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1(1/2)

加入书签

  别乱来!我要回去了……”刑家宝怂了,夏明华在床上就是个荡妇。

  “呵呵,从前你也没少背着我出去偷吃,现在反倒有节操了?”夏明华撩起了他的t恤衫,抚摸瘀痕斑驳的腹部和胸膛,亲了亲他的嘴角柔声说:“可怜的孩子,被打得那么惨,疼不疼?”

  刑家宝本来心里就挺委屈的,听到他这么说更是委屈得快掉眼泪了。

  于是态度软化了,他从来就不是守身如玉的人,玩得最疯狂的时候,甚至怂恿夏明华和自己一起去参加性爱派对,只是后来痴迷于杜九,对别人提不起兴趣而已。

  他抱住夏明华的时候,自暴自弃的想:反正杜九也不给他压,不但不给,还被别人压了……

  “我等下要回去的,你别关着我。”刑家宝说。

  “成,难道我还能关你一辈子?”

  夏明华确实没打算长久关着他,心都不在了,空留着人有什么用?

  他只是要刑家宝和自己一样,众叛亲离!

  刑家宝当然不知道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被拍摄下来,他只想着快点完事,早点回家去见杜九。然后继续装孙子,要打要骂他也认了,杜九就是他的心尖肉,即使这块肉被人啃了一口,疼死他也万万不能割舍的。

  可是刑家宝没想到自己会错得那么离谱,在急救室门外,听完保镖把前因后果一说,他就用额头咚咚咚地磕向墙壁,最好把自己磕个半死,让人一并抬进急救室算了。

  他没能如愿以偿,磕了三下墙壁,被保镖给合力制止了。

  刑家宝满头满脸是血的蹲在地上,眼睛直盯着急救室门口,像只红了眼睛的狼崽子,生人勿近。

  杜九的身体多处受到打击性创伤,肩胛骨骨折,严重内出血,身上正插满管子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目前还没有度过危险期。刑家宝不眠不休的守在外面,是是非非对对错错他已经不管了,隔着玻璃墙祈祷,只要杜九能熬过去,让他以后天天吃素,减掉二十年寿命也愿意!

  刑家宝向来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从没为将来操心过,可是现在他把脸贴在冰冷的玻璃上,想着只要杜九能挺过来,就带他到国外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休养,顺便把证领了,刑家如果不能接受他和一个男人结婚,大不了他这辈子就不回来。

  如果能买个农庄就好了,再养几只猫猫狗狗,杜九喜欢花,就建个带有温室的花房给他,杜九懒惰,自己就勤快一点跟前跟后伺候着,杜九生气,就乖乖的让他打到消气为止……

  刑家宝想象着杜九懒洋洋的躺在草坪上,捂嘴打着哈欠,逗弄猫狗的模样,不自觉笑出声来。他明明笑得这样开心,可是玻璃上却沾上了眼泪。

  熬到天亮,危险期终于过去了,刑家宝来不及松口气,又是一阵晴天霹雳。

  有一批人来到重症监护室外,其中有两个是权威性的医生,他们要将杜九送回s城的医院治疗。

  刑家宝当场就发疯了:“住手!谁让你们动他,里面躺着的是我的人,你们凭什么自作主张!”

  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把他给摁住了:“这是大少的命令。”

  “我靠你祖宗!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