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1/2)

加入书签

  史晓峰和周笑依从浴室出来,一个同事也没看到。╔ ╗等了好一阵才见到熊经理,笑道:“他们都打麻将去了,我没兴趣,我们一起来品品日本的茶道吧。”

  史晓峰道:“真是服了他们,每天晚上在公司打不够,到这里还要打,也不怕小日本看笑话。”

  熊经理,笑道:“不会不会,日本人比我们更爱打麻将,麻将在日语中叫麻雀,现在也成了他们的国粹之一。”

  说话间熊经理带二人来到一间幽静雅致的“和室”——这是一种传统的日本房屋,整个房间被两面糊纸的拉门隔开,地面铺上叠席,因为叠席的大小是固定的,所以从铺的张数就可以知道房间的大小。

  熊经理对二人说:“在和室里不需要穿鞋子,赤脚走在灯芯草做的叠席上,就像徜徉在大自然中一样,感觉很好的。╔ ╗”

  周笑依道:“这间和室的空气好清新啊,真让人心旷神怡!”

  熊经理说:“不错,和室的设计挺科学的,有冬暖夏凉的特性。”

  史晓峰说:“我倒觉得这和室有点像我们的古装戏里的建筑。”

  熊经理笑道:“这就对了!日本的和室本就起源于我们汉唐时期的古建筑,尤其是借鉴了禅堂、殿堂的建筑风格。”

  这时一个穿着传统和服的年轻女子端着茶具,踏着日式小碎步进入房间,三人同时眼睛一亮,连周笑依都忍不住暗赞:好一个温柔秀美的日本女孩子。╔ ╗

  和服女孩清丽脱俗,眸子如湖水般清澈,身姿袅袅娉娉,令史晓峰立时想起了徐志摩那首《赠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

  和服女孩半跪在三人面前,开始表演茶道,她的动作轻柔,神情温顺,让人打心眼里舒服熨贴。史晓峰不自禁在心里拿来做比较:论相貌,这个女孩未必比周笑依更美,但周笑依一贯让自己尝够了强势的苦头,只是到了国外才有所改观。这个日本女孩一种天生百依百顺的气质,对男人来说又是另一种风情。

  周笑依就在身边,史晓峰可不敢放肆地饱餐秀色,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茶道的表演上。╔ ╗

  但见和服女孩小心翼翼将茶叶碾得精细,把茶具擦得干干净净,然后点炭火、煮开水、冲茶、抹茶,再依次奉给三人。

  史晓峰正要伸手接茶,熊经理笑道:“史兄弟,不是这样的,茶道有一整套规范的程序,你跟着我学——”

  熊经理恭敬地双手接茶,先致谢,然后三转茶碗,轻品、慢饮、奉还茶具。史晓峰对这繁琐的程序老大不耐,心想喝茶就喝茶,小日本还鼓捣出这许多名堂来。

  待三人都饮过了,和服女孩低头致谢,半跪着转身,收拾茶具,踏着小碎步离开和室。

  熊经理笑道:“史兄弟,你对日本的茶道有何心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