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比心(1/2)

加入书签

  寒夜翻了翻白眼,“嫂夫人这是在夸小乐吗?”

  “别侃了,我知道一个秘法,可用药物调和墨水,十天清洗不掉。”怡然此时的表情,让寒夜一阵恶寒。寒夜毫无阻塞地从这个表情联想到用冰糖葫芦诱拐小孩的人贩子。

  “十天后呢?”寒夜小心翼翼地问道。

  怡然无趣地瞪了寒夜一眼,“十天后若无我配应的药物清洗,到第二十天,便再也无法清洗了!”

  “那好,劳烦嫂夫人立马帮小乐调出来一份。”

  怡然领着寒夜翻过山去,一路不少人看到。都只道嫂夫人舍不得古小乐,临行要好生道个别,没见一向款款莲步的嫂夫人都在疾步走吗。

  山脊上的几处瞭望塔见嫂夫人前面跑着,后面跟一个画得像熊猫的男子,二人追逐着往西南角跑去,也未多想。近rì关于嫂夫人看上一个后生的话已传得岛上人尽皆知。

  寒夜心头有些惴惴,若那尾鱼没有了或者死掉了,可咋办?

  幸好到了那里的时候,提起来一看,还是好好的。

  寒夜心头大石放下,将已经封好的半指节长麦秆粗细的油纸放进鱼口塞进肚里,再将鱼放进海中。鱼转了个圈,沉入深海游走。

  怡然疑惑地看着寒夜,他为何只留了“沉船,浪涌”六个字?

  寒夜收回眺望远方的目光,“嫂夫人,小乐去后,你自己要当心些。”

  怡然扁了扁嘴,“小乐未出现的时候,我不一样过活?”

  正午时分,浪涌队上了一条快船。

  别过逍遥寨众人,往薄雾中行去。

  寒夜回头,还依稀看到远处椰子林后那浅浅的身影。一阵难以抑制的感伤升起,立马又被新的问题淹没。逍遥寨船只回岛有导航设备,那远行又凭什么保证不会触礁?

  寒夜正自不得其解,索一声拉长的破空声,直直从刚才船坞方向shè来。寒夜眼尖,电光火石间看得是一支手臂粗带着绳索的铁箭,飞过快船,几息后听得噗一声,显是铁箭shè中了目标。大海中,还有什么东西能让铁箭shè中?

  突然见绳索被一股力往后拉,不一会儿成了直线。

  寒夜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船坞旁边为何突兀地横着一根木头,原来是借着午时正的投影为强弩指引方向!

  神算子正站在甲板上,眼角打量着涂着黑白两sè条纹墨水的寒夜。“古小乐,嫂夫人为何给你涂成如此模样?”

  神算子话音一落,别的人立马哄笑一片。

  寒夜从旁边水桶里掬了捧水在脸上胡乱抹了下,毫无褪sè。“还有二当家不知道的事,嫂夫人担心小的祸害别的女人,所以给小的抹上了这特制的墨水……”

  神算子嘴角闪过嗤笑,嫂夫人实在下作。

  别的人又是一阵幸灾乐祸。

  “弟兄们别顾着说笑,两边注意划桨,沿着这跟绳索,快速前进!”神算子走到船头,摇着鹤尾扇下了指令。

  雾气渐浓,在浓雾中行了一里多,看到一块露出水面的礁石,两根铁杆夯在礁石上,固定着一块高高的厚木板,铁箭正扎在上面,上面还有其他好几处箭孔。神算子一个鹞子翻身自船头落到礁石,拉着绳索弹了三下后,取下铁箭解开绳索,几息后,绳索开始往shè来的方向退去。

  神算子将铁箭带回船上,“扬满帆,西北,全速前进!”

  寒夜自知神算子多半受了陆行照会,这一路不会让自己好过。所以总是一有空闲便与别人坐一起唠嗑拉近关系。

  别人只听说古小乐有sè心没sè胆,没想这个家伙还很会做人,半天功夫就与另外二十四个浪涌兄弟打成一片。

  神算子躺在顶棚上假寐,将一众人闲话听在耳里。人,果然是要分三六九等的。

  离开铁箭引路的海域,快船继续在薄雾中航行了十多里,也不知道雾从何处升起,竟然经久不散。

  入夜时候,天空乌云密布,雷电叫加着越来越低,一闪一晃的光亮照得激浪如同鬼魅。

  尘世中当然有一些人完全不在乎生死,但是在如此天威的笼罩下,说不害怕,也没人信。

  神算子眉头紧皱,两边船舷各十三个人,奋力向前划桨。

  寒夜一边摇着桨,一边也不禁害怕,这一道雷电若是劈到船上,那可真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好在总算有惊无险的越过了这一片海域,船上二十六个人放下桨彼此鼓掌相庆,很有种逃出生天的劫后余生之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