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坐了起来,直直地盯着妈妈,眼睛似乎都要冒火了。

  妈妈停下了双||乳|的动作,抬起头,给了黄明个长长的湿吻,声如媚丝地说道:"老公!人家下面很湿了!你什么时候才来宠幸你的小马蚤货啊!""啊!干死你这个小马蚤货!"黄明哪里受得了妈妈这么赤裸的勾引,猛地把将推倒在床,迫不及待地分开妈妈的两条玉腿,随即跪在妈妈的身下,右手撸了撸早已蓄势待发的粗大r棒,用头在妈妈早已湿润的塌糊涂的荫道口来回摩蹭了几下,猛地挺腰,就将那足有18厘米的大r棒直接刺进了妈妈的荫道,插到底!

  刚被黄明推倒在床的时候,妈妈似乎很满意自己对黄明的挑逗的成功,"呵呵呵"的娇笑不绝于耳。待到瞬间就被黄明的大r棒直捣黄龙,却是妈妈始料未及的。妈妈发出声悠长的"哦",听上去也不知道是满足还是惊讶。

  但接下来的场景让我知道了答案——满足!

  黄明在经过了妈妈的交与||乳|交之后,整个人变得异常兴奋,也可能是感觉刚才被妈妈调戏捉弄得太多了,只见他跪在妈妈身下双手把住妈妈的胯骨,狠命地在妈妈的荫道里插进抽出,每次都是杆到底,再全根尽出,看上去很是凶猛,点也没有对妈妈怜香惜玉的感觉。看得我真担心妈妈会不会疼!

  "哦哦哦老公啊太爽了哦有你这么狠心的老公吗哦不过我喜欢哦哦啊太棒了插到底了"妈妈的浪叫让我大吃惊,看来她完全不"疼",还十分享受呢!只见妈妈双腿尽量的分开,以方便黄明更深的插入,双手狠命的抓着床单,俏脸通红,双眉微蹙,脸的又似痛苦又似享受的样子,腰部则配合着黄明的抽锸,有节奏地挺挺。

  "你个小浪货啊几天不见花样百出了看老公怎么收拾你"黄明脸的"狰狞","恐吓"妈妈。过了会儿,黄明放慢了速度,开始有节奏的轻轻插几下,再重重地插几下。只见他调整了姿势,只手撑在妈妈的肩部以上,只手开始把玩妈妈的巨r。

  "哦哦哦坏蛋你要死啊这样时浅时深的哦好痒哦好棒"妈妈感受到了黄明的变化,似乎速度的变化让妈妈的快感变得若即若离,妈妈开始着急起来,只见她双手攀上了黄明的脖子,两条玉腿也缠上了黄明的熊腰,下体也紧紧地贴上了黄明的小腹。这样来,就变成妈妈整个人都贴到黄明身上去了。

  黄明似乎不为所动,依旧不紧不慢地继续他的时浅时深的抽锸。

  "坏蛋好老公哦小马蚤货要啊哦不要这样慢慢的亲爱的狠狠干你的小马蚤货啊老公我求你了"妈妈着急起来,缠在黄明腰上的玉腿开始用脚后跟轻踢黄明的屁股,以求他快速地抽锸,妈妈的下体则开始迅速地主动上挺,以求得黄明更深入的给予。

  "哈哈看你以后还捉不捉弄老公了好我来了"看了妈妈哀求的样子,黄明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只见他突然抱起妈妈下了床,在妈妈脸错愕的表情下,来到床沿边。由于妈妈的床比较矮,大概只有70厘米高,黄明站在地上,r棒离地足足有1米。

  b3免费电子书下载

  在妈妈不明所以的注视下,黄明猛地将妈妈放躺在床沿,自己则站在地上。

  整个过程妈妈的双腿紧紧地缠着黄明,深怕大r棒抽离而去。只见黄明双手抱住妈妈的屁股,低吼了声:"宝贝儿!我来了!"随即奋力地抽锸起来。

  由于高差的问题,妈妈整个人变成下高上低了,头部和上身躺在床上,下体在黄明的抽锸下,水四溅。妈妈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姿势,又是兴奋,又是刺激,快感滚滚涌来。为了让快感更强烈些,妈妈的双腿死命地绕住了黄明的熊腰,以便抽查能够更深入些。

  "哦哦啊天哪老公太棒了这个姿势太爽了哦我太爱你了你真是太棒了"妈妈的快感浪接着浪,没有了老公和我的牵绊,妈妈变得肆无忌惮起来,滛叫的声音越来越大。此刻,对于妈妈来说,什么道德,什么家庭,全是次要的,这刻,她只要黄明只要快感。

  在黄明奋力地抽锸下,我看见妈妈||乳|白色的滛液在黄明大r棒的抽锸带动下,沿着"地势",由荫部顺着屁股背部,流到了新换的床单上——唉!真苦了这刚换的床单啊!

  "哦老公你太棒了这样高嘲马上要来了哦不行了我要死了太爽了哦哦啊"从未经历过的姿势带给了妈妈强烈的快感,只见妈妈放肆地浪叫几声后,绷直了身体,高嘲迅猛而至。

  "哦哦老婆你太马蚤了哦我也要射了嗯嗯哦"黄明对着眼前的尤物也把持不住,在妈妈的荫道里再次灌注了他的子子孙孙。

  在里面强烈的视听冲击下,我明显感受到了阵来自下体的哆嗦和来自大脑皮层的舒坦。我这是怎么了?我越来越陷入这种偷窥而不能自拔。这是我的亲生妈妈啊!她是在做有损于家庭声誉的事啊,我却沉迷于此。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如此的乐此不疲呢!唉!不去想了!我似乎越来越热衷于妈妈和黄明的偷情了

  卧室里,妈妈和黄明已经相拥入眠了,他们确实累了。

  我在门外静静地待了2分钟,内心平静了下,现在已经上午10点多了,我知道,该是离开的时候了。我轻手轻脚地出了门,向小刚家走去。

  下午5点半我才回的家,妈妈正在烧晚饭,黄明已经不在了。看看妈妈,脸的疲惫样,却掩盖不了眉目间的志得意满。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妈妈的卧室去,已经收拾干净了。呵呵!床单变成款灰色条纹的了。看来妈妈今天战斗激烈啊!

  换了2套床单。

  晚饭后,我洗澡准备被睡觉,拿着脏衣服准备丢到洗衣机里去,居然发现洗衣机里有要洗的东西,是床单,3套——天哪!妈妈他们白天到底激战了几个回合?

  第13章过年

  充满激|情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马上要过年了。物流公司接近年关反倒很忙,都赶着在过年前将各地的物资运输到位,所以爸爸直到腊月廿六才回到家。

  b3免费

  妈妈也很忙,由于公司需要发放过年物资奖金,整理各种财务数据报表,妈妈也常常忙到很晚。可想而知,作为老总的黄明,这段时间的各种应酬迎来送往也会让他忙得焦头烂额。

  因此,这段时间反倒清静下来,妈妈每天早出晚归朝九晚五的,也看不见黄明的身影,家里倒也相安无事。这样来,我倒有点不习惯了,好多天没有看到妈妈他们的"激|情戏"了,心里还真有点想。唉!我是不是真是犯贱啊!

  这几天晚上妈妈直紧锁眉头,似乎有心事,我也不好问。直到爸爸回来了,我才知道了原因。

  原来,妈妈自从前年和爸爸来到这里投奔黄明,算上今年已经3个年头没有回过老家了。对于爸爸来说,爷爷奶奶已经不在世了,这倒也罢了。但是外公外婆还在,作为女儿,妈妈对父母老家的思念可想而知。经过这近3年的打拼,家里以前欠的赌债已经还清,不用再担心有人半夜上门追债。因此,妈妈和爸爸商量,今年过年回东北老家趟。

  爸爸本来就好出风头,想到现在债已经还清,回老家又可以和以前的狐朋狗友吆五喝六了,当即同意。

  第二天,我们家就踏上了回东北老家的火车。路颠簸,终于在廿九下午赶到了外婆家。途中,我曾有意无意地问道:"黄明叔叔回老家吗?"妈妈原本由于归心似箭而兴高采烈的脸色突然黯,蹙眉说道:"公司的事情很多,他走不开"看得出,妈妈是非常在意黄明的,再观坐在旁的爸爸,依旧副大大咧咧事不关己的样子,悠然地磕着他的瓜子。唉!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回到老家后自不多说,自然是片祥和安宁,外公外婆自然是喜不自禁,妈妈则每天忙着外公外婆忙着过年的事情,这几天真正是"贤妻良母好女儿"!没有了外债爸爸腰杆也直了,每天东荡西晃,找以前那些狐朋狗友海吃胡喝。外公外婆对此颇有微词,吃饭时委婉地和爸爸提出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了,反倒引来爸爸大声的反驳,最终不欢而散

  我成了最开心的个,所有的人都宠着我给我买玩具,在外婆家的几天真的是高兴坏了。

  大年初二这天上午,我正在门前雪地里放鞭炮,突然有人从背后把我猛地抱起,高高地举了起来。惊吓之余我回头看。哈哈!原来是黄明!

  "老爸!"见到黄明我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他对我还是很好的。

  "嗯!"黄明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下,笑着答应了,把我放了下来,左手塞给我个大红包,右手递给我两盒包装好的玩具。我高兴得那个劲儿啊!马上拉着他的手向外婆家走去。

  "妈妈!妈妈!老爸来了!"我兴奋得过了头,脱口而出句"老爸"!

  门开了,妈妈俏丽在门口,我看见妈妈的脸色由脸的不可置信变化到欣喜万分,再转到娇羞不已,嗔道:"什么老爸?是叔叔!你怎么来了?不是说那边事情多,回不来吗?"妈妈口气说完,前半句是在数落我在这个场合这个地点的用词不当,还好没人听见,后半句是对黄明说的。

  "呵呵!你说呢!在那边想了想,发现有比工作更重要的人于是就开车回来了!"黄明深深地看着妈妈。

  家里开着暖气,妈妈这时穿着紧身的单衣,虽然围着围裙,仍然不能掩盖妈妈丰满有致的身材。听了黄明的话,妈妈的俏脸瞬时红了下来,略微停顿,妈妈轻声说道:"站在外面干嘛?快进来,外面冷!"进去之后,外公外婆爸爸都围了过来,黄明拿出礼物拜了年,阵寒暄之后,留下来吃了中饭才走。黄明临走的时候,对爸爸妈妈说:"回家了就多待几天,公司那边也没有什么特别急的事。不过,陈哲可能要稍微早点回去,你也知道,物流公司般初八就要开始跑了。曼婷和乐乐可以多住几天嘛!"爸爸马上赔上笑脸,个劲儿地表忠心,说定在初八前就赶到公司上班。

  b3免费电子书下载

  客套之后,黄明起身走了,爸爸谄笑着直送了出去。我看见妈妈脸的恋恋不舍,想送又觉得这不该自己做的。只见她微蹙秀眉,眼睛深深地望着黄明的背影,直至门关上。

  接下来几天相安无事,只是妈妈似乎总有心事,个人的时候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大年初五早,我刚刚起床,就看见爸爸气呼呼地在收拾东西,妈妈则站在旁冷眼观望。没多久,爸爸就出门了,也没有和任何人打声招呼。事后我问妈妈,原来爸爸居然自己回去了!

  出什么事儿了?

  妈妈和我说,我们还要在外婆家待几天,好好陪陪外公外婆。初八坐黄明的车回去。

  坐黄明的车?什么意思?意味着黄明也还没回去,到时和我们起走,开他自己的车,那不是变成自驾游了?我的心思马上转了起来,隐隐约约中我知道会有好戏上演。

  初八这天,我和妈妈吃过早饭,收拾停顿后就看见黄明的陆虎开了过来。黄明帮着妈妈把行李拎上车子,在外公外婆的千叮咛万嘱咐下,妈妈含泪上了车,我也挤了几滴眼泪,黄明个劲儿地宽慰外公外婆,终于,汽车发动了

  妈妈今天明显是打扮过了,脸上画着淡淡的妆,长发向后盘起,显得妈妈异常妩媚。妈妈今天穿了件浅绿色的大衣,里面只穿了件低胸的白色紧身衣,若不是黄|色的丝巾点缀着,妈妈的前胸肯定是春光灿烂,即便如此,妈妈深深的||乳|沟仍然完美地显露出来,不过,这样来,若隐若现的感觉更是美妙。妈妈下身穿了条黑色的连裤袜,显得妈妈腿部的修长笔直,在同样黑色的10厘米高的高跟鞋的衬托下,妈妈的颀长的身材更加完美地凸显了出来。整个人看去,妈妈显得优雅而又风情万种。难怪黄明见到妈妈时脸的惊叹,眼睛都直了。

  妈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则坐在后排。这车真是宽敞,我在后排翻来翻去都没事。

  路上妈妈和黄明有说有笑,黄明不时讲几个笑话,逗得妈妈花枝乱颤,扫前几天的忧郁。

  车子上了高速后,黄明突然对妈妈说道:"我们这次回去就算是自驾游了,反正也不赶时间,我想这趟刚好去沈阳天津青岛南京去逛逛。你看呢?""那不是绕路了吗?"妈妈脸的迷惑。

  "呵呵!难得出来嘛!当然要好好玩玩了!这几个城市还是不错的!咱们起出来玩的机会比较难得啊!"黄明似笑非笑地看着妈妈,说道。

  "随便你!上了你的车,只有由着你了!"听了黄明的话,妈妈突然明白了黄明话里的含义,脸色红,害羞撒娇起来。

  两人耍花枪当我不存在吗?

  "呵呵!乐乐!老爸这次带你和妈妈好好去玩玩,有好多地方,好不好?"黄明扭过头对我说道。

  b3免费

  "好啊好啊!"我当然乐意了。方面有得玩,另方面,呵呵,看了妈妈的表情,我知道定会有好戏上演,我怎么会错过?

  到沈阳已经是下午2点了,在黄明的推荐下,我们直奔沈阳故宫。

  现在想来,沈阳故宫不是很大,但在当时看来,沈阳故宫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建筑群了。我走在里面,兴奋异常,到处乱跑,导游小姐不时地追着我,生怕我跑丢,嘴里笑着对妈妈他们说:"您俩的小公子还真是够淘气的!"结果招来黄明爽朗的"哈哈"大笑,妈妈则脸的害羞,狠狠地斜了黄明几眼,却没有反驳。

  正月的沈阳还是很冷的,妈妈只穿了件大衣,下半身只穿了薄薄的丝袜,不会儿就冻得嘴唇发白了,虽然妈妈在偌大的故宫里是道最美的风景,但时间长,妈妈也忍受不了严寒,开始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了。

  这时,黄明靠上前去,温柔地说:"很冷是吗?"妈妈微微地点了下头,楚楚动人的样子真让人怜惜。只见妈妈犹豫了下,看了眼在旁边嬉闹的我,突然下定决心似的,抿嘴,挪到黄明的正对面,分开黄明没有扣上的大衣,双手环上了黄明的腰,然后整个人紧紧贴了上去

  黄明惊呆了,他没有想到妈妈大庭广众之下我也在场的情况下居然会这么主动,犹豫了片刻,马上配合地将大衣裹住了妈妈,再紧紧地抱住了妈妈,温柔的问道:"这样好点了吗?""嗯!"妈妈的脸顿时红了,她将脸埋进黄明的胸膛,轻声地答道。

  我瞧在眼里,也是大吃惊。妈妈怎么这么放得开了?这么旁若无人,就不怕我看了怀疑,告诉爸爸吗?当然,我瞄了眼就马上把目光移开了,装作没看见样。

  不会儿,妈妈仰起了头,对还在旁玩耍的我说:"乐乐!妈妈今天衣服穿少了,在老爸身上靠靠,取取暖。要么你和阿姨去玩吧。我和你老爸待会儿在车上等你。""哦!好的!"真奇怪,妈妈似乎对她的行为毫不介意。妈妈都不紧张我倒是很紧张,我赶紧拉着导游小姐走开了。

  5点多我才意犹未尽地走出了故宫,和导游小姐告别后,向黄明的陆虎走去。

  我直接拉后座的门,锁死了,打不开。我敲了敲门,半天没有反应。但是车子却似乎晃了下。黄明的车膜贴得很黑,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正当我手足无措的时候,车门开了。黄明慌慌张张地走出来,拉开了后排的车门,嘴里解释着:"我和你妈都睡着了,没有听见。快上车吧,别冻着了。"上了车,我才发现妈妈正在副驾驶座上梳理头发,奇怪!妈妈刚才还是头发盘起的,怎么现在这么乱了。妈妈的脸红扑扑的,呼吸也有些重。

  车子发动了,我猛地注意到黄明的脖子上有个淡淡的唇印!呵呵!原来如此!看来,刚才妈妈和黄明在车上好好地温存亲热了下,不想却被我打断了在明白原因之后,我的心里却有些怅然若失,似乎没有看到刚才精彩的片段很是遗憾。我还真有些变态!

  在沈阳市区吃完晚饭已经晚上快8点了,只听黄明说道:"今天也晚了,就不去逛街了。我在沈阳订了个好的房间,你们俩定想不到的。走吧!"在我和妈妈的疑惑中,车子驶向了郊区。大概40分钟后,车子开进了片风景秀丽的山区。不会儿,个山庄酒店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它是靠山建造的,整个酒店大气而又温馨,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环境很美。

  在办理了入住手续后,我们居然再次驱车往酒店后面开去。后面居然有好几幢别墅!错落有致,气势非凡。

  我们住的就是别墅!

  这是幢二层别墅,里面装修得大气豪华。房间很暖和,妈妈进门就脱掉了她的大衣,紧身的恤勾画出妈妈完美的曲线。妈妈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东看看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