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页(1/2)

加入书签

  陆小青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脸讨教的朝着太后媚笑道:“那就要太后教教我这个无知少女了,要知道小青在这些方面实在是没什么经验,不知道能怎么做?”边说边好纯洁的朝太后眨眼睛。

  耶律嫁暄一个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朝出尘竖起大拇指,qiáng人,与未来婆婆才见面就直奔主题,讨论房中术起来,qiáng悍啊。出尘本来端着酒杯掩饰着自己的笑意,此时连连摇头全身都在笑的打颤,旁边离几人最近的流溢,面色通红的喝着酒,转身望着表演的人,连手中的酒水被自己不停颤动的滴在身上也没感觉到。

  太后不愧是太后,这种场面也沉的住气,面色依旧(fqxs)带着淡淡的微笑道:“那这几天你就留在宫中,我派人教你如何?”

  陆小青一听要留在宫中学这些,顿时感觉自己是自掘坟墓,好死不死的与这些中年妇女谈论这样的问题,不是自己找死么,当下暗道一声,兄弟今儿个脸皮就先厚一点,满脸娇羞和赤诚道:“这个问题我想出尘会教我的,不要其他人教。边说边做势羞涩万分的低下头去,天啊,太不要脸了,这种话自己也说的出口,为了自己的自由就这一回把面子当里子吧。

  耶律嫁暄正好喝了一口酒,闻言二话不说直接喷了出去,呛的连连咳嗽不止,齐红鱼边为耶律嫁暄顺气,边爬在他背上笑的气也喘不过来,这太后就是再沉的住气,也不由涨的脸色通红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出尘眼尖的看着羞涩低头状态的陆小青,正低着头恶狠狠的瞪着自己,不由抿嘴转过脸去,这种话也说的出口,这个人还是不是女子,比个大老爷们还huáng的很。

  耶律嫁暄咳嗽了半天后,擦掉眼角笑出来的泪水,朝陆小青道:“小青,这个出尘教和宫里的嬷嬷教是不一样的,你可不能混为一谈。”

  陆小青眨眨眼,自己知道不一样啊,这点还需要你提醒,转眼一想顿时明白了耶律嫁暄的意思,该死,居然给她想到另外一层意思上去了,顿时没好气的瞪着耶律嫁暄,这个人脑袋里面在想些什么?实在是能气死人。

  还没等陆小青说话,太后又笑眯眯的道:“这个有嬷嬷教导要好些,你确定你不需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