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想通了】(1/2)

加入书签

  赛特问了一句之后,突然目光朝着门口看去,待见到是卡德与肖恩两人之后,神态松懈了下来,对两人打了个手势,让两人坐下。

  甘道夫见到卡德,嘿嘿笑道:“外面好玩么?”

  卡德坐下之后,满脸的疲倦,摇着脑袋:“那些家伙越来越是过分了,把我们拦着不准走,说是要赛特出去见他们,幸好凯奇大人遇到了,这才驱散了他们……”

  肖恩也是愤愤不平,嚷嚷着:“都告诉他们几次了,我们并不是永恒佣兵团的正式成员,那些家伙欺软怕硬,拦着咱们的时候气势汹汹,仿佛要吃了咱们一样,待凯奇大人出现,却又马上换了一副嘴脸,唉,希望凯奇大人能够多传授我一些武技,等我实力大增的时候,也不用受这些脸色了……”

  肖恩与卡德这些天得到凯奇的指点,实力有了进步,隐隐快要突破到初级武士,相较于普通人来说,是颇为厉害了,只不过对于以实力为尊的佣兵,却又不够看,不过他与卡德年龄还小,如果一直得到凯奇的指点,等到了那些佣兵的年龄,实力肯定会远远超过那些家伙的。

  赛特听了两人的话,眼里闪过一丝怒火,安慰了两人几句,转脸看着甘道夫:“看来你猜测得不错,他们真的开始忍不住了……说说你的想法,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甘道夫看了赛特一眼,脸上现出一丝怜悯:“刚才都给你分析得差不多了,你怎么还……”赛特瞪大了眼睛,大声说道:“快说!”

  声音很大,甘道夫见到赛特要发火,也不再敢啰嗦,苦着脸:“都说了亚瑟用的是阳谋,并不是针对咱们,我猜想,过不了几天,他就会搞出凭借实力争夺名额的戏份出来,为了表示公平,甚至可能是两个名额,凯美瑞的名额,也会是其中之一……”

  赛特还没说话,卡德就热嘲冷讽起来:“甘道夫,那天在野火佣兵团的驻地的时候,你大概是睡着了,凯美瑞与那个总督关系那么好,而且凯美瑞的佣兵团是四级,他的名额,根本就是无可争议的,亚瑟根本就不会这么做的……”

  赛特听了甘道夫的分析,自然清楚亚瑟要做什么,看着卡德的目光就带着些可怜了,肖恩虽然不清楚他们谁说的对,不过相较卡德来说,他比较记教训,在多次被甘道夫捉弄及嘲讽之后,他明白甘道夫这家伙不仅脑筋灵光,嘴巴上也是了得,跟他对着说,只有自己吃亏,所以他也向卡德投过去一个怜悯的眼光。

  果然,甘道夫眉毛竖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个极为鄙夷的表情,抬着鼻孔对着卡德:“有时候跟你这样的白痴说话,我都会感觉到非常的痛苦,你以为你抓住了我的错误么?我这样完美的精灵会有错误让你抓住?不要跟我狡辩什么,最多五天,你就会明白自己有多么的白痴,所以,现在你给我闭嘴……”

  噼里啪啦一通臭骂,卡德连续几次想开口,都被堵在嗓子里,骂了好几分钟,甘道夫这才略微的停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从你刚才那一句话里,就可以知道你多么的白痴,政客会跟谁的关系好?他只会谁对他有用,就跟谁关系好,这关系是建立在利益上面的……唉,算了,不说了,跟你这种人说了也是白费……”

  他摇了摇脑袋,仿佛有些意犹未尽,卡德见他停了下来,准备反驳,被赛特用眼光制止了:“别岔开话题了,卡德,听甘道夫继续说下去!”

  卡德似乎有些不服气,不过终究安静下来,甘道夫斜眼看了一下他,继续说道:“这样的情况出现,咱们就无法躲着了,总是要出去面对……刚才我想了一下,这种情况非常的被动,若是今后大家不打算干佣兵了,那就很简单,直接不理会,顶多应付一下来骚扰的佣兵团,然后直接回去卧马镇,忍耐一段时间,这件事也就过去了,但是我敢肯定,今后佣兵团无论干什么,都会受到佣兵联盟的刁难,甚至会因这件事被取缔掉……”

  卡德眉头一皱,想要说话,不过看了赛特一眼,见到赛特露出思索的表情,也就没有插嘴,甘道夫又说道:“这是第一种应付的法子,第二种嘛,也很简单,既然你不想参与佣兵大赛,那就随意在亚瑟搞出来的事情里面应付一下,找个机会把这个名额让出去,这样咱们就不用牵扯到这争端里面去,这大约是最好的办法了,亚瑟并不是针对咱们,只要这件事开始了,我们就可以置身事外……”

  卡德与肖恩对视了一眼,脸上现出一些不以为然的情绪,不过还是继续听甘道夫说下去:“还有就是,干脆就趁势而为,把这个名额名正言顺的夺取下来,然后去帝都参与佣兵大赛,以咱们佣兵团的实力,想要弄一个好成绩自然是不难的……”

  说到这里,卡德与肖恩又是对视了一下,两人齐声叫道:“我们赞成这个办法!”

  甘道夫鄙视了两人一眼:“两个白痴知道什么?虽然你们对我提出了赞同,但不表明你们的智慧就变得高了……嗯,去参与佣兵大赛倒是其次,不过听说帝都是远比贝尔城更为宏大的人类城市,能见识一下倒也不错……”

  甘道夫最后一句话就流露出他的目的来了,原本他离开精灵王国就是想来人类世

  界见识一下,结果到了卧马镇之后,就滞留很长时间,等到姐姐与赛特回来,刚来到贝尔城牛顿与赛特似乎又要急着赶回去,对于他来说,很想去帝都看看,至于什么佣兵大赛,那是其次。

  赛特摇摇头:“去参与佣兵大赛麻烦太多了……”

  卡德突然咳嗽一声,打断了赛特的话:“赛特,我能说几句不?”

  甘道夫嘿嘿冷笑:“你这白痴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就别用白痴的语言来侮辱我们的耳朵了……”

  若是以往,卡德会跟甘道夫辩驳一番,不过这一次他的表情很严肃,没有理会甘道夫,想了一下:“永恒佣兵团对于我的父亲来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