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三连胜(1/2)

加入书签

  卜鸡是我国古老的玩赏型鸡种,有着数干年历史,斗鸡烈紧张。极富刺激性和观赏性。而斗鸡的选择、饲养、调教、练都有一套严格、科学的方法。

  楚雄与沈玉宝之间的斗鸡是在庄园内的一处草地上举行的,来参加的人不多,除了楚雄他们这些人外,沈玉宝也没有多叫人,只有天南省的十几个大小太子衙内,也就是说,这次斗鸡,几乎就是两省太子衙内之间的较量。

  “楚少,我看到贵方就带了三只斗鸡,那么今天咱们就赌三局,如何?”沈玉宝依然保持着微笑,看起来彬彬有礼,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

  “可以!”楚雄也没看李震。直接点头应道。这也是李震头天与楚雄商量好的,一切以楚雄为主。李震只是跟着看热闹。

  “爽快,那么第一局咱们赌字画咱们样?我这里有一副唐伯虎的《仕女图》!”沈玉宝立刻提出了赌本,而且出手不凡,直接就拿出了价值在百万左右的名画。

  “好!那我就用王羲之的一副字和你赌!”楚雄到现在也没有想通对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所以现在他只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双方约定好之后,就命人将各自的斗鸡抱了出来,楚雄他们派出的是两只黑毛鸡中的一只,而沈玉宝则抱出了一只脖颈与腹部肌肉裸露出暗红色的斗鸡。

  “老公#蝴们这是在做什么?”斗鸡被抱出来之后,并没有马上放入场地,而是由两名工作人员在斗鸡的嘴、翅膀、爪子上揉捏起来。看到这些之后,白灵顿时奇怪的询问道。

  “这是在给鸡按摩!按摩,就好比运动员上场前的热身运动,只有把斗鸡的全身筋骨活动开。它才能更好地投入比赛。”李震微笑之解释道。

  果然,经过一阵揉捏之后,两只斗鸡的情绪都变得亢奋起来,即使还在工作人员的怀里,也向外挣扎着,随时准备开始战斗。

  “开始把!”沈玉宝与楚雄坐在一起,看到按摩结束之后,就直接宣布了开始。

  两只斗鸡网放入场地,它们就扑啄在一起,顿时引来阵阵欢呼声,甚至连旁边那位漂亮解说员的讲解声都压了下去。

  斗鸡的争斗性能极强,一开始战斗就进入到白热化的状态,它们一会用铁翅猛击对方;一会一跃而起一顿啄咬,场地上顿时到处都是飞扬的尘土,以及撮撮飘落的羽毛,而且不一会就有血迹散落了下来。

  不过两只鸡是愈战愈勇,虽然李震提供的斗鸡经过了桃源世界改善体质,但是对安的斗鸡也不差,双方随时都在寻找着战机,向对方屡屡发起强势进攻。

  两只斗鸡的精彩表演令围观者时而手舞足蹈,时而屏住呼吸,即使李震也已经被这种活动吸引住了,时间慢慢的流逝,过了一个多时之后,胜负才开始逐渐出现分晓,还是经过桃源世界改善过体质的斗鸡的体力充沛一些。

  眼看着自己这边的斗鸡失去了优势,沈玉宝到是非常光棍,很果断的喊了停。并且承认失败输掉了这一局。

  “没想到楚少带来的斗鸡如此凶猛,要知道,在这之前,我这只斗鸡可是百战百胜。”沈玉宝赞叹的说道。

  “呵呵,运气!运气而已!”楚雄淡淡的笑了一下,谦虚的说道。

  “那么咱们是不走进行下一场?”沈玉宝虽然输掉一副非常贵重的古画,但是依然面不改色的问道。“当然!不知道这一局咱们赌什么?”楚雄问道。

  “呵呵,既然是娱乐,这赌注总不能都由我来定吧!这一句就楚少说得算!”沈玉宝非常大方的说道。

  “我说?好,那我就说了,刚才是字画,那么这一局就赌瓷器吧,我手里有一件康熙年间的笔洗,价值也在百万左右,就拿它做这一局的赌资吧!”楚雄想了一下,对方拿出来的画价值百万,他也不能寒碜了呀。

  “好,那我就用一个明晚期的龙凤盘和你赌!”沈玉宝微笑着挥了挥手说道。

  谈好赌注之后,第二场要斗得斗鸡很快就被抱了上来,这回楚雄他们派出来的就是那只红花鸡,而对方抱出来的也是一只红毛鸡。而且对方的鸡浑身的羽毛就和火焰一般红,很是因人注目。

  这两只鸡明显比刚才的那两只还要亢奋,比赛还没有开始,仅仅是抱着给大家看看时,两只鸡就已经进入状有

  而且这两只鸡明显比先前的两只魁梧强健,性情凶猛,工作人员网把它们放开,它们就扑扇着翅膀冲了上去。嘴腿并用,重爪烈翅。腾闪击打,针锋相对起来。

  不过令所有人骇然的是,看开头,夫家以为又会出现龙争虎斗的激烈场面,毕竟两只鸡表现出来的气势以及斗志都要比第一场强。

  但是开斗了还不到五分钟,李震他们的那只红花鸡突然一口啄在了对方的眼球上,顿时令对方的斗鸡直接败北,这一变故顿时令热闹的场面瞬间冷清了下来,即使一直都很镇定的沈

  “不好意思,沈少,这一局我又赢了!”楚雄微微得意的看了对方一眼,心想,无论你的阴谋诡计多厉害,只要我不输,你就无法施展。

  “狭路相逢,剪者胜,这一局我输的不冤!”沈玉宝的情绪只是微微波动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让李震看得暗暗点头,这省一级的太子衙内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光这种自控能力就比一般人墙。

  “第三局是不是也可以上了?”楚雄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因为对方诡异的表现,令他心里始终没有底,只有尽快赢下第三局,他的心才能安稳下来。

  “可以,不过楚少,第三局的赌注咱们能不能换一种方式!”沈玉、宝非常随意的说道。

  听了沈玉宝的话,李震心中暗想。来了。估计这才是沈玉宝的目的,不过谜纱才仅仅揭开一点,所以沈玉宝到底想要干什么,李震现在还想不出来。

  “换种方式?换什么方式?我觉得现在这种方式很好呀!”楚雄心中也都一直都堤防着呢,所以沈玉宝的话说完之后,楚雄立刻就跟着装

  道。

  “楚少,我听说你前段时间收了一件玉器小弟我最近正在研究玉、器。所以对那件玉器非常感兴趣,不如楚少以那件玉器做赌注,如果我赢了话,也算是得偿所愿,当然。我也不会沾楚少的便宜,我知道楚少对雕刻,尤其是根雕情有独钟,我这里有件极品紫檀根雕,价值三百五十万!”沈玉宝微笑着说道。

  “啊?”沈玉宝的话,令楚雄又愣住了。过了好半天,他才清醒过来,疑惑的看着沈玉宝说道“我前段时间确实收了一件玉器,不过那件玉器也才仅仅一百八十万收来的。你这样做会不会吃亏了?”

  “呵呵,楚少这话说得就显得生分了,而且,楚少也是收藏界人士。你也知道,有时候碰到自己喜欢的藏品,价格有时候反倒不是什么问题!”沈玉、宝微笑着解释道。

  “这到也是,不过我还是需要和兄弟们商量一下!”楚雄犹豫了一下说道。

  “可以!”沈玉宝一点不满也没有,非常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虽然他这样做确实别有深意。但是楚雄没有直接答应他的时候。他一点也不着急,因为他对自己的算计非常有自信,首先自己拿出来的东西价值比对方高,而且还是投其所好,他就不相信对方会不心动。“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