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人心啊人心】(1/2)

加入书签

  【 shen 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赛特的住所左右,都是一些搬空了闲置的屋子,卧马镇并不是一个热闹的镇子,而赛特所住的地方,更不是卧马镇的中心地带,所以这里荒凉,也是自然的。

  这些没有主人的屋子都已经破败不堪,稍微的整理一下,倒也能住人,赛特的住所不大,牛顿胖子在牛顿的屋子右边的隔壁收拾了一下住下,而梦露与梅林安妮则是在隔壁的左边住下,甘道夫与赛特住在赛特自己的屋里。

  对于这几个打算长期留在卧马镇的精灵族及人类来说,这屋子不算好,最少能够勉强躲避风雨,精灵族天性|爱美,当然也只是暂时居住罢了,从梦露与安妮皱起的眉头看得出来,她们或许等安顿下来,就会对屋子进行一番改造。

  听见了噩耗的卡德等人伤心了一阵之后,就离去了,在镇上的少年们早已有了对坏消息的一定承受能力,不过赛特知道,很快这个消息就会传遍镇上,而自己也该去把这件事通知一下,顺便告诉他们,佣兵团并没有取消,并且针对原来佣兵团的事情进行一下了解,并把自己的计划说一下。

  第二天赛特起来有些晚了,长途跋涉下来,躺在床上的感觉,让他感觉到非常的舒服,所以就稍微赖了一下床,尽管如此,也才是天色刚擦亮而已,在他刚梳洗完毕正准备去镇上,这条幽静的小巷里传来了脚步声,赛特知道,是得知了消息的镇上的人来了。

  来的有十来个人,与卡德肖恩年龄的有三四个,其他的都是一些成年人,这些成年人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残疾,或者是少了一条腿,又或者少了一只胳膊,要不然就是走上几步路就气喘吁吁。

  这些人也曾经是佣兵团的成员,因为受伤了或者残疾了而退出了佣兵团,不过是因为出任务而导致失去了武力退役,所以每一次佣兵团任务的收获,都会多少给予他们一些生活上的资助,这也是佣兵团的传统,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他们的下场,所以,对于这样的规矩,没有任何人会说什么。

  在镇上,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或者可以这么说,佣兵团所以对整个卧马镇影响很大,是因为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与佣兵团有着牵连!

  来的人只有五六个,显然并不镇上所有退役的佣兵,很多佣兵其实已经只能躺在床上无法动弹,这些人或许是作为代表来询问一下而已,赛特把他们迎进小院,小院不大,站不下那么多人,几个少年只能站在门外。

  赛特正准备说话,为首一个少了一只腿腋下夹着一根拐杖脸上带着彪悍气质的中年男子开口问道:“佣兵团的人全部死了?听说是你亲眼看到的,说说是怎么回事?”

  这人叫做尤金,曾经是佣兵团的一员,据说他没有失去一只腿以前,除了阿拉贡之外,就数他的实力最强,赛特并不太喜欢这人,当年他还年幼的时候,阿拉贡及及佣兵团其他人对赛特进行救助,受到许多的阻拦,其中这个尤金就是态度最激烈的一个,用他的话说就是,赛特一个外来的人,凭什么能享受到他们一样的待遇?他们是为佣兵团做出了贡献的人,所以能得到佣兵团的补助,而赛特没有任何的贡献,也与他们一样享有这样的待遇。

  这种言论在镇上并不少,而绝大多数是佣兵团那些退役的人所提出来的,至于还继续在佣兵团的成员,反倒很少说这些。

  后来阿拉贡力排众议,又自己出了大头,才算是堵住了他们的嘴,赛特以前对他们很反感,不过稍微大了一些,慢慢也就想通了,这些人失去了生存能力,心里存在着危机感,所以对一些微小的利益就看得特别重,相反佣兵团那些依旧在服役的成员,却并不是那么计较,又过了几年,赛特也就坚持自己养活自己,再也不肯接受阿拉贡的支助。

  听到尤金这样问话,赛特微微皱眉,随即面色又变得如常,点点头:“是,我与几个朋友从丛林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了,他们似乎被偷袭了……”

  来的几人嗡一声低声议论起来,看向赛特的目光显得有几分怪异,这也怪不得他们惊异,丛林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能进入里面的,实力都很厉害,他们里面绝大部分受伤残疾,都是在丛林里受到的,所以听到赛特能进入丛林里,他们感觉到很诧异,赛特这些年来在镇外捕猎他们是知道的,不过因为与赛特有了当初的罅隙,赛特很少与他们打交道,他们也很少了解赛特的生活。

  尤金腋下的拐杖在地上重重的敲了几下,对议论的几人低声喝道:“噤声……”然后侧脸看着赛特,一脸的冷笑:“你与朋友?你什么时候有朋友了?”

  赛特眉头皱了起来,尤金与他一向不对付,两人在镇上见到的时候,一般都不会说话,尤金因为曾经是佣兵团的二号实力人物,尽管残疾了,却犹自趾高气昂,又因为曾经救过阿拉贡一次,平时里对佣兵团的在役成员说话,都透露着一种不知从哪儿来的优越感,如果他是来问佣兵团那些成员的情况,赛特会好好的跟他说的,并不会因为两人之间有着些许矛盾就不理不睬,不过这家伙两句话说下来,十分的不中听,所以赛特懒洋洋的垂下眼皮

  “我什么时候有朋友,似乎不管你的事情吧?”

  尤金脸皮一下子涨得通红,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咬着牙喝道:“你这小子好张狂,你忘记了当初没有佣兵团的支助,你恐怕早就饿死了……”

  赛特面色一下子冷了下去,他不提这个倒也算了,赛特不是个小气的人,也绝不是个大方的人,当初阻拦得最激烈的人就是他,还好意思提及此事,哼了一声:“佣兵团的支助,是阿拉贡大叔的帮助,而且,当初阿拉贡大叔是用他个人的收入帮助我的,我记得很清楚……”

  镇上的人都知道尤金脾气暴躁,所以很少有人愿意跟他争执,听到赛特顶嘴,若不是他少了一条腿,恐怕跳了起来,指着赛特:“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子,我只是问一句你什么时候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