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马战大赛(中)(1/2)

加入书签

  双拐枪只有制式长枪一半不到的长度,因为双拐缘故,却也遮挡便利,而且长枪去势易老,双拐枪谋定而后动,往往让对手来不及回枪格挡。

  再说青白修罗二位新起之秀。传闻玉面修罗玉树临风若神仙入尘,一看便知确实。却未听闻青白修罗二人jing于马战的。玉面修罗驾白马绕场跑圈,自己长枪短箭也不带,就拉着把弓连shè。与他对局的人,几乎都是主动弃权放弃比赛的。何故?

  你若被对手箭箭都往耳垂、束、腰眼边招呼,也就算了,可奈何只能做活靶子被对手shè,总赶不上交手。就只好主动认输了,要不然对手不小心shè偏了一点,自己不久憋屈死了吗?

  玉面修罗的骑shè之术,是连裁判也要站起来呼好喝彩的!

  乐东翔正是西赛场的裁判之一,听闻陪在自己身边,骄傲地微仰着头的宝贝女儿道:“玉面修罗云清,月明亲授骑shè之术。父亲,还成吧?”乐东翔怜爱地拨了拨乐月明长长的辫子。“月明实在是个良师,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

  听闻西赛场玉面修罗云清骑shè之术jing湛异常,醉酒卫神与君无涯、胡清堂并着马饮江都抽空过来仔细鉴证了一番。几人都不约而同被震住。要说骑shè之术,难在自己奔马跑动,也难在对手奔马跑动。对于个中高手而言,这都不是难题,玉面修罗让几人震惊的地方是,不论自己是什么跑位对手是什么跑位,去箭几乎都是一个姿势!耳垂、束与腰眼边!这份心力计算与笃定,太出乎意料。

  这个时候乐东翔就会笑眯眯过来探讨几声,不忘随带说下:“小女顽皮,有幸做了玉面修罗云清骑shè之术的一技之师。”

  玉面修罗白马白衣,拉弓放箭若飞火流星。惹得看客中男女老少惊呼连连。

  “无霜姐姐,云公子怎么可以这么俊这么风流潇洒!”小青摇头感慨,冷无霜也是微笑着摇头,并不言语。

  乐月明甩了甩长长的辫子,“说得也是,好处都让云公子占住了,青白修罗中的寒公子可怎么是好?”

  其实青衣修罗寒夜引起的话题也并不比玉面修罗少。

  斩杀绵里针、睚眦必报,击退天南一剑、勾魂夺魄的青衣修罗名头正盛。

  江湖传言青衣修罗其人,貌不出众,神不惊人。还道会是什么样子,原来果然是如此貌不出众神不惊人的样子。

  青衣修罗座下黑白马一出场,便远远盖过了青衣修罗其人的吸引力。

  能报名马战大赛的人,多少识马懂马。往生集的百姓也不遑多让。

  好不容易观众静下来,青衣修罗一出枪,又引起了一阵善意的哄笑。

  武曲阶青衣修罗寒夜,江湖新生一代的领头人,虽然声名鹊起,但是握不稳手中长枪,也是可以理解的。所谓门门通,样样瘟。

  但是几场淘汰赛下来。这些人又都傻眼了。

  醉酒卫神与四大马场家主又都抽空来南赛场鉴证。

  若说玉面修罗是以绝对实力逼退了每一个对手,那么,青衣修罗就是以绝对运气的成分将对手击落下马。这是不少看客的观点。

  醉酒卫神贪狼阶巅峰的眼力,与四大马场家主在马背上爬半辈子的眼力,却看出青衣修罗颤抖的枪势所具有的威慑力。

  连自己都不确定枪会点到哪儿,又如何叫对手有效接招?

  每个被青衣修罗击落马下的选手下来后都心不甘,道:“一不小心,着了青衣修罗的道!我只是差一点就击败他了!”

  永远不要将任何人一系列的成功都归功于运气,运气是出奇制胜的天赐,常态的成功,绝对不是因为运气一直陪伴。

  君无涯很是高兴,“各位,看出寒小子所使枪法没?犬子莫笑亲授的君家乱醉枪。”

  惹来另外三位马场家主冷哼。

  醉酒卫神满意点头,自回西赛场主持。常言道,心无旁骛才可登堂入室。寒小子心志甚坚,观世间纷纭也能毫不动摇,这才是他能将乱醉枪额外挥的关键。

  世上事,成败虽不尽由人,但成败双方总有是成败都有理由的。若空来风,总有因由。

  是夜,马家馆从人按名帖,将大赛前六十名全请到马家馆内住下。并在街头街尾摆下宴席招待逗留的江湖朋友。

  旭ri平原的好客之名,早已随着马战大赛传遍江湖。此番正是应景。

  马战大赛马战饮酒的氛围太强,除了旭ri四大马场外,别的选手间都经此平添一份情谊。而四大马场的选手因为担负着各自马场来年的收入压力,彼此很少招呼,至少在马战大赛期间。连四公主三公子彼此都刻意要生疏一些,免得家族里的长辈抓到话柄嚼舌头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