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的白色丝腿多光滑的感觉啊,引人犯罪的背影,好像正是喝醉了在呕吐刘飞刚刚低头的荫茎立刻又挺了起来。

  「肯定是喝醉了!要不怎么会到这里来吐,搞不好还是被男朋友灌醉的呢」

  「不是中的哦,正经女生怎么会穿的这么马蚤,这么短的裙子还有白色丝裤袜,妈的,不是找人干么。」

  看着趴着的女孩半天没动,左近更衣室现在也没人进来,刘飞想了想,管他的,能占便宜就是占,于是迅速闪进了阿凯的那间隔断。

  「小姐,小姐,你怎么跑到男士更衣室来啦?」

  刘飞害怕女孩喊叫,先试探着的提醒她下,你可走错地方啦。

  此时的阿凯正对着墙对面看的腿脚发软,妈妈在被人欺负,不知道有没有被插入?初时的愤怒竟还夹带着点醋意,隐隐有点兴奋幻想着妈妈柔弱反抗的样子,最后竟然还有了丝期待左手慢慢套弄着自己已有液体渗出的荫茎。

  正在窥视的阿凯身边莫名其妙的突然冒出个男声,不禁吓得浑身抖,斜着眼往后瞅,是刚才舞会上公然无礼抚摸自己丝腿的黄毛!「是他怎么办啊!」

  b3好看的电子书

  阿凯时不知如何是好,站起来也不是,不站也不是,惟有死死按住裙装内裤下的荫茎

  看到女生仍然趴在墙上毫无反应,「有戏!」

  刘飞装着关心的样子也躬着身,身体轻轻贴近女生的臀部,右手放在了肩处作关心状。「小姐,你没事吧,是不是喝多了?要不要我帮忙啊?」

  阿凯听,也反应了过来,因为两只手都挪不开,只有轻轻摇了两下头,示意自己没有关系,希望刘飞快点离去。眼见拥有诱人身材的女生仍然没有起身,保持趴着的姿势,「这应该是醉的特别厉害了,呵呵」

  阿凯听到背后的黄毛没有再说话,以为他已经离去,轻轻松了口气,正要起身,突然,个硬硬的东西伸入自己的腿间。

  「啊!这是」

  阿凯费力的转着头,只看见自己旁边站的笔直的黄毛的腿,上面的皮带裤已经落到了膝盖上挂着。

  天啊,有没有搞错!他的手摸到我的裙上,啊,被揭开了!他的手掌在抚弄我的大腿阿凯已经石化了,到底怎么办,他不知道,第次遇到这种马蚤扰,还是个猥琐的混混,阿凯实在窘的不知如何是好。

  眼看着身下的女生没有反抗,刘飞心中喜,左手开始伸向女生的胸部,右手则贪婪地摸着丝袜下的每分肌肤,慢慢将手移到大腿内侧。名贵丝袜光滑的套在这匀称美腿上而手感极佳,他将手慢慢上移,不会已停到大腿尽头。阿凯窘迫的要死,开始死死的夹注大腿,害怕黄毛发现自己的密秘。

  只感到r棒被女生死死夹住,刘飞浑身颤,惬意阿,「小姐小姐你还好吧,哈哈。」

  右手r房的柔软感觉透着血让刘飞的占有欲得到了极大满足。

  「别,别,别,求求你」

  感到胸前的r房在被马蚤扰,千万别被发现状况阿阿凯着急了,扭动着身子想摆脱这尴尬的马蚤扰者,但已经被他完全压在了身下,努力的扭动反而仿佛在配合样,特别是跨下入侵者的r棒,充分的摩擦让它开始分泌出来刺鼻的液体来。

  眼看身下的美人开始挣扎,刘飞放在女生臀部上的只手已经按不过来,赶紧换了个姿势,从后面抱住女生,只手将裙子掀起,抓着丝袜就想往下拉。阿凯再也不能忍受,按住荫茎的右手往后推,想把刘飞推开,可手刚挪开,被小裤裤和丝袜牢牢束缚着的荫茎又立刻弹了起来。小裤裤上明显的凸起特别醒目,什么东西好像想努力破茧而出,阿凯十分无奈,本能的选择让他把手又放回了上面。

  刘飞眼见身下的女生不肯屈服,紧紧夹着的腿,脱不掉丝袜阿还好裤袜已经拉下少许,刘飞用手抓住小裤裤,用力扯,嘶地声,个粉嫩的屁眼隔着丝裤袜暴露在了他的面前。轻轻的嗅了嗅小裤裤,上面股奇怪的味道和粘粘的感觉让刘飞兴奋万分,「小姐,原来你已经想要了啊,呵呵。」

  b3免费电子书下载

  「不,不,不要搞我」

  眼见层保护膜被破除,阿凯惊恐万分,我怎么能被个男人那个?阿凯无助的朝墙板对面妈妈那里望了眼,眼见妈妈的白丝高跟小脚虽然还偶有挣扎,可象征性的几下之后已经无力的搭在身旁那条穿着白色皮鞋的腿上。对面的情况是不是跟我现在样呢?阿凯胡思乱想道。

  这时,刘飞并不脱下丝袜,双手不停在阿凯的丝臀上抚动,下面白色丝腿间的r棒疯狂的抽送着。阿凯力气又没他大,背上还承受着部分重量,真是苦不堪言。联想到妈妈也在受着同样的待遇,感受到丝腿摩擦的感觉,不到会,阿凯只觉得浑身上下好像有无数的虫蚁爬动般,内心涌起种说不出的感觉。

  最要命的是这时自己隔着丝裤袜紧握的r棒随着背后的推送,竟然隐含套弄的动作,「这时千万不要有人进来啊,千万不要被对面的妈妈发现阿」

  阿凯爬在墙上,默默承受着刘飞的进攻。又要手握住越渐坚硬的r棒,又要手撑住墙壁,还要不时偷瞄眼墙对面妈妈的情况,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顾得这里顾不了那里,顾得下面顾不了背后腿间,感受着丝腿间剧烈的磨砺,只觉股莫名的酥麻向全身散发开去,小腹紧,全身打颤。阿凯竟忍不住射了出来

  刘飞感觉到股炽热的液体猛烈的喷在自己的r棒上,从腿间抽出点r棒看,只见根部隐隐有些还未脱落的白色粘液,心中不禁对自己的功夫丝得意,「看起来挺清纯的,原来也不过如此,这么容易就泄身了,我还没进去呢。」

  虽说男人的自尊提醒阿凯绝不能在个这样的情况下在个男人面前露出欢快的表情,可是为了让黄毛早些精,阿凯只得模仿刚才从妈妈那里听到的声音,别扭的呻吟起来

  感觉到身下的女生泄身后两腿间的夹力明显削弱,刘飞心中动,悄悄把r棒从美人两腿间抽出,试着用手指开始找那禁地的入口,可无论如何,美人的手都死死的守护着那神秘的进口。妈的!刘飞两手握住女生的腰部,使劲把那丝袜下的臀部抬了抬,虽然很有限,但个又嫩又紧的屁眼刚好翘起对准了刘飞。

  阿凯感觉到对方暂停了攻击,腿间的荫茎的顶端仿佛在蘸着自己裆部粘粘的液体,他也射了?终于完了,阿凯两腿软,就要摊倒,没想到

  什么东西?阿凯只感到腰间的双手把自己屁股死死的固定住,个硬硬的r棒用力顶,狠狠的刺穿了臀部处的丝袜,插进了自己屁眼。

  妈妈因为很喜欢穿丝袜,所以平时买的都是品质极好的牌子,从紧贴身体的程度就能发现。现在居然被直接刺穿了!紧凑的肌肉和本能收缩让刘飞下没有得逞,可刘飞本来就是先准备好的,他之前就把包皮虏高,保护好了头,蘸着对方的体液完全湿润了小屁眼之后,果然,完全没有痛楚的他第二下就把头塞了进去,徐徐推入之后,真紧啊!顺势抽送几下,整只愤怒挺拔的大r棒,消失在了紧绷的丝臀之内

  「被马蚤扰就算了,可是屁股却不行啊」

  阿凯虽然已射了次,浑身乏力,可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让他奋起反抗,使劲就想站起来。刘飞好像看穿了他样,使劲趴在阿凯身上动不动,虽然身下的人在努力挣扎,可完全没有效果。

  这时,更衣室的门开,个脚步声在房间的过道里响起,阿凯呆,动也不敢动。可这却给了刘飞打破平衡的机会,慢慢的,下,两下,「哦哦好舒服」

  「哦真紧啊噢」

  b3好看的电子书

  刘飞在心中阵低语,虽然以前也去嫖过,但这种火辣身材的美女自己却第次尝到。

  「没没办法了」

  阿凯认命般翘着屁股趴在墙上,只觉股部闷胀,辈子没尝试过的撕裂感觉令抵受不住,得下体被完全填满,对方r棒火热感觉烫的阿凯四肢酸麻,两条分开的白色丝腿不停发抖,浑身汗毛直竖鸡皮疙瘩起满全身,道冷汗顺着背脊骨往白色丝臀淌去。

  「扑哧扑哧」

  「嗯嗯」

  换衣服的男生很快就推门而出,刘飞已经不用保守,开始全力进攻。

  「啊噢」

  「嗯」

  「啊」

  「扑哧扑哧」

  痛楚酸麻难忍的阿凯开始求饶,「不要了,我不要了绕了我吧,哥哥绕了我吧」

  「叫,叫亲哥哥!」

  「扑哧扑哧」

  「叫老公啊噢」

  「哥哥哥轻轻点」

  b3免费

  阿凯努力撑起身子,从猫眼里看着墙对面妈妈的情况,只见妈妈好像瘫软般,原本白丝小脚上的高跟鞋已经掉在地上,而妈妈则踩在了那个男人的皮鞋上,好像还隐约传来阵「呜呜」

  的接吻声。阿凯阵莫名的兴奋,只感到手间的荫茎跳了几跳,股滚烫的液又直射了出来

  刘飞感觉到女生的丝腿上又留下波液体,低头看,只见现在白色的丝臀裆部,以及两腿之间,层粘稠的白色液体,正顺着下体和腿间地板上滴落。

  再抬起头,看到身前的美女,随着自己的耸动浑身打颤两只大小适中的r房也在不停跳动。美丽的直发顺势轻微摆动,颈部上道道冷汗正往下淌,这样的美女正在被自己占有,刘飞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

  「啊!啊!」

  「干,干死你」

  「让你穿的这么马蚤」

  「扑哧扑哧」

  「老老公求求求你快射了吧」「好好疼好好舒服」

  「噢哦」

  「扑哧」

  连续抽查了百多下后,感觉到丝臀里的r棒开始变化,刘飞开始粗野的冲顶起来,没几下,丝臀里的头越涨越大,刘飞赶紧顶住不动,只感觉下身紧,今晚积累的激|情源源不断的通过荫茎输送到身前美丽女生的身体里

  阿凯被烫得奇痒难耐,手中隔着丝袜的凸起也因为背后强烈的撞击而被迅速套弄着,连打几个冷颤,脑中变得片空白,又股热液伴着汹涌而来的高嘲直冲而出,顺着手掌破丝袜而出,滴在了已经狼藉片的地板上

  高嘲几次的阿凯只觉得虚弱万分,随着直固定住屁股双手的拿开,眼前黑,面朝前贴着墙慢慢滑到在地板上。

  b3好看的电子书

  看着摊倒在身下的女生幅没有知觉的样子双腿跪在地上白色丝臀高高翘起,下体已经被完全打湿,地板上全是刚才激|情的证明发泄完了的刘飞现在才感觉阵恐慌,自己居然在这里弄了20多分钟。还好没有人发现,赶紧把裤子拉到腰间,拉链拉好,刘飞伸出头左顾右盼下,确定了没有人声之后,这才整理下衣服,闪出塑料布的割断之外悄悄离去。

  做个小小的调查,给出几个情节,不知道喜欢的朋友想选哪个:1浑身酒气的猥琐醉汉对着巷道的阴湿角落,拉下脏旧的短裤,开始撒尿。这时,侧面个身材曼妙的着黑色套裙的女子引起了他的注意,纯黑的连臀丝袜,红色的高跟鞋,配着条紧身包臀连衣短裙。梦若趴着墙正在剧烈呕吐,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摇晃着接近的身影

  2平趴着的梦若已经陷入昏迷,被人上下夹在中间,蜜处被插进根鸡芭屁股也插进另根,两个人正紧密的配合着,接力般努力冲顶,梦若的||乳|浪引的其他人再也不能自制,小嘴双手丝腿高跟都成了他们发泄的对象

  3“不,放开我,你这个禽兽!”

  梦若努力的做着最后的抵抗,但对方手里照片却打破了她心中最重要的臻守。

  婴宁声昏了过去,当她醒来时,只感双腿被分成个大字,还穿着连臀丝袜的下体肿胀万分,个柱形物体正在快速进出,阵致命的快感袭来,梦若不禁发出声本能的呻吟

  第12章上

  不幸中的大幸,阿凯从昏迷里慢慢醒转,试着撑起酸软的身体,还好,除了那明显的痛楚之外,其它好像都没有问题。而且,更关键的是,自己好像直没被人发现,还保持着昏倒时的姿势,真不知自己今天是走的什么运从对面扇未关好的衣柜里,偷到了条运动长裤,这才险险过关,如果要穿着那么明显味道的短裙连裤丝袜去打车,阿凯也许宁愿选择瘸拐的走回家

  刚到家躲进房间不久,妈妈也回来了,接着就是换鞋,开门进洗手间放水淋浴洗澡的声音。阿凯右手捂着后庭受伤的位置,疲惫的缩着趴在被窝里动不敢动,即害怕引起妈妈的注意,也担心稍微的动弹更增强伤口的痛感。

  除了洗手间里淋浴的声音不断传来,四下片寂静,但阿凯的心潮却万分,今晚舞会中的片断就像放电影样,不同的镜头飞速的在阿凯脑海中转换

  终于,淋浴的声音由大转小,最后消失无声,妈妈现在定在仔细的擦拭身体吧,阿凯胡乱的想到。几分钟后,妈妈细微的拖鞋声才从客厅的过道里缓缓响起,虽然声音很小,可阿凯还是感觉到脚步声在自己房间门前停了几十秒,妈妈好像就那么站着,也不说话,直到好像终于确定了儿子在里面睡觉样,脚步声才开始继续响起,最后随着卧室那轻轻的关门声消失不见。

  随着终于完全的安静,晚上提心吊胆的阿凯终于有了丝安全感,直处于紧张的心情开始平静,紧绷的身体也终于有了丝放松,阵倦意袭来,呵欠

  妈妈呢?妈妈在哪里?阿凯在片黑暗中小心的摸索着,远处高亢婉转的呻吟响起,终于给了他内心深处的指引。束微弱的灯光从天而降,刚好把这声响处发生的苟且勾当隐约映出。

  「哦嗯不不要」

  「我我不我不行」

  b3电子书下载

  「好好舒服」

  只见妈妈被剥的浑身精光,脸朝地趴在面破墙上,上身赤裸,下身也只剩下紧紧裹着的条白色连臀丝袜,浑圆丰润的双||乳|正随着激烈的动作上下跳动。

  个浑身赤裸的男人正紧紧贴在妈妈背后,胯下的鸡芭正大刀阔斧的从那丝臀的唯破缝中奋力操持,地上片秽迹

  「嗯嗯」

  「嗯顶顶死我了」

  阿凯在旁看得目瞪口呆口干燥热,眼看妈妈身后的强壮男人鸡芭像活塞样剧烈抽锸,动作越来越快,随着浑身颤抖着抽搐的到来,任凭妈妈如何慌乱摆头,丝臀猛烈甩动,壮男始终死死捏住妈妈的r房,下体紧紧的贴在那白色耀眼的臀部而不分开

  「别,别射我妈妈!」

  阿凯这才仿佛清醒过来,赶快想跑过去给妈妈解围。

  可这时个不知从哪窜出的人紧紧的靠在了自己背后,后庭剧烈的痛感猛的窜上,「啊!」

  阿凯本能回手摸,手上映红的鲜血历历在目,正顺着手指流下。来人不待阿凯反抗,左手猛的把阿凯腰部拴住,右手则捂住正欲喊叫的嘴巴

  眼看着自己被来人拉入身后深深的黑暗中,正在跟陌生人疯狂滛乱的妈妈却毫无反应

  「妈妈妈,救我」

  这天夜里阿凯迷迷糊糊的做了很多梦,会是美丽的妈妈在空旷的舞场里跟陌生人大胆交合,会是自己在脏乱的临时更衣室被人鸡,会妈妈对面那个陌人竟又变成了自己

  「噢,不」

  后庭的疼痛让阿凯慢慢醒了过来,阳光从窗外射进来,侧面照在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暖意。阿凯静静的趴在床上,脑海中还在回想昨晚的事情,妈妈被人欺负了,而自己妈的,这可真是,瞟了眼地上那揉成团带着斑点血迹的白色丝裤袜,阿凯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样。反手试探着摸了摸昨晚被爆的屁眼,起初撕裂的疼痛已经大大缓解,看来自己打球受伤时常用的云南白药还是很有些神效,昨天那破处里还被另个男人的凶器不断抽送,现在伤口竟已经开始快速愈合。虽然原本紧窒的甬道仍有异样的胀痛感,但基本已经不太碍事了,看来明天上课应该没有问题——

  b3好看的电子书

  看来明天上课应该没有问题,今天休息下应该能恢复。昨晚的舞会让梦若体能消耗巨大,而且本身酒量般的她在直未停的被敬酒中更是疲于应酬,再加上杨戈乘机「直白」的表露心意

  「哦天啊,我昨天都做了些什么」

  丝不挂的梦若无力的躺在被窝里,右手按在额头上,努力的想使自己清醒过来。

  已经习惯每天按时起床给阿凯做早餐,生物钟将梦若从死沉的梦乡中唤醒,呵欠

  很久没有睡?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