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八 最血腥的训练,最无耻的胜利(1/2)

加入书签

  经营了多年的梁山贼寇,早已经把周围的镇子给完全控制了。两大军团虽然早已经从资料上得到了一些类似的信息,提前做了一些防备,依然还是打了一场艰苦的战斗,才依靠着大量的人数,打下了一座不算大的镇子。

  “无名,为什么不出手帮助他们?”

  赵飞燕躲在水泊周围的高高的草丛中,有些不解的问着身旁的无名,刚刚的一场激战这两位作为已经提前来到三天的二人组,静静的坐在这草丛中观看了整场的激战却并未出手帮忙。

  “他们,也需要训练。”无名淡淡的说道:“比起太平天国的军队,刚刚的战斗还算不上激烈,正适合他们练兵。”

  “噢噢。”赵飞燕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刚刚好像只有司马无敌的部队没有任何的损伤,这个胆小的家伙!战斗一开始,他就带着队伍躲在最后的位置,只是做着加油呐喊的口号#蝴的战士,都比其它军营的火夫还要安全!”

  无名轻轻的揉着额头,对于司马无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也完全搞不明白。显然,司马无敌的部队也是新军,也同样需要战场上的厮杀来锻炼。这个聪明人,为什么会做这看起来并不聪明的事情?

  “无耻!”赵飞燕突然低声骂了起来:“无名,快看#壕马无敌的军队出动了#蝴们竟然在战场上割死掉人的脑袋!而且还在杀掉那些受伤没有死亡的敌军。”

  远处司马无敌的军队已经将他们分到的俘虏,以及从战场上弄来的伤敌人员全部捆绑了起来。

  同时,正有数百名士兵卖力地挖着坑,树立起一根根地木头柱子,将这些俘虏分批的捆绑在了木柱上面。

  难道?无名眼角微抽,司马无敌要用毫无反抗力量的活人。来锻炼他的军队?

  “各位”

  司马无敌一套覆盖着全身的盔甲。显示着他保命第一的原则,手里提着一把宽厚地大砍刀来到了绑在木柱子人的面前高高的喊了起来。

  “在战场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活人!比如你我!还有一种是死人!比如躺在那边的那些缺胳膊少腿的东西。”

  “将军,那这些俘虏算活人还是死人?”喊话的显然是司马家族的成员,并非刚刚入伍的新兵蛋子。

  “这些?当然不是……”司马无敌拖在地上的砍刀突然一闪,绑在木头柱子上的人地脑袋。停在了大砍刀的刀背上,原来连接脑袋的位置喷起了一道鲜红的血柱:“活人了。”

  鲜红的血液,喷洒在司马无敌那闪亮的金属盔甲上面,是那么的诡异。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完全停止了,从来表现出是和平主义者的司马无敌,出手杀人的时候,竟然丝毫不逊色于堂本木地疯狂。

  司马无敌手腕一翻,停留在刀身上的人头掉落在地上,轱辘辘滚到了一旁,在黄土上留下了一条鲜血地滚动痕迹。

  “所以……”隐藏在盔甲后的司马无敌。眼中带着温和而优雅的笑意:“在战场上千万不要选择投降,因为投降代表的就是死亡。不想死亡,那就……”

  噗……

  宽厚的战刀闪电般捅出,刀子破开另外一名战俘的胸膛,从他身后的木桩子处破木而出,鲜血顺着刀子穿过木头,一滴滴的打落在地面地尘土上。

  受刑地战俘一声惨叫,他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当胸中刀并不是那么容易死亡地。他要多承受一份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有时候,在死亡前还要承受无尽的痛苦。”司马无敌张开五指。松掉了插入对方身体的战刀,慢慢的对身后集合起来的士兵们说道:“根据我的观察,最后的胜利应该会是我们的国家。这对我们大家来说,这是一个倒霉的消息。如果,太平天国跟梁山能够获胜,我们投降自然可以活下来。但问题,好像我们的国家最后会获胜,所以我们若是在战斗中投降。最后会被吊死的。该死的!为什么最后一定要是我们的国家获胜呢?这样就无法避免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