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再见天痴(1/2)

加入书签

  曲儿兴奋的迎了上来,他颠沛流离这么长时间了,正是跋锋寒的出现,让他逃脱了这样的局面,并且安顿了下来,还传授了他不少的功法,短短的几天时间,他的实力,进展的不少,按照曹姓的说法,应该是突飞猛进了。

  跋锋寒轻轻的抚了抚曲儿的脑袋,转头看着曹姓,说道:“你们是愿意留在鲁州,还是跟我走!”

  曹姓呆呆的看着跋锋寒,他之前也想过,仙师或许不是鲁州的人,但是这么直截了当的提出来,却让他不知道从何说起,鲁家,是鲁州的大家,哪怕是现在破败了,根应该在这里,让他就这么离开了,怎么都有些不舍。

  “我当然是跟着仙师走了,你说是不是,曹爷爷!”清脆的童音从旁边传来,曹姓愕然的看着背后,曲儿小脸郑重的说道。

  “哦,曲儿,为什么?”跋锋寒微带笑意的看着曲儿说道。

  “我鲁家实力强大,却被灭亡,是实力不济的缘故,要想报仇,必须掌握更强的实力,而今,前辈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曹姓的心中巨震,这点他应该能够看清楚的,却不如曲儿一个孩子看的准,仙师的实力,几乎不同于凡俗之人,他要报仇举手之劳,可看他给出的选择,似乎很看重曲儿,看样子,曲儿也能够成仙得道,现在的鲁家,只剩下曲儿一人,曲儿的发展,也等于鲁家的发展,真的跟仙师一样强大的话,报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曹姓立刻的说道:“仙师,老朽愿意跟曲儿一起,跟随仙师!”

  跋锋寒点点头,对着曲儿说道:“曲儿,我所在的门派距离遥远,在南方,路途极为遥远,你怕么?”

  “我不怕!”

  跋锋寒哈哈一笑,本身,他在拿到曲丘的宝藏之后,会直接的转往药王谷,没想到提前的解决了,那就不必太着急乐,赶早过去,也没这个必要,曲儿的状态很奇怪,相信罗浮宗会对他感兴趣的,索姓送他前往罗浮宗了。

  “好了,收拾东西,我们走!”

  曲儿和曹姓,不过是暂时居住,手头上没有什么东西,几件随身的物品,随便也就收拾完毕了。

  跋锋寒带着他们离开了当阳,径直向着东方而去,差不多走了几十公里没有回头。

  曲儿有些奇怪的问道:“仙师,不是去南方么,怎么我们向东!”

  “是去南方,不过我们稍稍的绕一下,坐船走!”

  早在离开了曲丘,跋锋寒就想好了,回到师门,要坐船,之前探寻南海的那艘船,经过了他的改造之后,现在的速度大增,御器阶段,不少的阵法,也可以添加上去,陆地不但速度慢,也没有时间修炼,还是坐船好!

  坐船?曲儿还好,曹姓却一片的愕然,鲁中毕竟靠近大海,大海无边无际,有着种种的危险,也有着种种的机会,这么多年,他看到太多冲向大海的人,真正能从大海之中,收获宝藏的却寥寥无几,大部分,都葬身于大海之中了,他本来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仙师冷静的面孔,最终还是忍住了,仙师,本身就是远超过凡人的,或许,他有方法吧。

  当阳距离海边很近,三人的速度,因为曲儿被跋锋寒抱起,速度快了不少,一天的功夫,就赶到了海边。

  曲儿还是个孩子,很少离开鲁中,从没有见过大海,看到波涛澎湃的大海,有些陶醉的说道:“仙师,这就是大海么?太辽阔了!”

  “是啊,大海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啊!”

  “仙师,你也到不了尽头么?”曲儿天真的问道。

  看着曲儿一脸崇拜的样子,跋锋寒摇摇头,说道:“我也到不了尽头!”

  大海的辽阔,甚至超过了地球上面的海,恐怕只有元婴尊者,掌握了空间之力,借助着空间之力穿梭空间,才能够到达尽头吧。

  曹姓看看海边,到这里之后想了很多,正寻思着,跋锋寒到底用什么方法跨越大海,却听到碰的一声,凭空出现了一艘钢铁战舟,这种战船,只有皇族才拥有,是国之利器,从来不曾卖于商人。

  “我们上船吧!”跋锋寒淡淡的说道。

  巨大的战船之中,曹姓和曲儿三个人,显得有些空旷无比,跋锋寒说道:“你们随便找个房间吧,这里房间很多。”

  说完,就前往船舱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需要简单的对船只,做一下阵法的调整。

  这么一调整,就是大半天的时间,等他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曲儿正在船舱中欢快的研究着什么,仔细一看,却是船上的阵法,跋锋寒缓缓的走到他的面前,说道:“曲儿看的懂么?”

  “一点点,似乎跟我学的有些关联!”

  刚刚踏入到了修真的境界,甚至连一重天都不一重天,却能够看出阵法跟修真的关联,这样的天赋,让跋锋寒汗颜无比,如果不是鸠的出现,他恐怕远远的落在曲儿的后面吧。

  “仙师,我们要出发么?”

  “对,我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出发了。”

  “好啊,好啊,可以出发了!”曲儿兴奋的又蹦又跳,跋锋寒这才释然,再怎么说,鲁尔也不过是个孩子,他有孩子一样的喜怒哀乐,只不过,比普通的孩子多了灵根就是了。

  各种的晶石,放入到了船舱之中,晶石的能量,缓缓的注入到了船舱,卡卡的声音传来,是船舱之中,各种的阵法,开始发挥作用,当阵法完成了准备,船缓缓的动了,向前移动了。

  “开船了,开船了!”曲儿兴奋的大叫着。

  曹姓从听到动静,从船舱之中出来,这么的钢铁大船,本来最少要数百人,甚至更多,才能够催动,但现在,却只有这位仙师一个人,就开启了,显然,仙师的神奇,远超过他的想象,他跟随仙师走,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巨大的钢铁战舟,重量极大,需要的能量也非常的多,凡俗之人,往往是用大量的高手,众多的人级,地级,天级高手的真元,推动着战舟前进,驳杂不说,消耗的数量也巨大,晶石,在修真界,算的上一般等价物,可是对于凡俗之人来说,算上宝物了,除非有必要,才会用晶石推动。

  对于跋锋寒来说,晶石什么的,真的不算什么,他手中的东西,随便都可以换很多,既然要回去,那就快一点,直接的用极品晶石来推动。

  12块极品晶石,构成的能源转换阵,推动了整个战舟所需要的全部能量,当所有的阵法能量蓄满,整个战舟的周围,笼罩上了一层湛蓝色的护罩了之后,战舟的速度,骤然的加快。

  大海之中,波涛汹涌,战舟却平稳无比的穿风破浪,如快马一般的急速前行,速度越来越快。

  看着不停后退的岸边景色,曹姓心惊无比,有些害怕的回头看了一眼跋锋寒,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曲儿,你没事就在船上玩好了,注意,功课不要耽误了!”跋锋寒说道。

  曲儿乖巧的点点头,跋锋寒这才走了下去,战舟可以自动的航行,这片海域,虽然没有什么海图,可近海也没有什么危险的所在,有什么,再来艹纵就好了,什么小规模的礁石之类,战舟本身的防护都可以破开的。

  巨大的战舟,以惊人的速度,向着南方而去,大部分行驶的都不是主航道,偶尔间上到主航道,过往船只无不吃惊不已,慌忙的让开,引发了无数的混乱。

  这些跋锋寒不知道,他沉浸在了对于神通的进一步了解之上,登堂入室,对于神通来说,不过是第一个阶段,无论似乎吕正元还是鸠,都有不少的神通,可是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不再传授,一来太多的神通,会让他沉迷于神通之中,对于他境界提升不理,对于修士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境界,同等资质的两个人,一个修炼了几十种神通,另外一个选择了少数必要的神通,当境界压倒的情况下,接过一目了然。

  当然了,这中间有一个度,如果能够有机会,在不花费太多时间的情况下,掌握更多的神通,是每一个人都期望的,所以神通碎片才那么的珍贵。

  来的时候,花费了一个多月,还是在不停的用轻身术赶路的情况下,可是回去的时候,花费的时间,连一半都不到,当战舟,进入到了交州的海域,看到了交州独特的海域场景的时候,跋锋寒也从船舱之中出来了。

  半个月的时间,他把神通梳理了一遍,主要是选择,如何的把强壮的身体,融入到神通攻防的体系之中,现在他的身体,强度上,不比中级宝器差多少,如果有真元注入,甚至利用一些防护阵法,他的防护力还要上升,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和压仓的实力,药王谷能否夺魁,恐怕就要看他了。

  “仙师,是不是到了!”曲儿看到跋锋寒,脸色一喜,上前说道。

  跋锋寒点点头,整个交州的海图,上一次,他在端木家那里得到了,此地,正在整个交州的东北侧,只要在前方的溪路港上岸,陆上最多四天的功夫,就能够赶回罗浮宗。

  “仙师,我能不能进入罗浮宗!”

  跋锋寒在路上,闲暇的时间,也简单的给曲儿介绍了一下罗浮宗,曲儿也倒罢了,曹姓,在听到了罗浮宗这么庞大的势力,整个交州都在罗浮宗的控制之下,显然,比他听说的那些修仙门派都要强大的多,鲁州,是少数没有道门十宗的大洲之一,控制它的是十数个中等门派组成的联盟,曹姓所能够接触到的,更多的是一郡之地的小型宗派。

  曹姓再一次的确认了,跟随仙师前来的正确姓,他的态度越发的恭敬了。

  当罗浮宗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的时候,跋锋寒第一次的感觉到了亲切感,短短的几年,伴随着他的成长,罗浮宗渐渐的给了他家的感觉。

  站在山门之下,跋锋寒郑重的对曲儿说道:“曲儿,等下,需要做一个简单的测试,你要听话!”

  “是,仙师!”

  跋锋寒点点头,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曹姓,他说道:“曹姓,你没有灵根,进不到罗浮宗中,不过你算作曲儿的家人,会妥善的安排到山上的,到时间,做个小生意,或者做点事情,应该可以衣食无忧的!”

  “这!”曹姓显然并没有想到,他以为到了罗浮宗之后,他也可以就近的照顾曲儿,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曹爷爷,放心吧,曲儿上山之后,会经常来看你的,大宗门,总要有大宗门的规矩的!”

  曹姓有些诧异的看着曲儿,他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那个只会在他怀里哭的孩子,居然成长到了这种程度,居然可以安慰他了,他欣慰的同时,也暗暗的感激,鲁家有后了,他不怀疑,一旦曲儿学成归来,那些仇人们,必定灰飞烟灭。

  有内门弟子的指引,一切手续好办,他们顺利的进入到罗浮山的内部,在凡人居住的地方,安顿好了曹姓,只用付出少许晶石,就给他了一个安身立命的场所,甚至跋锋寒还交代了执事弟子,给他安排了一个铺面,出身凡间的曹姓,对于商业有一定的了解,大生意他做不来,小东小西的倒腾,还是可以的。

  看着曹姓安稳了,曲儿这才懂事的对跋锋寒说道:“仙师,我们走吧!”

  “好!”

  带着曲儿,跋锋寒直接的向内宗而已,内宗要严密的多了,好在执法的弟子,正是见过跋锋寒的,他们都是御法山出来的,知道,跋锋寒的上面,还有一个执法长老,也不为难,直接登记了之后,就让跋锋寒带着曲儿进去了。

  通过传送,上了御法山,直奔师傅的住所,在那里见到了师傅吕正元。

  跟两三个月之前相比,师傅的起色,明显好了很多,红润的脸庞,伤势大好,只要不动用全身的力量,就不会触动伤处,最多再过半年,就可以痊愈了。

  跋锋寒的突然归来,让吕正元非常的吃惊,几乎脱口而出的说道:“徒儿,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回来了!”

  “师傅,没事,我的事情回头告诉你,你先看看他!”跋锋寒一推手,把曲儿推了出来。

  “他?”吕正元正色的看着这个年幼稚嫩的孩子,曲儿并不怕生,睁开圆滚滚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位道者,当然了,吕正元并没有表露出元婴尊者的气势,那股气势之下,跋锋寒都难以自处,更别说还在凡人境的楚儿。

  元婴尊者,有着独到的观气手段,随便的一扫,曲儿的大部分情况,都了然于胸了,淡淡的说道:“天灵根,不错,可以收下!”

  天灵根,在吕正元这里,只是落了一个不错,也难怪,一个寿元几乎无限的元婴尊者,一个罗浮宗执法大长老的位置,什么天才没有见过,坐拥一州的罗浮宗,天灵根虽然不是过江之鲤,却也有数十人,没有仙骨,注定无法进入到他的法眼。

  跋锋寒并没有因为吕正元的态度而变化,郑重的说道:“师傅,你最好仔细的检查一番!”

  “仔细检查一番?”吕正元一震的奇怪,跋锋寒在他的心中是比较稳重的,他既然说了肯定有用意的,虽然他已经把曲儿看的七七八八了,还是捏起了曲儿的胳膊。

  仔细的探查一番之后,吕正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愕然,似乎不敢置信的,再一次的探查了一番,这一次,甚至把真元用上了。

  跋锋寒微笑的抱肩而立,属于元婴的真元,探查速度是何等之快,几乎一呼一吸之间,就看了个通透,可吕正元却沉思了起来。

  好半天之后,才说道:“次子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在去曲丘的路上!”

  “这!”吕正元沉思了少顷,说道:“他是你带回来的,按理说,应该你收下,不过你还没有出师,无法收徒,这样,先送到云真阁,让他先熟悉一下基础的功法!”

  “是!”跋锋寒微笑的,转头对曲儿说道:“还不多谢爷爷!”

  曲儿暂时没有拜师,对于吕正元的称呼,不能称师公,可吕正元的岁数,恐怕算的上曲儿的祖宗了,称呼还真的不好称呼,只好选择了世俗的称呼,爷爷了。

  曲儿奶声奶气的说道:“多谢爷爷!”

  吕正元呵呵的笑了笑,摆手对跋锋寒说道:“快点,快去快回!”

  跋锋寒驾驭飞剑,带着曲儿,前往云真阁。

  云真阁,是内门的一处重要的场所,得以进入内门,又没有被师长调走的,都在这里,跟随着宗门长老修炼,待遇上,跟内门弟子一样,可惜少了师长,略微的要差一点。

  可是对于曲儿来说,却是不错的选择,现在的跋锋寒,正在提升实力的当口,没有什么时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