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150完结(1/2)

加入书签

  149吃软饭的

  149

  顾以晟看着苏晗,眼里一片柔情,声音柔柔的:“在我们结婚登记前一天。”

  苏晗听罢,满脸诧异:“我记得前一天我好像还没决定要不要嫁给你的呀,你……”就不怕我反悔之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顾以晟就好像能看穿苏晗想法一样,满脸自信,笑容透出一股吃定苏晗的痞气,“那是,我知道,你肯定会跟我,不跟我你还能跟谁?跟那个道貌岸然的凯吗?虽然那时候我不知道凯的真面目,但是我总有那么种直觉,那个凯不是什么好鸟。”

  苏晗一听瞪他一眼:“去,就知道马后,你这话当初怎么不跟我说啊,现在知道人家背后有势力了你才这么信誓旦旦的说当初怎么滴怎么滴,就知道马后。”

  顾以晟一脸认真,抓住苏晗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位置:“别啊,什么叫马后啊,我这分明就是英明睿智才对啊,你怎么这么说你老公呢你。”

  苏晗小脸一板:“你英明睿智?那我问你,恩恩怎么还没找回来?你刚刚说,帝豪已经是我的了那又怎么样啊,现在有人在大肆收购你你老婆的公司股份,你就不知道保护一下你老婆的应有财产啊?”

  顾以晟看了一眼苏晗,突然满脸遗憾的叹气,伸手指着苏晗,满脸为苏晗不值一样:“你现在担心恩恩,说不定那小子现在正窝在床上睡觉呢,照凯对恩恩那感情,小时候又是换尿布,又是喂粉的,你觉得凯会舍得让恩恩吃苦?别说吃苦了,就连恩恩那一顿饭吃少了都舍不得吧?”

  苏晗一听,眉毛微微一挑,这个她自然知道,所以她现在才一点不担心恩恩而有心情跟顾以晟在这开玩笑嘛!

  “我那我的公司呢,你还不去想办法给我保护我的财产!”

  顾以晟见苏晗小脸认真的说着‘我的财产’,心里疼,仰天长叹:“哎,女人啊,就知道钱,你说我这酒店一天给我多少进账啊,我一下子给了你我还真舍不得!”

  苏晗笑眯眯伸手捏住顾以晟的脸,满脸可惜的看着他说:“心疼啊,晚了。那已经是我的了!”

  顾以晟认命的叹口气:“是啊,心疼也晚了。”说完,一脸正色的看着苏晗:“你现在是咱们A市六星级酒店的大老板,有钱人,不会回头抛弃我吧?”

  苏晗闻言,非常认真地皱眉思索着,好像有点为难的样子,看的顾以晟心惊,苏晗娇俏一笑:“看你表现了,这次是你最大的考验,你看啊,这次这么重大的事情,如果你能给我办好了,我就不会抛弃你,如果你办砸了,那我……”

  结果话还没说出口,顾以晟心惊的眼皮子一颤,快速出声打断:“行了行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难得住我的。”说完,起身要出去,苏晗还没回过身来:“干嘛去!”

  顾以晟回头给苏晗一个媚眼:“帮你解决难题去啊。”说完就走了。

  剩下苏晗一个人愣愣的看着顾以晟离开的方向,过了一会,手机响起,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

  苏晗狐疑:“喂。”

  “顾太太您好,我是帝豪酒店的经理,我姓李。”

  苏晗闻言一愣,想起来之前那个经理:“啊,对对,李经理有事?”

  李经理笑笑:“没事,就是想向您汇报一下,刚刚发现的那个奇怪的客人已经停止收购咱们酒店的股份了。”

  苏晗听了一愣:“你为什么向我汇报?”

  经理也跟着一愣:“是顾先生刚刚嘱咐的,他说您现在开始才是帝豪的老板,让我已经都向您汇报工作。”

  苏晗无奈一笑:“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苏晗缓缓叹气,这回倒是让顾以晟误打误撞了,凯愿意是想报复顾以晟的那个酒店来着,顾以晟身为军队的人,凯刚来中国,势力没办法延伸到里面去,拿顾以晟没辙,所以就拿他的酒店出气,结果却得知这酒店已经是属于苏晗的了,这下好了,凯心里那口气要怎么出?

  顾以晟出门前特意小心的派了几个人守在外面,如果苏晗有点什么事情那几个暗中保护的人都会及早防范,亲自指挥好他们的隐藏地点之后,来到车库,开着自己的车就走了。

  陆永桀来到美国,带来的一半人手已经全部派出去查消息。

  此时,酒店里。

  陆永桀急的来回走,一个属下进来:“老大,发现消息。”

  陆永桀一听,脸上一喜:“快说。”

  手下:“刚刚打听到,有人在前几天晚上看到一个个子高高的,皮肤很白,栗色卷发的女人,穿着睡衣光着脚在大街上跑,一边跑还一边叫救命。”

  陆永桀一听:“穿着睡衣?还光着脚?”

  手下垂下头,“是。”

  其实那个简单的概括本不能确定那个半夜出现叫救命的女人就是Ann,陆永桀脑子里回想了一下,看了眼手下:“那人目击者现在在哪里?”

  手下:“就在外面。”

  陆永桀当机立断:“带进来。”

  很快,那人被带进来,是一个年轻的美国男子,长得挺帅气,肌强健,被带进来的时候两眼里本没有因为被人莫名其妙绑走而产生的惧怕,反倒好像在寻找猎物的猎手一样,双眼不停地在屋子里来回逡巡。

  陆永桀满脸冷寒看着来人,微微出声:“那天你看到那女人的时候几点?”

  年轻男子用美式英语回答:“将近凌晨两点半了。”

  陆永桀双眼微微一眯:“那么晚了你在街上干什么?”

  男子微微顿了顿:“刚跟友玩完,打算回家。”

  陆永桀带来的几个手下不动声色对视一眼,陆永桀却面色不变,“那你看到的那个女人是美国人?还是亚洲人?”

  男子皱眉想了想:“天色太暗了,但是我感觉不像是亚洲人,但又有点像亚洲人,她的英语说得特别好。”

  陆永桀微微眨眼,缓缓垂下眸子,基本从这人的形容就能确定,那个女人就是Ann。

  微微眯眼,扫了一眼站在身前的那年轻人,忽然一笑,满脸感激:“谢谢先生给我们提供的消息。”

  年轻人见陆永桀忽然这么道谢,愣了愣,随即笑笑,“不用谢。”

  陆永桀轻轻点头,看了眼手下,手下会意,从兜里拿出来一沓美元递给年轻人,年轻人看了一眼,神色淡淡的,顺手接过,陆永桀把一切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先生,这次多亏了你帮忙了下次再看见那个女人的话请第一时间给我们打电话可以吗?”

  年轻人点点头,陆永桀手下客气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送客。

  等人出去,陆永桀淡笑的眼睛缓缓露出寒霜,“派人跟着他。”

  助理闻言点头,伸手打了个动作,站在角落里的一名手下转身出去,而后助理看着一脸深思的陆永桀:“老大,这人有问题?”

  陆永桀眼睛眯着,“你不觉得这人来的太蹊跷了?我们刚刚还在为找不到线索而苦恼,这个人突然就从天而降,并且告诉了我们这些事情。”

  助理还是不解:“但是他说的那个人不一定就是Ann小姐呀,就他刚刚说的那些来看,太宽泛了。”

  陆永桀却神秘一笑:“所以,从这里就能看出来那人是老手,说的话隐晦不直接告诉我们让我们怀疑,但是呢,说的话还总是有意无意的让我们往那上面想,相比他来说,你简直太嫩了。”

  助理闻言惭愧的低头:“是,我以后会注意的。”

  陆永桀瞥了助理一眼,忽然一笑:“是不是觉得自己平时又要帮我处理公司的事情又要帮我处理这上面这些事情,觉得自己本忙不过来?甚至,现在都在腹诽我,说我是个不好的老板?”

  助理一听自己心思全被说中,吓得眼睛睁大,死命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陆永桀因为刚刚知道一点消息,心情好了一点,本又要暴漏出来,眯着眼睛打趣自己认真的小助理:“真的没有?”

  助理伸手发誓,哭丧着脸:“绝对没有,我发誓,老板……”最后那声老板喊得那叫一个可怜兮兮,弄得陆永桀一连几日来的苦闷一扫而光,哈哈一笑,伸手拍着助理的肩膀:“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敢,最近在美国老吃那些乱七八槽的,我饿了,我想用筷子吃中餐了,我记得你之前厨艺不错来着是吧?我想吃,我还想吃鱼,最好再来一锅汤。”

  助理一听满脸黑线,自家老板就是食动物啊,但面上却乖乖点头:“是,我这就去买材料。”

  陆永桀满意笑笑:“乖,做得好了回来赏你一碗汤。”

  助理再次黑线,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陆永桀那边终于找到线索,顾以晟这边就直接跟凯联络了,坐在车里懒懒的靠在位子里,手上海拿着自己的手机。

  “罗斯查尔德先生,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凯在那头拿着手机面无表情:“我对跟姓顾的人谈生意没兴趣,抱歉。”

  顾以晟挑眉:“为什么?”

  凯轻飘飘吐出一句:“姓顾的人最擅长背后捅刀子,我可不敢保证,我在做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你能跟我一笔勾销。”

  顾以晟不说话,沉默片刻,脸上一脸神思,最后缓缓开口:“那么,凯先生,你对于把你的组织发展壮大成现在的两倍,有没有兴趣?”

  凯闻言一愣,那边顾以晟先开口:“我知道你的势力大部分都是在美国的,那你对中国感兴趣吗?”

  凯听了那话,沉默了三秒钟,忽然发出带着嘲讽的笑意:“顾先生,如果我没记错,你好像是军人,还是军长呢,你这是在跟我这种黑道的人做生意,让我在你的地盘上扩大影响力?顾先生,如果我没记错,你们中国好像有一个词,知法犯法是吧?”

  顾以晟闻言面色不变:“这怎么会是知法犯法呢?我跟你之间有什么吗?你从事的活动给了我一毛钱好处了?凯先生,做人要厚道,你不能在我帮你出力之后又给我背后捅刀子吧?”

  凯面色淡淡的:“那又如何?”眉毛轻轻一挑,眼里满是不以为意:“你们顾家不是最会干这个的?我现在是在吸取我爸妈的教训,他们用命换来的至理我不能就因为你一句话而不理会吧?”

  顾以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过了一会才再次开口:“那你打算杀我?”

  凯不说话,顾以晟继续问:“你打算让苏晗恨你?你打算你妹妹跟我兄弟之间没办法圆满?你打算让恩恩跟你一样活在一个没有爱只有恨的家庭里?”

  凯继续沉默,但是面色已经开始难看。

  顾以晟原本一脸严肃,问完之后却突然无赖一笑:“我知道你舍不得,我知道你不会,我知道,你把我家两个老头子逮走只是为了吓唬他们,你早就开始挣扎要不要杀了他们了是吧?你即不想杀了他们,但是呢,又不想让他们太好过是吧?我教你一个办法啊,我家顾老头呢,这辈子最在意的就是一件事了,就是我那漂亮丈母娘,如果你想让他不好过的话,那就想办法把我漂亮丈母娘送到我帅气的老丈人身边吧,让他们和好,让他们相爱吧,这样我家老头就会一辈子不好过了,是吧?”

  凯淡淡听着,越听越觉得顾以晟是个怪胎,但是不得不说,把苏红渝从顾柯盛身边永远弄走,就是对顾柯盛最大的报复了,当时顾以柔出事的时候,顾柯盛都能不顾女儿死活利用她,死命打击之后,把程睿逼出来,就只是为了找到苏红渝在哪里而已,那么如果他真的把苏红渝弄走,岂不是让他生不如死?

  嗯,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说不定这样一弄,苏晗还会感激他,他即不用杀人,又让顾柯盛一生不安,又让苏晗感激他。

  一举三得。

  但是……凯微微眯眼,盯着眼前的茶几,声音也带上了几分不解问:“你确定要这样做?”

  顾以晟挑眉:“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做?”

  凯一脸不可思议:“你是不是那人的儿子?”

  顾以晟一脸理所当然:“你看我现在胳膊肘往外拐就知道,我肯定是那人生的了,你看我为了苏晗连妹妹都可以不要就知道,我肯定是他生的了。”

  凯闻言无语,沉默好久才缓缓点头:“这倒是,正常人生不出你这种人来。”

  顾以晟无所谓一笑:“你觉得怎么样?”

  凯整个人缓缓靠近沙发里,舒服的半躺着:“不错,那你那个突然出现的爷爷怎么算?”

  顾以晟笑:“他就更好说了,你的人不都已经进入他的组织了?让你的人趁着老爷子不在赶紧夺权,老爷子一辈子都在道上混的,为了那些势力甚至死了老婆孩子都不在乎,你说他突然什么都没了,你觉得他会怎么办?”

  凯闻言再次诧异,想了很久,却不得不承认,顾以晟这点子真是损到家了。“这就是你说的,帮我势力扩大一倍?”

  顾以晟挑眉:“怎么?加上老爷子的势力,你不能扩大一倍吗?我记得老爷子的势力可是挺大的呀。”

  凯微微一笑:“如果这么容易,你觉得我还用等到今天,势力是很好夺来,但问题就是那里面那些不服从的人。”

  顾以晟还以为是多大问题,闻言轻嗤一笑:“这个啊,好办,你自己手里不是研发了药吗?吃了之后变傻的那种,我相信改进了很多了吧?难道你就不会威逼利诱?”

  凯一听不雅的翻个白眼,突然满是感慨的说:“顾以晟啊,我很想问,如果有一天咱们两个成了敌人,谁输谁赢?”

  顾以晟微微一笑:“你忘了?老子是军长,我是白道的,你是黑道的,咱们两个注定就是敌人!”

  凯却微微一笑:“我当然没忘,但是,你是帝豪酒店的背后大老板,我的公司也遍及全球,似乎咱们两个都有可以拿上台面的事业。”

  顾以晟皱眉想了想,还是很抱歉的说了句:“但是兵始终都是兵,贼始终都是贼嘛!兵的天职不就是抓贼的?那没办法了!”

  凯无奈一笑:“算了,你刚刚说是做生意吗,我从你这里得到好处了,你想得到什么?”

  顾以晟满脸正色:“我们真正合作,把恩恩留下来。”

  凯闻言一愣:“那边的人如果知道了恩恩的存在,你怎么留?”

  顾以晟微微一笑:“很简单,恩恩是我的儿子,他们那群人没事干了才会帮别人养儿子。”

  凯闻言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你有把握?”

  顾以晟仰头想了想:“白道上那些正规医院的话完全没问题,但我就怕,人家苏家财大气的,做个dnA检查应该不会跟咱是的这么小气去医院吧?光是他们家的家庭医生就能做出来是吧?”

  凯明白他的意思,缓缓一笑:“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我的势力比现在再大上一倍,做成这一个问题绝对没问题。”

  顾以晟闻言轻笑:“好、”

  ……

  三天之后,地下暗层阻止发生大换血,一些不服从新老大管教的人一夜之间莫名疯掉,他们的老大出现,是一个冷面冷血的男子,后面跟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冷木椅看着下面战战兢兢的人,皱眉,心想,那老头的人怎么都一个个这么怂?他不喜欢,严重不喜欢。

  清了清嗓子,“你们都看到那些人的下场了?服还是不服?”

  下面那群人战战兢兢,耳边听着不远处平日里还正常无比,现在却忽然疯掉的兄弟,忙不迭点头:“服服服服。”

  冷木毅脸上表情一点没有,倒是站在后面的林美池满意的笑笑,等两人进了自己房间后,林美池兴奋地抱住那块冷木头,声音兴奋:“哎哎哎哎,刚刚你好帅啊,好友味道,好酷!”

  冷木毅面无表情把身上的吧主章鱼扒拉开,惜字如金:“不早了,回你自己房间去。”

  林美池不乐意了,再次伸手拉住他脖子,吐气如兰,媚眼如丝:“我不想回去怎么办?”

  冷木头一动不动,面色压没变化,显然是对美人的魅力无感,气的林美池跳脚不已。恨恨之下,踮起脚尖直接就亲在了冷木头的脸上,然后……

  不顾人家大男人的自尊心,强硬的霸王硬上弓,嗷嗷嗷嗷……

  苏晗听说了顾以晟给凯出的两个注意之后眼角一直控制不住的抽,心想自己这是嫁了一个什么男人啊?怎么这么冷血无情捏?对自己老爸对自己外公都可以这样?真是太让人心惊了呀有木有。

  正在这时,顾以晟满脸笑容的穿着睡衣进来,苏晗就一脸警惕的看着他,顾以晟诧异,伸手苏晗额头,自言自语:“没发烧啊,这是怎么了?”

  苏晗扭头不想理会他,还是一脸警惕的看着他,顾以晟受不了:“到底怎么回事!”

  苏晗这才开口:“你会不会有一天对我们娘俩也这么狠心?”

  顾以晟满脸无奈:“当然不会啦,你不看看我为了谁才那么做的,你个小没良心的。”说完就双手双脚的往苏晗身上靠,意图明显到让人发指!

  苏晗白他一眼:“请不要用我当你黑心的借口ok?”不动声色的挥开他的爪子,踢开他的蹄子!

  顾以晟再接再厉:“哎呀,人家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快点结束吗,再说了,我觉得呢,外公是吧,外公年纪一大把了,还忙活那么大一摊子事情多不好啊,这回也算是一个机会,刚好让老人家回来之后享清福啊,在说我顾老头,你不觉的他老是在你爸妈中间不好吗?那样多不好啊,换句话说这叫勇敢的追求自己的真爱,换句不好听的那就是小三啊,你说他一大把年纪的人了,顶着一个小三的名声出去多不好是吧?”

  苏晗瞪他一眼:“少来,你自己什么意图你自己最清楚,不要再拿别人当借口了,老实交代!”

  顾以晟还是一摊烂泥一样赖在床上,小眼神无辜的看着苏晗,苏晗气急:“好啊,胆子变大了,不说是吧!不说你今后我就搬到恩恩房间里睡!”

  顾以晟一听这还得了,赶紧投降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我是为了自己,我觉得,苏红渝是你亲妈,是我亲丈母娘,程睿是你亲爸,是我亲老丈人,你看他俩配对多好,你说要是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