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巨神兵现世(1/2)

加入书签

  尿尿的雕像?无名见到这饱经沧桑的雕像心中涌起股莫名的熟悉感,这几天他总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自己丢失的记忆好像真的要回来了。

  对于这种预感,无名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丝找到丢失东西的喜悦感,反而有一种惶惶不安的恐惧,仿佛这些丢失的记忆并非自己不想找回来,而是自己的大脑在抗拒找回来一般。

  “你们说,这小孩在尿什么?”

  “是某个很早以前的雕塑家看到小孩尿尿雕的吧?”

  “不像,你看那小孩的表情有一丝焦急。”

  “那你说…”

  “他是在用尿浇灭火葯的引信。”

  “什么?”

  “头儿,火葯引信是什么?”

  无名对脱口而出的话语也是一呆,自己怎么会知道这个小孩在做什么。火葯是什么?引信又是什么?

  “这…”

  平静的湖面忽然像烧开的热水泛起一股水花,众人还未明白过来这水花咕嘟两下反而变成了一个漩涡。

  眨眼的功夫,这人头大小的漩涡变成直径数尺,数米,数十米。

  整个大明湖完全变成了一个巨大漩涡,几乎跟岸边齐平的水面急下降,监视无名的萧朝贵一个箭步冲到湖边紧张的看着消失的湖水,其他侍卫也纷纷露出紧张神情。“头儿…”

  “排水系统…”无名皱眉继续说着自己都不是很明白的话:“密码被人打开了?怎么可能?”

  说话间,大明湖附近的人已经都凑到了边上,不少隐身在周围小树林地人也纷纷走了出来。

  本来没有多少人的大明湖畔再次聚集了大批武者跟魔法师。其中不乏也有高手存在,只是韦德海能够分辨出的,人群中最少有四名二阶剑圣。还有两名实力在他之上地高手,三阶?四阶?

  庞大的大明湖湖水不是没有想过将这水全部抽干,甚至曾经有数名水系魔导在此联手动水系魔法,想要将这水全部送往别处。

  可这大明湖仿佛跟地下水脉紧紧相连,最后那数名水系魔导筋疲力尽,累的在家里躺了三个月时间,也没有让大明湖的湖水看上去少一滴的模样。

  如今这无法完成的事情,竟然在众人不知生了何种情况下陡然完成。

  湖面还在快降低,萧朝贵已经迫不及待的从法袍中拿出一只卷轴启动,蓝色的光芒升到空中猛然炸开。太阳高挂的天空忽然将下了雨水。

  巡城的太平天**人见到雨水纷纷扔下手头工作,朝大明湖畔急进军。没等大明湖地湖水结束。太平天国在大明湖的队伍已经增加到五千多人。

  “头儿…”

  “见机行事。有机会就去抢这战斗机器人…”

  “战斗机器人?”

  “就是别人口中地巨神兵。”无名继续说着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地话语。

  湖水还在消失,聚集的人数却越来越多。传说了多年的巨神兵,展现了多次具有这强毁灭打击地太古神器终于要出现了。

  随着萧朝贵射了魔法卷轴。又有不少各色魔法讯号卷轴纷纷升空,更多的武者跟法师向这里聚集着。

  宝物?永远是有德者居之。至于什么叫做有德者?没人可以解释的清楚,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就是那个有德者。

  看着越聚集越多的人群,张峰压低声音再次说道:“头儿,机会不大…”

  无名露出少有的笑容点点头。两只眼睛在人群中快地不停地搜索着说道:“这次的任务皇帝陛下并未打算让我们一定完成。”

  “什么?”韦德海脱口而出。

  “若陛下志在必得。这次就不会派遣我们前来,应该派遣神龙国更高地高手。比如皇宫中的老者。或者我们不了解的高手。”无名淡淡继续说道:“要么这周围有神龙国的高手,不然就是陛下只是做做姿态,其实…”

  韦德海心中泛起滔天巨浪呆呆的看着无名,身为保龙一族他对这次的任务比其它人知道的更多,赵无极确实曾经私下告诉过他,保护监视无名最重要,其它事情不要太多过问,至于那个出现的宝物能够抢夺就抢,抢不到也就算了。

  “快看湖底!”一名围观人率先喊了起来。

  庞大的大明湖底正在从中慢慢裂开,一条长长的缝隙正在慢慢变成更加大的口子,眼力好的人已经被缝隙中的场景给震慑的呆住。

  几名反应过来的高手利用各种方法向湖底移动,数百米的高度即便是三阶高手也不能随便跳下去就相安无事。

  石达开被几名魔法师手下围在中间傲然看着下来的高手,见到岸上一动不动的无名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

  裂缝已经打开十数米的宽度,藏在这大型铁板下面的场景慢慢露了出来。这是一个沉睡的金属世界,里面的一切几乎都是金属制造的,不知道沉睡了多少年的金属没有丝毫的生锈,依然反射着太阳照来的光亮。

  “太古遗迹!巨大的太古遗迹!”一名魔法师欣喜的高声喊着,从法袍中拿出自己珍藏已经的飞行魔法卷轴念动起来。

  魔法师除了拥有越常人的攻击力外,他们还是这片大6上的学者,相比武者他们拥有着更多的知识。

  众人望着缓缓打开的铁缝都呆住了,一切的变化太快了。就在昨夜人们还在为巨神兵地位置所苦恼时,今天大明湖竟然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太古遗迹!太古文明!那是现在大6上最流行的东西。一件太古物品往往可以让一个穷光蛋变成大富翁,不少富商更是雇佣佣兵来寻找大6地太古遗迹,希望从中能够得到一件有用的物品。那往往可以让他们的财富更上一层楼。

  大部分的武者跟魔法师并不富有,他们有着自己的尊严。打家劫舍一来容易被通缉,二来也被他们自己鄙视,更多的是他们身手不足以打动那些雇佣者,支付的费用他们觉得受到了侮辱不屑于做。

  如果可以得到一件太古遗迹的物品…,几乎所有的人都想到了可能带来的幸福,更多地人开始想办法下到那深深的坑中。

  夺宝要趁早,特别是要在还没有闻讯赶到地其它高手之前拿到一些有价值地东西。

  “太平天国之宝,众人退避!不然休怪本王翻脸无情。”

  石达开鼓足斗气的爆吼让头脑热的人齐齐一怔,虽然只是一人。但那强大地气势让众人不由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騒乱的场面只是安静了一瞬,人群中有人不满高声喊了起来:“天池城以前还是神龙国的呢!宝贝谁抢到算谁的!太平天国了不起啊?弟兄们。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人吗?”

  众人心中压抑。被人一煽动顿时群情激奋,安静的场面再次騒乱起来。

  石达开去找人群中喊话地人,已经找不到对方地踪迹。

  “高手…?”

  话音未落。暴走的人们再次冲向还在扩大地缝隙。

  石达开皱眉一抬右手,十几名魔法师瞬间启动水系魔法结界,站在岸边的太平天国士兵整齐的从肩上取下长弓,一根根闪烁着寒光的箭头瞄向了下方的人群。

  “大场面啊…”张峰一旁赞叹。

  石达开最后看了一眼疯狂冲来的人,举起的手臂猛然挥动。七千多只长箭齐齐射。萧朝贵同时狂吼道:“王爷小

  一根冰锥直向无名飞去,韦德海手中长剑一挑挡在了无名身前。

  就在大军射箭的同时。无名同样开弓搭箭朝石达开射去。

  这太平天国顶级高手从出现至今几乎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唯有在挥动手臂杀人时,心中的杀念涌起让他心神出现一丝破绽。

  魔法箭电射飞出,刚刚撑起的水幕结界虽能挡住普通飞箭,却无法阻挡无名那强弓硬箭。轰

  一声爆炸水幕炸开,石达开单手抓住飞往胸前魔法箭心中一阵惊讶,手掌出火辣辣的疼痛,世间竟然有人可以射出如此可怕的一箭?附着在箭身那滚滚流动想要冲入体内的气流是什么?太古武技?若非十几人的水幕结界引了魔法箭的爆炸,接到这支箭的把握有多大?

  石达开心中一阵沉默zhaishuyuan,这年轻人的实力跟潜力都太可怕了。单单这手弓箭,若是用来暗杀太平军中级将领,又有几人可以躲过这致命的箭矢?

  时间不容他细想,第二支劲矢已经瞬间飞到他的面门,电光火石间石达开侧头躲开,箭矢带起的风几乎划开他的护身斗气。

  一声爆炸在他身体响起的同时,石达开已经纵身向旁边躲去,这魔法箭的威力远远越普通魔法箭拥有的威力。

  岸边第三次闪起光芒,石达开一声爆吼手中长刀电射般甩出直向无名飞去。

  轰轰轰

  魔法箭撞在长刀上出一声爆炸,萧朝贵这时才喊道:“太平军听命…”

  没等萧朝贵喊完,七千名太平军同一时间调头搭箭要射无名,石达开就是他们的神!竟然有人敢向他们的神攻击!这样的人必须死!

  张峰眼珠子一转连忙对其它势力还在观战的人喊道:“你们还看什么?我们死了就轮到你们了!难道下面被杀害的没有你们的亲朋好友?难道你们不想要抢太古遗迹?”

  刚刚被七千太平军强弓杀人场面震慑的群雄眼中纷纷闪出凶光,想要攻击无名的太平军心中忽然升起死亡地寒意。

  刀光闪动,一名手持长弓的太平军被他身旁的其它势力高手砍翻在地。

  人就是这样。只要有带头地其他人纷纷有样学样动手砍杀身旁太平军。这在太平天国来说已经算是造反的表现。

  但众人顾不上这么多了,朋友被杀的仇恨,太古遗迹的吸引让人们开始陷入了疯狂。

  石达开落回地面还未站稳。湖底不少刚刚躲过箭矢攻击的高手几乎同时对他动攻击。

  一时间十几把刀子从四面八方砍来,伴随着刀子之外的还有各种魔法,这些魔法师在刚刚的第一轮攻击中都动了身上带着的保命结界卷轴。

  石达开震死几名高手哦,匆忙间寻找岸边无名的身影。七千太平军的弓箭打击,加上太平天国本身地威势,本足以震慑住其它想要夺宝的众人,但无名地出现让却破坏了这一切。

  第一箭不但破坏结界,还利用魔法箭震死那十几名组成水幕结界地法师,这样的结果最初只是给观战者带来震惊,但随后的挑动反而因为那件事情让他们平添无数信心。

  无名三箭不中转身就走。百名兵痞同时金刚劲第一关,那些太平军又怎么能挡住这凶猛地一百五十人战队。围绕在他们身旁的太平军连第一轮攻势都没有来得及动。就被兵痞们砍瓜切菜般干掉。

  一切都来的太过于突然,弓箭手这种远距离打击者根本没有想到在天池城还敢有人对他们动攻击,闲散武者不跟当朝军人战斗的基本常识在这一刻被推翻了。

  街上到处更是乱成一片。不少前来凑热闹并非为寻宝的低劣武者趁此大乱机会正大光明打家劫舍起来。

  大乱一起,想要在人群中找到无名也并非容易事情,萧朝贵见石达开被十数名高手围攻,当下念动催动魔法跳入坑中,十几道冰锥飞出。

  “头儿。现在怎么办?”

  “乱中找机会。巨神兵就在下面。”

  湖底铁板地缝隙越来越大,更多古怪地机械展现在众人面前。更有不少人纷纷跃入其中身手抢夺还在出古怪绿光红光的机械。

  石达开掌毙两名二阶剑圣再也顾不得保存实力,一声爆喝体内涌出滔天斗气,剩下地那名二阶剑圣面对威压连出手的念头都没有了。

  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眼前的翼王已经不是什么三阶高手的实力,四阶?还是五阶?二阶剑圣根本无法分清,他只知道场上无人可以挡住石达开。

  “想走?”石达开功力全开,见到破坏他计划的二阶剑圣想走,伸手拍在对方脑心,一阵血肉模糊的肉酱四散飞出,其它高手看到这举手间杀死二阶高手的实力,心中纷纷升起怯意。

  死并不可怕,但如此轻易就被人打成肉酱,那是武者的耻辱。

  太古遗迹露出的空间越来越大,无名在人群中矛盾的盯着下面的太古遗迹。

  那里或许能够找到他丢失的记忆,可以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但越是接近以前的记忆,无名越是感到一丝害怕,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当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就是这个世界抛弃他的那一刻。

  缝隙已经打开过半,地下那庞大的巨神兵身体在众人面前已经展露出来,一身黑色的钢铁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