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要不我陪你回家过年(1/2)

加入书签

  “刘老,我井提前给您拜个早年,祝你福如东海。天天嘟心情!”一般拜年都是在过年的时候,但是现在距离过年还有几天的时候。李震就把电话打到了首都的刘府上。

  “臭小子,听说你今年很能折腾呀?”刘老虽然年龄已过古稀接近毫誉之年了,但是精神却非常好,声音也很洪亮。

  “呵呵,刘老,我这哪里算是能折腾呀!小打小闹而已!”李震知道刘老的话里肯定有话,而且他也知道,上层肯定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不过有些事情,他是必须要做的。“你一个人,闹得中原五个省物价上涨,众多商品紧缺!这要不算折腾,那么什么算是折腾?”刘老的语气虽然感觉很严厉,但是李震却看不见,此时刘老脸上是带着笑容的。

  用刘老的话来说,李震确实能折腾,一个小小的李氏集团,居然在一年之内让他折腾成一个庞然大物。当初刘老看到那些调查来的资料后。也愣了大半天,因为从调查的情况来看,李震的资产几乎是翻着跟头在上升。

  而且李震那遍布金世界的隐性资产。也都在刘老看到的资料的,至于刘老他们为什么能查到这些,主要是因为李震并没有打算将那些公司隐藏起来。

  李震得到国外那些公司的驱动基本上是相同的,都是那些强者在进入桃源世界前,转赠给李震的。所以手续齐全,也不怕任何人去查。

  当然,李震也不怕因为那些公司。而把他与那些强者的失踪牵连到一起,因为当时转移这些资产的时候。都经过了非常严密的清洗过程。根本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别说华夏了,就是国力最强大的星条国都查不到,唯一能查到的就是,李震帮了人家一个天大的忙,所以人家以家财相赠。

  对于这些事情,刘家的人在知道之后,都被震撼得不轻,李震的根底他们知道,但是李震是怎么发家的。他们并不太清楚。发家的过程他们也了解,但是最后这巨大的变化是怎么来的,他们又都摸不着边。顿时李震的形象在他们的眼里变得更加神秘了。

  再加上最近李震居然大肆收购各种建筑材料,生活用品、办公用品等,甚至搞得以天涯为中心的五个省一时洛阳纸贵,而且奇怪的是,众人居然查不出李震收购那些东西的用途,甚至连去处都找不到,这令那些国家特工人员都大喊羞愧。

  当然,刘家人并不担心李震会做什么坏事,调查李震的一切只是出于对李震的关心再已,而且更有保护的成分在里面,作为刘家的一个盟友。他们可不希望李家还没有成长起来。就被人抚杀在摇篮里。

  “嘿嘿!刘老,怎么这么点小事都能捅到你老那里?我确实收购了些东西,你知道的,我在海外有些公司,也有些产业,在西边海域还有几个私人的小岛,我收购幕的东西就是准备用在那里的!”李震模糊的将事情交代了一下,他知道,刘家绝对不会当真,但是却也不会对他产生什么怀疑或者有什么不好的印象。毕竟任何人都有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哼,我可不管你用在哪里,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咱们国家是多事之秋,高层的九个人在明年会有一些变动,所以在这之前,你们一定要低调!”刘老交代道。

  “我知道的!”李震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明年是换届年,据说刘云的大伯刘兴邦可能会更进一步成为国家的一号人物。现在刘家一切都在以这个为中心,能忍的都在忍,能让的都在让,他们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力保刘兴邦的上位。

  所以最近首都也可以说是风起云涌,刘美孙三大家虽然都小心翼翼的。但是一些仅次于三大家家族小却不甘寂宾,总想弄出一些动静。毕竟国家九人核心圈子,也不全是刘姜孙三家控制的,基本上是九人各成一寂

  而一到换届年,刘姜孙作为根深蒂固的老牌家族,已经可以保证能在核心圈子里占据一席之位,另外六介。位置供大家争夺,这也就是不稳定的根本因素。

  对于那些小家族来说,只要能进去一个那就是绝对的胜利,核心圈有那么一个自己人在,那么他们所在的家族或势力就耳以挤进金字塔的顶层,即使自己进不去,也不能让别人进入的那么顺利。

  政治斗争李震不懂,但是低调李震还是会做的,而且如果不算大肆收购那些东西,李震其实已经相当低调了。

  结束了和刘老的通话之后,他又联系上了刘兴邦,和刘兴邦寒暄了一阵之后,他就问刘兴邦什么时间有空。好给他拜年。

  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发达,电话或者短信拜年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但是李震却认为这反而是一种时代的退步。这些高科技的出现。虽然令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但是却也将人情和习俗都隔断在这些高摔技的手里,让人与人之间产生距离。也不知道这样做是物有所值,还是得不偿失。,,犀震直都坚持卫门拜给刘老的提前拜年,也佃一下凉征性的问个好而已,真正的重头戏李震准备询问过刘兴邦的日程安排之后,再做决定。

  刘兴邦这段时间可以异常的忙碌,当然,作为国家领导人,刘兴绑始终那良忙碌,但是今年的事情却比较特殊。

  首先是西兰古墓的发现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对华夏产生了窥伺。很多国家都动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这些手段虽然让国家机关穷于应付,但是却也勉强能应付,不过后来那些人居然都莫名其妙的在沙漠中失踪了。这种情况反倒没有令国家松上一口气,而是令事件更加诡异的。

  各国立刻就撕破了脸,让华夏国给个说法,甚至都不顾虑那些人是怎么进入华夏的,完全摆出了一幅强盗的嘴脸,李震记得当时国家的军队都进入了一级戒备。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发生了那些华夏科学家被偻国人劫持的事件,随后就是偻国横滨一夜几百万人失踪的事件,这些事情倒是分散了一下人们的注意力,不过却没有解决华夏的危机。而危机真正解除还是因为西兰古墓的发现,世界各国又把目光盯在了西兰古墓的出土文物上,当然,他们的最终目的是那些愧儡。

  这些事情都是李震参加十六所挂牌仪式的时候,刘兴邦和他说的,于是李震就给刘兴邦出了个主意,让他贡献出两具已经损坏的金属傀儡。让那些外国人自己研究。但是,提供的傀儡依然属于华夏所有,所以,谁要想研究,就必须征得华夏的同意,这样华夏就会从被围攻的圈子里走脱出来,变成被拉拢的对象,因为这个时候,谁也不想得罪华夏。

  对于这样的计戈,刘兴邦当然不同意了,因为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国家的技术让外国人得到,后来还是李震保证,那些外国人从这些损坏的愧儡身上,是学不去其中机密的。同时告诉刘兴邦,既然对方学不去。用两具没有用的破铜烂铁,换取华夏走出困境,这何乐而不为呢?

  刘兴邦思量再三,还是拿不定主意,只好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刘老,而刘老一听是李震出的主意,想都没想的就投了赞成票。因为刘老对李震是异常的信心,李震既然说外国人学不去,那么就肯定学不去。

  有了刘老的赞成,刘兴邦的底气就足了。当然这件事情一提,华夏高层立刻就极力反对,甚至很多人大喊刘兴邦是汉奸,在做丧权辱国的事情,毕竟,机器人的研究各国都在进行,谁要是先掌握了这项先进的技术,谁的国力就强。

  不过吵闹很快就都偃旗息鼓了。因为各国施加给华夏的压力谁也承受不了了,如果再硬抗下去,弄不好真会引来全世界对华夏的压制和敌对。所以谁也不敢乱说话了,就这样,这个计戈在大家勉强认可的情况下实施了。

  西兰古墓事件之后,华夏国的位置出现一些玄妙的变化,国际地位也隐隐的上升了不少,但是华夏今年注定不平凡,西兰古墓热还没有降温。时空之门就出现了。

  李震接通刘兴邦的电话时,他正在和一个西方贫穷国家的领导人会晤。这个西方国家全国人口不超过两千万,典型的地贫人稀,即使再风调雨顺的情况下,各种农作物都不能丰产,而且既没有资源又没有矿产。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国家每年都只能接受国际援助才能生存下去,即使这样每年由于饥饿、疾病等原因死很多人,甚至根据国际社会的统计。这个国家的人口正逐渐呈下降的趋势,每年新诞生的人口仅仅是因各种原因死亡人口的一半而已。

  这个西方小国的国王,为了能让子民过上好日子,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最后却一无所获,在全世界各国的元首集中华夏,召开关于时空之门会议的时候,这咋。西方小国的国王就来到其中,每天游说于各国元首之间,希望能得到国际援助。

  一般像这种国家元首之间的会谈。是不允许打扰的,但是这段时间这个西方小国的国王就如同苍蝇一般。整天围绕在各国元首的身旁,不厌其烦的述说着自己国家的疾苦。着望各国能伸出援助之手,帮他们一把。所以很多国家元首都已经厌烦。甚至见到他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而刘兴邦作为地主,几乎每天都会被他骚扰,所以,刘兴邦在他的面前,也已经失去了耐性,在得到秘书的告之,李震来电话之后,甚至面带喜色的和对方分开了。

  “刘伯伯,先给你拜个早年。顺便刺探一下刘伯伯的行程,年后哪天可以接待一下我这个小民的拜见!”自从和刘家结成同盟之后,李震和刘家的关系更进了一步,所以说起话来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拘谨了。

  “小民?你还好意思说是小民?研究所的副所长,少将军衔还说自己是小民?看来你的觉悟还是太低了,真应该把你送到党校接受一下再教育”。刘兴邦网从一咋。麻烦中解脱出来,心情也很不错,就与李震调侃起来。

  “啊:川泊伯,你要是不说,我泳真忘记了我坏是个副所长呢旧。”好像没有发给我工资卡吧?”李震也听出了刘兴邦的心情不错。

  “你居然还敢要工资卡?你小子说说,自从十六所建立以来,你关心过十六所的进展情况吗?而且,你前段时间干什么去了?一关机就以个把月,我不让你倒贴交罚款就不错了!对了,我可是听说你小子最近桃花运很旺盛呀”刘兴邦微笑着说。

  对于李震他是从内心深处喜欢,虽然刘兴绑从政,但是刘家的根基还是在军队里,而军队中因为李震提供的修炼方法,令军队的实力整体翻了不止一番,行以这次面对全世界的压制时,华夏方面也没有乱了阵脚。这已经足以令他欣慰了。

  另外,刘家的接班人刘云的成长。更是让他欣喜若狂,虽然现在是科技时代,冷兵器已经过时了,但是强大的个人实力还是很令人瞩目的。而且这个强大还不是一般的强大,吃过天香果并且修炼了搏击之术和魔法的刘云,绝对已经跻身于超级高手的行列。

  “嘿嘿,前段时间到蝴蝶岛待了一段时间!躲避一些小麻烦”。李震一听刘兴邦说自己桃花运旺盛,顿时就知道,刘兴邦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不过出于刘兴邦的位置,这点小事已经影响不了他的感官认识了。所以,李震并不怕他们知道。

  “你到是轻松,有麻烦就躲出去。”可能是想起什么了,刘兴邦的兴致突然低落了下去。

  “怎么?刘伯伯也有麻烦了?。李震试探的问一下,不过他并没有奢望刘兴邦会和他说什么,毕竟两人所站的位置不同。

  “唉!最近全世界的领导人都集中在了华夏,安全防护压力非常大。而且还有一些小国家也,””。刘兴邦说着说着就把那个西方小小国家的贫困事件说了一下。

  “这有什么好难的,太好解决了!”李震一听,居然还有这么穷的国家,顿时张口就说道。

  “你能解决?你要是能解决你都能上帝了!”刘兴邦认为李震信口开河,所以不屑的说道。

  “我怎么不能解决呢?他们国家不是穷得都吃不上饭了吗?不是穷的都快灭种了吗?你不会告诉他们迁移到土地肥沃或者物产富裕的地方生活吗?”李震说道。

  “说的轻松,哪里有土地肥沃或者物产富裕的地方?要是有的话,也早已经是别的国家的领土了,怎么能容他们占领!”刘兴邦直接否决道。

  “哎呀,我的刘伯伯,难道你忘记时空之门了吗?”李震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骂自己以公谋私。

  “啊?这道是个办法?我怎么不没有想到呢?”刘兴邦先是小声的自言自语的说了几句,不过随后语气转为淡然,并且说完之后就把手机挂掉了“我初七有时间,到时候带上你的红颜知己一起过来吧”。

  与刘家通过电话之后,李震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心思了,因为其他的事情都有人替他做了,于是就安心的陪伴在楚缓的身边,虽然楚缓的家现在就在天涯,但是两人谁也不去提这件事情,每天都缠绵在一起。因为两人知道,像这样两人单独在一起独处的机会并不多,所以两人非常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本来按照李震事先的计划,是要等白灵到天涯之后,和白灵一起回家过年,虽然现在李震和三个女性有了关系,但是名义上的未婚妻却是白灵,而天涯省的规矩是,只要订婚了。就要在婆婆家过年,年后才能回娘家,因为婆婆家就已经是自己的家了,而娘家则变成了亲戚家了。

  不过在临近年关二十八的时候。白灵的电话打了过来,声音有些犹豫“老公,今年我能不能在黄岛过年呀?。

  “刘老,我井提前给您拜个早年,祝你福如东海。天天嘟心情!”一般拜年都是在过年的时候,但是现在距离过年还有几天的时候。李震就把电话打到了首都的刘府上。

  “臭小子,听说你今年很能折腾呀?”刘老虽然年龄已过古稀接近毫誉之年了,但是精神却非常好,声音也很洪亮。

  “呵呵,刘老,我这哪里算是能折腾呀!小打小闹而已!”李震知道刘老的话里肯定有话,而且他也知道,上层肯定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不过有些事情,他是必须要做的。“你一个人,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