是?”没想到华素香回魂的如此之快,想来高潮的滋味对她来说虽是激烈,弄的体力消掉了大半,到现在还压在自己身上起不来,但她终究是风月事的过来人,就算许久不尝此晚在妙雪那娇艳美妙的肉体上试验阴阳诀的威力,靠着这双头龙奸的妙雪神魂颠倒,也不知她会有什么反应?

  南宫雪仙暗地里吐了吐舌,早知道就不拿这东西出来献宝了……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加上……加上光从此刻浑身浸浴其中的曼妙余韵,与男女交合的快乐可说各有各的好,也不知哪边更美妙一些,南宫雪仙也知道自己无法抗拒,就算真的早知道会被逼供,只怕仍是会拿这双头龙出来,和华素香一试女女之间的乐趣。

  “其实……其实在盛和那件事之前……仙儿已经……已经破了身子……之后也不知怎么着……身体愈来愈是敏感……所以……所以才想法子购置了这东西……用来稍稍发泄一番……”

  “不可以说谎喔,仙儿……”伸手轻轻捏了捏南宫雪仙秀挺的鼻尖,华素香嘴角的笑意似是可以看穿一切。虽说已许久未历江湖,但华素香的阅历才智,仍不是南宫雪仙这等初出茅庐的雏儿可以轻易瞒得过的,光看南宫雪仙面上的神态,就和顾若梦那小孩儿有事瞒着自己时一般模样,只是没那般明显而已,华素香便猜得出其言不尽老实;就算南宫雪仙没有说谎,话语之间至少也是避重就轻,没把真正的事实点出来,“要乖乖的……乖乖的说实话……不可以隐瞒……”

  芳心暗思其中之秘,或许与妙雪真人颇有关联,十有八九可能与楚妃卿那神秘的丈夫有关。光想到南宫雪仙提及此事时的支支吾吾,华素香心中便不由着急,在楚妃卿和妙雪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相别廿年的楚妃卿究竟成了什么模样?

  别的不说,光这双头龙润滑精致,雕琢得简直和实物差不了多少,连上头的青筋都做得栩栩如生,只有亲身尝试过的女人,才知这宝贝与凡品的不同,哪里是随处可以购置得了的?

  如果说这宝贝真是从楚妃卿那神秘丈夫处传来,想来楚妃卿的丈夫该当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说不定……说不定南宫雪仙珍贵的处女身子,就是丧在此人手上,也不知妙雪真人贞操是否保得?华素香心中虽惊,嘴上却仍小心谨慎,不敢表现出怒意。

  “这……这……仙儿没有说谎……真的……”没想到话才出口,就被华素香直截了当地打了回来,南宫雪仙不由一惊。她虽也想得到自己方才太过纵情,一来手中的双头龙与凡物不同,是燕千泽特制来让女女间可以互相采补双修的宝贝,二来自己无论反应和动作,都大违侠女风范,简直和个淫娃荡妇没有两样,华素香要不起疑都难;可方才的滋味实在太过诱惑,华素香身上的香气和火热的反应,令南宫雪仙全然无法忍耐,女女相交与男女之事竟是各有千秋,全然分不出谁好谁坏。即便知道会露馅,南宫雪仙仍不可能收敛的了,“嗯……真的没有……哎……香姨……”

  见南宫雪仙还想打混过去,华素香心下愈急。光从方才床上的肉体欢合,便看得出南宫雪仙在此事上绝非雏儿,若论床第功夫,只怕还比在规行矩步的顾杰疼爱下的华素香高明许多,更别说是稚嫩无知如顾若梦等人了。

  也怪不得那种淫贼所用,只有男女交合才能解除的淫毒,南宫雪仙竟是没破了顾若梦身子,只是舌头火辣熟练的吮啜,轻而易举地便解了媚毒。虽知若非如此,顾若梦贞操早已难保,但心悬两位好姐妹,要华素香不问个清楚明白,可真难倒她了。

  “说出来吧……说出来……素香就不逼你了……”见南宫雪仙仍是顾左右而言他,一点不想把话题带到自己的问题上来,即便窘的脸都红了,又是赤条条的彼此之间再无隔阂,仍是守口如瓶。华素香心知若不多加把手,南宫雪仙只怕还要继续保守秘密下去;她心中一计,一边压紧了南宫雪仙肢体,令她再也挣扎不得,一边空出手掌,纤指轻轻搔弄起南宫雪仙的敏感处来,下手之处触感酥软柔润。

  果如华素香所想,被高潮狠狠地洗礼过的身子,比之平常时刻还要敏感,光只抚摸都是一种快感,若非心悬姐妹,华素香还真想好好和南宫雪仙爱抚一遍,试试再与她床上云雨一回,但现在可不是光顾着快活的时候,“不然的话……素香也只好逼供了…你说不说……”

  “别……哎……香姨……不要……啊……不要摸那儿……”全然没有想到激烈云雨之后,华素香竟然还有如此力气,令南宫雪仙全然挣扎不得,尤其南宫雪仙肌肤本就哲白柔嫩,自破了身子之后不论自愿或被迫,连着经受过数也数不清多少回的云雨爱欲,被强迫的时候确实难受,感觉远远没有真心欢迎、全心投入时快活,可男女之事在身上的痕迹仍是拂之不去,令她的肌肤愈来愈敏感,才刚刚爽过一回的娇躯正自酥软,哪受得起华素香搔痒?

  幸好华素香存心逼供,心思没放在云雨上头,否则以南宫雪仙的经验来说,这时的肉体厮磨是极其挑逗的,她可真承受不了呢!

  只是华素香既意存逼供,可就不会这么容易让南宫雪仙脱身的了。她纤手到处尽是南宫雪仙的敏感地带,轻拂滑弄之处,每次都勾起一丝丝难以言喻的感觉,令南宫雪仙酥痒之中,竟似又渐被诱发春情,幽谷里头又湿淋淋起来,不自觉地轻轻磨着犹然深入体内的双头龙。

  南宫雪仙动作之间虽是极尽轻微,但两女靠着双头龙串到了一处,南宫雪仙体内的异动哪里瞒得过华素香?她虽不由惊讶,南宫雪仙身子竟是如此敏感,连自己只是搔痒的动作,竟都令她浮现爱欲心意!

  但现在的她愈是敏感难堪抚慰,愈是让自己容易成事;华素香强忍着动作之间双头龙引来的阵阵悸动,纤手不住在南宫雪仙身上抚爱着搔弄着,搔得南宫雪仙又哭又笑,泪水都已经流了出来,身子里头的火热却是无法说出口,真是难过到了极点。

  “不……不要……哎呀……香姨……哎……饶了……啊……饶了仙儿……饶了雪仙吧……求求你……雪仙真的……真的不知道啦……哎……仙儿没有……没有说谎……真的……那儿……那儿好痒啊……哎……别……别搔了……呜……香姨……香姨欺负仙儿……哎……坏……啊……香姨……别……别这样……仙儿要……要哭了……嗯……好……好难受……松……松手……啊……香姨……别……别再逗仙儿了……求求你……嗯……不要……别这样……”

  被华素香上下其手,南宫雪仙只觉那酥痒似是透进了骨子里,说不出的难受,偏偏不知是身子真如此不堪,还是方才高潮的刺激,使得她愈发难耐;华素香虽没刻意调情,却仍逗得自己浑身发热,更是难以平静。

  “好……那仙儿肯说了吗?”逗得南宫雪仙阵阵娇喘,原本高潮的红晕还未褪去,又涌现了新的润泽,尤其那高挺的美峰上头香汗随着她的呼吸抖动着,不住向华素香的眼儿散放着光芒,看得华素香竟也有些不克自持起来。

  她的饥渴虽才被“深深”地满足过一回,但双头龙终是死物,便是再巧夺天工、精致逼真,也远远及不上男人的温暖,华素香的身子只能说稍稍发泄过一回;可守节了十多年,那空虚可不是这么容易泄尽的,偏偏被南宫雪仙在身下娇颤不已,带动着幽谷里头也被不住地摩掌,尤其那敏感的深处,更被雕琢得栩栩如生的龙头不住轻啄着,勾得华素香差点忍不住;她轻轻地收了手,看着南宫雪仙喘息不止,“如果不说……素香就要……”

  “别……别这样……哎……仙儿……仙儿明说了便是……”高潮之后倍加娇嫩敏感的肌肤,被华素香巧妙地一阵撩拨搔弄之下,酥痒之中又带些酸麻,更离谱的是自己竟似有些动情起来,南宫雪仙不由心下暗惊;她本来可不是这么敏感、这么容易被挑逗的身子,可下山后却愈来愈是异样。

  虽说次次的经验都是美得无与伦比,可事后回思,她稚嫩的芳心却不由惊颤,也不知在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等回去后得好好问问燕千泽才成。事已至此,她也没法再隐瞒下去了,南宫雪仙只能小心翼翼地将种种事由说了出来,心中暗祷千万别出事才成。

  “怎么……怎么会这样……”听到救了妙雪的竟是燕千泽这淫贼,华素香不由花容变色,尤其当知道楚妃卿竟成了燕千泽的妻子,更是惊惧难掩。当年她与燕千泽的梁子结得可不小,一开始还只是武林侠女对淫贼的本能厌恶,之后几次伏击追杀,偏是奈何此人不得;有几次虽是伤了他,却还是被他脱走了,华素香不由对此人更是恨意难掩。但自楚妃卿神秘失踪后,燕千泽也不闻声息,之后自己嫁了顾杰,妙雪回观修道,也就不了了之,可没想到会有这等结果。

  尤其当知道燕千泽为妙雪治伤的根治之法,竟是以男女之事导顺气息,华素香脸儿不由微红。她虽也知道以淫贼的见识眼光,还能想得出什么好法子来?十招有七八招都是男女之事,可既然妙雪的伤好了,她倒也没什么理由好说,谁教那时自己不在妙雪身边?

  加上这十道灭元诀又是出名难搞的功夫,只怕就算自己在旁也寻不出办法,最后还是只得便宜了燕千泽;只是华素香比任何人都知道妙雪的性子,坚持固执最是不拖泥带水,既下了决定献身燕千泽,就不会再婆婆妈妈地管什么修道、什么矜持,床第之间必是彻底投入,加上燕千泽的淫贼手段,这段时日只怕妙雪已被他给带坏了,冰清玉洁的她彻底污染之后,也不知成了什么样儿?

  “便宜了这淫贼……”

  听华素香嘴上这么说,表情虽没怎么大变,眉梢眼角流露的却多是愤恨,再没有方才被云雨情浓满足得神魂颠倒的冶艳模样。南宫雪仙心知自己这回闯了大祸,若不是自己敏感难挨,竟把这双头龙拿了出来献宝,搞得两女都爽得死去活来,华素香也不会这般容易发现破绽,说不定这秘密还可保得住;现下大错已成,也不知华素香会有什么反应,南宫雪仙一边偷眼望着华素香的表情,一边怯生生地开了口,“香姨……其实……其实师丈已然改邪归正……再不是淫贼了……”

  “师丈?”听南宫雪仙这么一说,华素香美目一瞪,迫得南宫雪仙把已到口边的话又吞了回去。不过华素香其实没有表面上那么气怒难当,毕竟已入中年,即便原木性若烈火的脾气不改,时光流逝间也带给了她阅历和冷静,若换了还是二十年前的她,华素香只怕还等不到白天,马上下了床换了衣裳,就要杀上山去找燕千泽的麻烦,现在至少还能稍稍忍得住。

  华素香一边瞪得南宫雪仙顾左右而言它,一边在心下暗自估量:她可不是毫不容情之辈,燕千泽就是再坏,至少也与楚妃卿做了快二十年夫妻,自己再怎么生气,也不好这般直接找楚妃卿的丈夫动手。

  何况南宫雪仙这师丈的称谓说得毫不迟疑,想来这小姑娘早不管燕千泽的淫贼身份,真把他当成师丈,从这看来妙雪只怕也已经对这淫贼丈夫乖顺的很了,再没有抗拒自怨的意思,否则南宫雪仙也不敢叫的这般顺口;既是木已成舟,自己再去找燕千泽的碴,也只是多此一举罢了,若是打散了鸳鸯,姐妹间的情谊受了影响,想挽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只是若要华素香就此罢手,她心下可真没法子忍受,阅历和成熟可是没办法把本性彻底掩盖的。

  突地想到了一件事,华素香美目精光闪烁,似可直接望进南宫雪仙的心坎里去。南宫雪仙话语之中虽没说到燕千泽有否对这小姑娘动手,可别的不说,光从这双头龙的材质精致,用起来直若活物,也可想见必非坊间可以寻得之物,十有八九是燕千泽这淫贼的收藏,可南宫雪仙却把这东西用得顺手之极,简直是了若指掌,难不成……

  她盯紧了南宫雪仙怯弱的眼神,不允她避开,“仙儿……你……你告诉香姨……这双头龙……是那淫贼的宝贝,对吧?难不成……他在你身上用过?”

  “不……呃……这个……”本来还想把自身之事掩盖住,可人性对自身所护之物的抗拒,却只是层薄薄的堤防,一旦抗拒无效,稍稍退让了一点儿口子,就像是在堤防上头打开个洞来引水一般,不打开时还以为能将澎湃的水波全然挡个牢牢实实,可一旦开了口,无论是多小的口子,那水压便是源源不绝,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了。

  慌乱之间的南宫雪仙一边在心下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就让华素香看出破绽来,一边却已没法子编造谎言来掩饰了,芳心好像被华素香的眼神直接透了进去,心中的机密竟是一点也掩藏不住,被华素香一逼就一句句吐了出来。

  “仙儿……仙儿也给师丈破了身子……说是为了……为了习那阴阳诀……免得将来对上十道灭元诀时毫无招架之力……其实……其实师父也是……也是这个意思……仙儿破身之夜……还是师父师丈一起逗仙儿的……”

  没想到这事连妙雪也牵扯在内,华素香表面不变色,心下老早骂翻了天,尤其是燕千泽更被她骂的狗血淋头。十多年未见,这淫贼的行径真是一点未变,非但让妙雪这等久修道门清心诀窍的女道尽弃修行,完全变成他床上的俘虏,任他为所欲为,甚至连徒儿都保不住,还是两人一起诱发南宫雪仙的情欲,将她弄上床破了身子,这老淫贼还真是色性不改!

  华素香心下暗骂,想来楚妃卿的性子还是和当年一样,要她管住燕千泽这淫贼,恐怕是连想都别想了!

  不过在妙雪这边,华素香就真不知是该骂还是该怎地。虽说以妙雪的性子,若是她心下不愿,便死也不肯给燕千泽占到便宜,可若她动心了,对燕千泽便是千依百顺,再也不愿拂逆,乖起来只怕比楚妃卿还要来得娇柔,但南宫雪仙毕竟是她的徒儿啊……

  虽然华素香也知道,南宫雪仙迟早会对上虎门三煞,修练阴阳诀来抗衡十道灭元诀也是不得不为;加上她也是过来人,知道处子破瓜之夜最是苦楚难当。妙雪之所以与燕千泽合作,逗得南宫雪仙欲火焚身方才破瓜,多半也是为了减少徒儿所受的苦楚,让她舒舒服服地承受这大关口,给燕千泽尽展手段,让南宫雪仙才刚破瓜便能享到其中妙趣,可华素香心下那郁闷,却不是理智的思考所能够压制得了的。

  “香姨……别……别气师父……”见华素香眼神虽仍瞪着自己,却已没了方才那冷锐之意,也不知心下沉吟着什么,南宫雪仙芳心微荡,纤手怯生生地抚上华素香纤细巧致、一点不像有了岁月痕迹的肌肤,虽是乌润的肤色,却不减肌肤之柔,尤其加上方才云雨时流出的汗水,抚触感觉更是甜美,那温柔的触感,让南宫雪仙好不容易才开了口。

  “是仙儿苦劝……师父才肯接受师丈的治伤法子……也是仙儿希望……才……才去学那阴阳诀……师父……师父只是为了仙儿的家仇才……才如此的……”

  听到这话,华素香也不知该对这笨笨的小姑娘怎么说才是,女儿家的贞操何等珍贵?岂是这么容易就可以轻弃的?尤其若依她对燕千泽这淫贼的认识,用男女交合的阴阳诀来对付十道灭元诀这法子,只有三成可能为真,另外七成多半是这老色狼淫欲作祟;尤其南宫雪仙这边便真对上了虎门三煞,若燕千泽与妙雪一同出手,再加上自己,南宫雪仙只怕连碰都碰不到十道灭元诀呢……不过这话可不好对这小姑娘说,华素香只能伸手轻抚着她汗湿的秀发,聊作安慰。

  事已至此,泽天居之事自己也不好随意掺合,自己姐妹的面子和感受总是要顾的,燕千泽那边自己虽是一定要去,可去之前却得好好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两人见了面,自己一怒之下弄糟了气氛,姐妹间未必过意得去。

  心中边想边不由迷惘起来。若换了遇上南宫雪仙以前的自己,只怕也不会这般瞻前顾后;可南宫雪仙用上双头龙,竟能令自己发泄得如此痛快,由此可见燕千泽的床上功夫,比之南宫雪仙可要强的太多,若自己真的毫无准备地去了,一旦燕千泽这淫贼见色起意,索性对自己用了强……到时候妙雪和楚妃卿两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姐妹会不会帮自己还是小事,以燕千泽的床上功夫,若自己被他弄上了床,毁了自己的守节之身,可真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女儿和徒儿了。

  心中暗骂这个死燕千泽,十几年前就老是令自己一肚子怒火,十几年后还是搞得自己心慌意乱,偏偏木已成舟,对这家伙硬来不好,软了自己就更生气,华素香也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不过这双头龙既是燕千泽传予南宫雪仙的淫具,让她可以或男或女地锻炼阴阳诀功夫,偏偏从方才的感觉来看,似乎南宫雪仙没在自己身上练功,也不知她是怕被自己瞧出问题,还是不敢对长辈随便动手?

  华素香心中微乱,对这小姑娘更是爱怜,“好仙儿……告诉素香……为什么……为什么你刚才没……没对素香用上那……那个阴阳诀的功夫?素香一点……一点都没感觉到被采补呢!”

  “这……仙儿不敢……”

  “没关系……试着……用用看吧……”只觉愈说心中愈乱,华素香也真不知自己为什么说出这种话来,难不成被南宫雪仙用双头龙玩过之后,自己身礼里头的情欲之心真的开花结果了?如狼似虎年纪的自己真的是忍不住了吗?不过两人同为女子,就算被南宫雪仙采补,想来也该不会有太过火的滋味……

  愈想心下愈乱,偏偏愈去寻思,愈想亲身试试被采补的滋味。华素香搂紧了南宫雪仙,轻轻咬着她娇巧的小耳,“既然……既然都用在妙雪姐姐身上了……素香也想……也想试试呢……”

  完全没有想到华素香竟然会有这种反应!南宫雪仙呵惊讶地望着华素香微带羞怯,却更满溢着火热情怀的俏脸,古铜色的肌肤透出了微微的娇羞,火辣之中更带着一丝清纯,那模样吓得南宫雪仙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妙雪和楚妃卿口中,当年的华素香性子直率,最是忍不住气的一个人,在山上时两女还在担心,若一个不小心被华素香知道了燕千泽在此,她会不会马上就杀了过来?

  本来当看到高典静等三女时,南宫雪仙也真信了妙雪的预测,毕竟香馨如的性情简直就和妙雪所言的华素香一模一样,想来该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哪里想到华素香不仅和自己也在床上成了好事,甚至还打算更进一步……“嗯……仙儿真的……真的不敢……怕……怕会伤到香姨……”

  “素香不怕,你真的怕吗?”见南宫雪仙面上踌躇,莹白娇美的玉峰却在呼吸中愈加急促地颤抖着,连带着腰臀处都渐渐有了异动,还插在幽谷深处的双头龙都带动了起来,挑得华素香真有些意动。

  方才本还是无意之言,只是用来调侃调侃这经验丰富却面嫩的小姑娘,可没想到南宫雪仙还真动情了,偏偏娇躯颤抖之间,那双头龙轻挑细啄,华素香也不知是狼虎之年的影响,还是才刚刚降临在身上的欢快改变了自己,竟已不克自持,子宫深处暖酥酥的麻痒起来;她轻吸一口气,匀称结实的纤腰微微一动,龙头挑动之下,勾得南宫雪仙一声娇吟,不敢置信地望着她。

  “香……香姨?”没想到华素香真的有这种兴趣,南宫雪仙心中的狂跳不由兴奋愈增。虽然也有些畏惧,毕竟南宫雪仙虽说已经人道,就算被迫的时候不算,光在燕千泽和朱华襄身下尝到的种种不同的体会,也真令她有些沉迷不返,但同性间的淫戏南宫雪仙可真没试过几次,前次在妙雪身上所为,也只是为了试验阴阳诀的效果而已,方才与华素香的欢合,一半是因为欲火已起,另一半也只是为了帮华素香泄火,她可从没想到自己会陷在同性间的爱欲里头。

  可是看华素香这般跃跃欲试的模样,加上肌肤厮磨间那迷乱的快意,以及幽谷深处被磨擦、被拓宽的滋味,南宫雪仙只觉自己竟也心动起来。虽说才刚泄过,但前些日子与朱华襄尽兴交合,整整三日三夜除了用膳外没一刻空闲着,肉体对此不只渐渐沉迷,也渐渐习惯,方才那次快活不过是稍试锋芒罢了,真要说来她也真有那渴望的冲动。

  南宫雪仙轻搂着压着自己的黑美人,声音都柔了几分,“那……那终是个邪法儿……仙儿……仙儿习艺未精,可不敢用在香姨身上……”

  “那……之前仙儿试过几次?”见南宫雪仙不敢妄动,华素香心爱这小姑娘温文娇怯,却更想要逗她,尤其她也真想知道,那燕千泽究竟把这小姑娘带坏到了什么地步?

  真要说来妙雪这段日子都被这淫贼调弄,恐怕比之南宫雪仙的放浪也不差多少,至少从南宫雪仙的程度,便可想见现下的妙雪会变成什么样子,说不定……说不定就在两女这边搂抱轻语的当儿,那边山上闺房之中,妙雪娇贵典雅的身子,正被燕千泽压在身下大施挞伐,采补的神飘魂荡呢!

  “小梦儿她们逃过了一劫……仙儿真要实地试验……只怕是……只怕是使在妃卿身上吧?难不成……难不成是姐姐……”

  “是……是师父……”听华素香提到此事,南宫雪仙羞得连颈子都热透了。她方才述说之时避重就轻,把燕千泽和妙雪间的爱欲之事能怎么省略就怎么省略,没想到华素香却似对这方面颇为关心,不住追问之下什么想保密的都说了出来,不只妙雪与燕千泽间的行云布雨,还有自己的身子丧在燕千泽胯下,现在只怕连自己与妙雪间试验阴阳诀的事儿也保不住了。

  偏偏事已至此,她又岂瞒得住?“仙儿下山前……与师父试过这阴阳诀……过关了才……才准下山的……”

  听南宫雪仙羞怯怯地招了供,华素香瞪大了眼,一时间连吐出的香舌都收不回来。她可没想到妙雪竟如此牺牲,连自己的肉体都交给徒儿一试淫功!不过仔细想想又不觉奇怪,毕竟妙雪性子也是专一致志,既打定了主意要和虎门三煞周旋到底,自是尽心尽力让徒儿也有法子对抗强敌,只是这法子太邪,若非她真被燕千泽带坏了,只怕也用不上这种办法吧?“那……那妙雪姐姐怎么样?没被仙儿你……弄伤了吧?”

  “没……没有的事……仙儿很小心的……绝对没弄伤师父……”没想到华素香竟有此误解,见她紧张出于肺腑,连身子都僵硬了三分,关怀之意溢于言表,南宫雪仙连忙分辩。

  妙雪虽向来端严,只在破身之后才让自己这做徒儿的看到了另外一面,可她爱徒之心无比真诚,南宫雪仙对这师父的敬爱即便在看到师父被淫贼在床上疼爱得死去活来、浪态纷呈,也没有丝毫改变,哪里敢弄伤这美女师父?

  “这东西……这东西是师丈所赐……不会轻易弄伤人的……仙儿下山前……在师父床上试用这宝贝……一开始功夫使不好……在师父快活前就先泄了身子……是师父愿意给仙儿再一次机会……仙儿好努力才能……才能撑到师父快活……使上阴阳诀之后才爽了自己……师父绝没伤到的……”

  南宫雪仙答得娇羞满面,华素香也听得脸红耳赤。她原还只是担心,南宫雪仙初试这功夫,也不知能否捉住分寸,这法子可不是平常武功,捉不住分寸最多是自己私下多练习个几十次几百次,等到熟极如流也就行了;这种淫功可是要在翻云覆雨中,强忍着那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