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雨(1/2)

加入书签

  雪原不冰湖。

  天青发套,紫se发钗,蓝白云纹衫,蓝白百叠裙,红se织腰蕙头绒线,面上黑se丝纱掩了耳颈,只留眉眼露在空气里,透着微微的疲惫。姜雪月提着裙摆光着脚丫走在湖沿,不时踢一脚水带起一片淋漓的水珠,向前洒去又带起一片稀落的水珠溅起,荡出一晕晕波纹散开,向远处的不回头的走远,荡到姜雪月小腿上的又荡回来,迎着迟来的一晕晕,一片舒心的混乱。

  湖风吹着姜雪月秀发,不时有几丝丝横过眉眼间,说不出的倦怠可人。

  雪娘,怎么这么久都没来?寒夜觉得安心,醒里梦中,安心的感觉让人信心满满。

  上次的事情若能再来一次,雪娘我,就不用再束缚在你心海里了……姜雪月低着头看脚丫踢起水珠,裙摆下打湿了些,浑不在意,声音很轻,几乎被湖风吹散。

  寒夜心头疼痛。雪娘,你怎么了?

  一千二百年,漫长得让人都遗忘了疲惫。如你背上的泣血剑,何其深的怨恨,怨恨得让住在你心海里的我都觉得寒气袭人,却在恍惚间,泣血剑怨恨的却是自己……姜雪月送开手,裙摆掉到水里被水浮起,姜雪月淡淡地看向寒夜。寒夜,不得不承认,单凭你自小抵抗住泣血剑的怨恨之气,论心志之坚定,世人难出你右。

  雪娘……寒夜心口堵得慌,被姜雪月看住越发无措。

  也全赖寒夜你心志坚定,雪娘我这样不祥的怨念才能在你心海寄生这么多年,才能没害死你……姜雪月说着,不由得仰头看向天空,永昼的不冰湖,永灰暗的天空。寒夜,也不知道,你遇到我,是你的不幸,还是我的不幸……

  雪娘!寒夜慌乱的心蓦地又安然起来。寒夜只知道若没有雪娘,那次溺水寒夜就已经死去;到如今寒夜长成自己欣赏的样子,也得益于雪娘的督促。在寒夜,不论幸与不幸,寒夜无悔。无悔那ri心血来出炭笔和纸,用他特别的字形留下一张便条,写好压在石桌上。

  “戚姑娘,寒夜与云清,花无雨二人去方宅主持改建,你不必去了,留下来一面护好冷无霜小青周全,一面合你们之力尽早做好服饰。寒夜笔。”

  出了大门,寒夜就街边买了几个热包子。递给花无雨,花无雨微笑没有接过:“在街上吃东西,可没个女人样子。”

  递给云清,云清摇了摇头:“在街上吃东西,可没一个修罗样子。”

  寒夜翻了翻白眼,取出两个几口吃了,将剩下的抛给了路边游走的一条流浪狗。

  不几步到了方宅前,马平川果然已经到了,一边是四五十个匠人打扮的男人正三五成群的唠嗑。

  方一竹陪着父母站在大门外,见寒夜一行到来,点头示意。

  马平川见寒夜一行到来,立马高兴的迎上来。“寒老弟,老哥一时也只拉到五十个匠人,已经管过早饭,立马可以开工。”

  花无雨折腰礼过。

  寒夜见马平川眼里血丝,“马老哥,话不多说。他ri若用得上寒夜地方,吩咐就是。”

  马平川挥挥手,“寒老弟说这话就见外了,你来,老哥将你介绍给匠人们,就该回去睡觉了。对了,也不知你们是否懂这一行行情,普通匠人,一天的雇佣费二两银子已经是最高的了。”

  寒夜点点头,一行三人随了马平川到匠人们跟前。

  “各位师傅,这位就是你们的主顾寒夜寒公子。马某人很感激你们能如约到此,寒公子是马某人兄弟,今ri你们给了马某人面子,马某人自有计较。”马平川冲众人周报一拳,“现在此地没马某人事了,马某人先告退,你们主雇间自己商量。”

  马平川说完跟寒夜低声道:“老哥回去安排点人手来此维护下,也随便帮忙。”说完,马平川就走了。

  寒夜示意花无雨做主,花无雨眼se询问下,寒夜走前一步,“各位师傅,现在我们这边的账房给你们布置任务。”

  一众匠人都看向一身白装的云清,虽是惊讶于此人如此俊俏,倒是面冷话少,不像个账房呀?对这些匠人而言,若是美人还可多看几眼不亏,若是美男子,多看几眼不是耽搁了做伙计的时间?

  花无雨上前一边,站在寒夜身边,“各位师傅,你们将接的活计时间紧迫,我们东家给出三两银子的基础工钱。所谓基础工钱就是,只要你做了,你就能拿到。之外是,在三天内完成活计,我们东家会额外给各位师傅一天的工钱。还有,若是活计完成得漂亮,我们东家再额外给一天工钱。做工期间,我们东家管吃喝,每顿四人份四菜一汤加每人二两好酒。”

  匠人们听得楞了,这是哪里的东西,怎么会给出这样的优厚的待遇?会是什么改建活计,要雇佣费用怎么会这么多?

  匠人们欣喜着彼此交谈,虽说昨晚那么夜深被神卫营分舵主找上门半求半逼的让推掉手里活计来这做事,心里碍着来人分量勉强应,心里实在不高兴,但是这时听到这个和蔼的女账房这样说起,待遇竟然这样好!

  “账房先生,你们东家是谁?”

  “女账房,你们需要在多少天内完成活计?”

  “账房先生,请问我们还可以叫点朋友来吗?”

  ……

  花无雨压下手,微笑道:“我们东家就是你们身后的方一竹方公子。”说着扬手指向大门边的方一竹。

  匠人们顺着手指方向看去,竟然是穿着略显寒碜的破落方家的书生公子方一竹!都不免失望和气恼起来,这个女账房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吗?

  方一竹没想到花无雨竟会如此说,事到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了,走到寒夜身边,跟全匠人抱拳示意。匠人们没jing打采的敷衍着回过礼。

  花无雨看在眼里,也不不恼。“我们东家方公子是读圣贤书的书生公子,不喜沾手钱财这样的俗务,所以交与花账房我处理。”

  寒夜示意方一竹,与其一起走往大门边,见过二位长辈。四人一起走进大门。

  云清反手拿着剑站在花无雨身后,花无雨又道:“蛇无头不行,各位师傅是不是推出几个领头人,也好本账房安排下任务?”

  众匠人爱理不理的彼此大眼看小眼。

  花无雨见状,从腰兜里一叠百两银票取在手里,抽出两张捏在手里,近处的匠人看得真切。“给位师傅推出几个大家都信得过的匠人,这二百两银票先去兑成银子每位师傅支付二两,下午手工时候,再支付剩下的一两,如何?”

  匠人们又是欣喜起来,都说破落方家,没想到方公子的账房先生随手就能掏出一叠银票来。众人推出三个有名望的中年男子做领头人。

  三个人都是壮汉,透着厚道的模样,小心的走到花无雨跟前:“花账房好。”

  花无雨微笑应过,“三位师傅,请问贵姓?”

  为首一个咧着嘴憨厚的笑了笑,“张大罗,会写字。”

  中间一个道:“冯一山。”

  强奸班主任金洁吧

  另外一个道:“孔山峰。”

  花无雨一一点头,“这样,张师傅,你将在此的匠人做一个人员统计,我们好依名字发放银子;冯师傅,孔师傅,你二人拿了这银票去钱庄换成银子,再到此分发给众人。”

  张大罗高兴的自自己破烂的褡裢里取出炭笔和一叠旧书理成的纸张,一个个记录起来。

  匠人们一边看张大罗做记录,一边看冯一山孔山峰二人怎么应付。

  花无雨想了想,又道。:“是本账房准备不周,本账房给二位师傅四张百两银票,劳驾二位去换做现银。以备再有师傅加入时可够支付。”花无雨说着,再抽出两张百两银票捏在手里,递给二人。

  二人看着银票,一时眼睛直了,却不敢接。“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