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 意想不到【第一万七】(1/2)

加入书签

  迪莫拉看着气势汹汹的痞兵,觉得很无奈,这样大摇大摆的进城不说,还如此张扬的跟数十个组织的人打群架,军部的人要是听说无名如此‘潜入’太平天国,大概都会气坏了。

  “长官,你就不怕惹恼了那十几个组织吗?”迪莫拉小心的问道。

  无名轻轻的笑了起来,说道:“真正有实力的队伍,会做出这种明显的下三烂手段吗?只有自以为是的人才会这么做。”

  “可是,万一这些组织真的联合起来……”迪莫拉担心的问道。

  无名笑道:“难道你不知道还有一个叫作法律的东西存在吗?即使这里是太平天国,也一样会有法律的约束。”

  街边一两个人在打架,通常不会威胁到其他人的生命财产,但是如果是数百人在持械斗殴,那就会威胁到其他无辜的人。

  如果在城市中生大型的斗殴事件,任何一支守城的军队都不会无动于衷,掌控城市的国家也不会不闻不问,要是没有最基本的生存保障,那谁还敢在这样的环境中居住?

  天池城来了这么多佣兵,此时这座城市中要是没有驻扎大量的军队维持治安,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无名带着痞兵们下马,然后走进客栈,跟街上喧闹杂乱的环境不同,客栈里面是如此的安静,身穿各种颜色衣服的佣兵静静的坐在大厅,对无名等人的进入多少有些惊讶,看他们的眼神中更是多了一份戒备。

  过了一会儿,张锋等人便已经办好入住手续,一百五十个痞兵在沉默zhaishuyuan中踏着整齐的步伐走上楼梯,木质的楼梯出微微的震动。

  痞兵们走到二楼,张锋跑到店小二身旁,跟店小二勾肩搭背,说道:“兄弟,我们长官想知道这里到底生什么事情。”

  小二愣了一下后,连忙笑道:“哪里有什么事情,这些人都是恰巧路过而已。”

  一个银币由无名的手指中弹出,在空中翻滚数圈后,准确的掉入店小二的手中。

  “听说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店小二说道。

  张锋连忙问道:“什么东西?”

  “这个嘛……”店小二犹豫的说道。

  又有一个银币闪耀着白色的光芒在空中翻转,店小二连忙说道:“好像是远古留下的某种东西。”

  “远古?”再次听到远古,无名的身体轻轻一震,这些日子每当凝望被称为远古文明的光剑,他总是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甚至有一种可以利用远古文明找到自己过去记忆的荒唐想法。

  “远古?”韦德海的双眼闪出一道亮光,连忙问道:“那个东西在什么地方?”

  “这个……”店小二又开始犹豫起来,眼睛还不停的瞄向在前方行走的无名。

  痞兵们顿时觉得这个店小二很可怜,无名是出了名的爱钱,虽然他们不明白如此冷酷的无名为什么会对钱这么执着,但是他们还是知道千万不要去触碰他的底线。

  就在来天池城的路上,无名不止一次表现出他对钱财的狂热,看到无名那种近似疯狂的举动,韦德海就曾经说道:“如果长官知道传说中的巨龙有收集宝藏的习惯,他很有可能会直接杀去巨龙的老巢。”

  一个金币从无名的手中弹了出去,痞兵们都惊讶的看着一向爱钱如命的无名,很难想像竟然有人才说几句话,就从无名的手中拿走一个金币与两个银币。

  店小二接住金币后再也不拐弯抹角,很快就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在一百多年前的三月的晚上,天池城中的天池湖上空忽然出现奇怪的景象,一个身高数十米,全身覆盖着钢铁的怪人大声咆哮着,并且一拳在地面打出一个坑洞,两只红色的眼睛还会出经色的光芒,能把两人合抱的树木在一瞬间斩成两半。

  第二天惶惶不安的人们四处搜索,希望可以现那个怪人的踪迹,然而一连数个月的时间过去,始终没有人能够找到那个怪人的踪迹。

  时间很快便过去十年,无数的探险者无功而返,正当人们要渐渐忘记这件事情的时候,某天晚上同样的景象又再次出现。

  怪人的出现又一次掀起天池城的寻宝热潮,无数的探险者再次来到这里寻找怪人。

  只是这次于上次一样,怪人只出现一次后就再次消失,众多的探险者在这里花费掉大量的金钱,帮助天池城的经济后,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从此,十年便成为怪人出现的一个期限,每年三月份,怪人的影像就会在天空中出现一次。

  随着时间过去,人们对这个怪人的猜测也越来越多,有人说这只是天池城自己做出的假象,目的是吸引别人前来消费,也有人说这是一个远古大神在召唤他的有缘人,要将他的神格跟神法传给这个有缘人,更有人说这应该是远古的魔道武器,还替他取了一个名字——巨神兵。

  所以每当十年的期限一到,就会有大批的人出现在天池城,都希望自己能够找到这个传说中的东西。

  “三月份?现在才刚进入十月份,这些人还真的是有够积极。”张锋笑道:“远古遗迹探险可是一个无底洞啊!”

  韦德海在一旁连连点头,远古遗迹探险者万一找到一点儿有用的东西,瞬间就可以成为富翁,只可惜这样的好运很少出现,更多探险者耗费一生,挖出来的东西经过专家的研究后,现只不过是一个远古的烟灰缸,或者是马桶之类的东西,为此破产的探险者几乎第年都有。

  “客官,这一排的房间都是各位的,如果还有什么疑问或者是需要,可以随时找小的。”店小二笑咪咪的走出门外,说道:“要是需要寻宝的地图,小的这里也有几个版本,价格还算公道。”

  痞兵们纷纷回到自己的房间,迪莫拉推开无名的房门,说道:“长官,你好象对远古方面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想知道更多的远古文明吗?”

  “你知道很多吗?”无名问道。

  “我知道的不多,不过我知道哪里有这方面的大量资料。”迪莫拉轻轻的笑道:“佣兵在完成一个任务后会得到一定的积分,但是很少人会知道佣兵积分的用处,因为要当佣兵积分达到五万分时,佣兵工会才会告知对方可以调阅佣兵工会储存的资料的事情,对于大多数的佣兵来说,这完全是一个隐藏的秘密,听说其中有不少是关于上古遗迹的事情。”

  “是吗?”无名颖惑的看着眼前的迪莫拉,这个胖胖的见习魔法师最近这段时间的表现越来越神秘。

  迪莫拉看到无名疑惑的眼神,嘴角翘起一丝弧度,然后回敬无名一个眼神,仿佛在说:‘你猜猜看。’

  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秘密,无名不想在迪莫拉的身分上继续浪费时间,于是说道:“从今天晚上开始就按照计划行动。”

  迪莫拉笑着走出无名的房间,明明知道被军部那群大老爷当作废物,还跑到太平天国的后方,但是还是如此认真的执行军事任务,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接连三天,一百多个痞兵完全收起打架闹事的习惯,每天在太阳刚刚升起进他纷纷离去,然后在天池城中四处游荡,直到太阳下山后才回到客栈休息。

  天池城中的人都认为这些痞兵也是在提前寻找传说中的上古文明,谁也没有去注意他们。

  这样平静的日子直到第四天夜里……

  “今天是怎么了?住在三楼的那些痞兵怎么都还没有回来?”店小二靠在门口,抬头看了天空中的月亮一眼,说道:“现在已经半夜了,他们还要不要让我睡觉啊?”

  月明星稀,一支百人的队伍在缓缓行走着,盔甲、刀剑反射出一丝丝的寒光,每个人的手臂上都有一条蓝巾,一看就知道这是太平天国的军队。

  “小心戒备!”

  领军的百夫长李宁出命令,他顺手从马背上解下水袋,连喝数口,然后警戒的望着山道的两旁,暗自担忧。

  这几个月太平天国展的形势不是很好,或者可以说是非常不好。

  蓝巾军当年凭借着神龙国生灾荒之际举兵造反,还打下神龙国的半片江山。

  正当蓝巾军准备在战场上再接再厉,夺取下一个重镇的时候,一直昏庸无能的神龙国王跟他的军队脑袋好象忽然开窍一样,不再使用那些酒囊饭袋的将军,而是在前线一口气接连换上几个英勇善战的将军,暂时完全遏制住太平天国前进的步伐。

  如今蓝巾军前线失去往日的声势,大批的国需物资无法继续在战斗中获得,前线的需求只好转由后方供给,如果只是这样,新生的太平天国倒也还可以承受。

  然而几年前,蓝巾军借以造反的灾荒事件再次生,只是这次生的地方不再是在神龙国,而是换到太平天国的土地上。

  自从六月份以来,太平天国不少地区都没有下雨,连天池城这个产粮重地跟以往比起来都减产不少。

  李宁很清楚,当日神龙国闹灾荒之时,身处在闹灾荒城镇的领导者利用那次机会,将民愤引到神龙国皇帝身上,趁势起兵造反,想要推翻这个昏庸无能的皇帝。

  如今太平天国再也没有其他办法将民愤引导至别处,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在前线取得战绩,然而就在不久前又传来元帅战死的消息,更让太平天国的前途雪上加霜。

  如今灾荒出现,太平天国境内已经有不少灾民开始铤而走险,组成山贼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