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1/2)

加入书签

  “你藏了什么利器?”

  刑家宝一口应道:“牙刷。”

  他被缴获的利器,是一把掰断了的塑料牙刷,杀伤力比起审讯台上的铁勺,小巫见大巫。刑家宝拿出的牙刷,已经是比较尖锐的成品了,另外还有两把废品,此时正在竹竿男的手里。

  “阿龙,你说这人傻不傻,之前他心甘情愿被九爷耍着玩也就算了,可前天才被打得半死,难道那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自己挖了坑跳下去给九爷陪葬,我呸,真恶心人!”

  阿龙看着他手里断掉的牙刷:“那你为什么还要帮他。”

  “……我吃饱撑着,想看看他是怎么死的行不?”

  两个人都沉默了,都在心底替刑家宝感到不值。

  杜九这个人到底有多薄情,不只刑家宝,连他们也见识过了。有次彪哥蓄意报复,不敢明着找杜九,就暗地里找人堵了他们两个,打得他们跪地求饶才肯罢休。

  后来,当他们把这事告诉杜九时,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完全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阿龙,我们明天要用什么刷牙?”

  “用手指?”阿龙用食指在发黄的门牙搓了搓,貌似效果还行。

  竹竿男叹口气,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刚才没有厕纸,你是用哪只手抹屁股的?”

  “……”阿龙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其实杜九并非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绝情,只是曾经看得太多自相残杀的画面了,心生厌倦,不愿和任何人有感情纠葛,反正他也不需要朋友排解寂寞。简简单单的一个人,简简单单的活下去,挺好。

  所有当刺猬头出现他视线里的那一刻,杜九蹙起了眉头。

  这下真的撇不清了,杜九无奈地想着,完全没在意审讯室里争锋相对的火药味。

  “死娘娘腔!欠操找别人去,实在没人要你就找条公狗也行,不要动我的人!”

  刑家宝彻底把他哥给惹毛了,嘴巴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棍,牙齿把嘴皮磕破了,满口的猩红。

  刑耀祖见他躲也不躲,气得手都抖了。他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会有这个讨债鬼当弟弟,刑家宝在前面捅娄子,他在后面收拾烂摊子,多少次都想撒手不管或者掐死这混蛋算了。可是他真能不管吗?刑家宝深得家里的长辈欢心,他要是不管的话,不被口水喷死也被眼泪淹死。

  刑家宝失踪以来,他费了多少心思才查出下落,然后又动用了多少手段和关系,才可以掩饰身份来到这个岛上。结果他这个好弟弟,不但为一个外人跟他杠上了,还反过来对他破口大骂。

  刑耀祖气得眼睛都开始发红,手里的警棍就像雨点似的猛打下去。刑家宝破天荒地一下也没有躲开,就直挺挺就直挺挺地站着任他,痛了就哼两声,一辈子没见过的硬气,这个时候全部爆发了。

  “够了。”杜九叫停。

  他知道刑家宝身上还带有伤,即使没有,照这个势头打下去,非得把人打坏不可。

  刑耀祖已经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了,抬脚把刑家宝踢得蹲了下去,拎着警棍走向杜九:“闭嘴,我教训自家人,没有你说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