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惊吓(1/2)

加入书签

  今晚是初十,天边挂着一轮弯月,配着几点星光。苏慕闲跟在夏衿十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前面如轻鸿一般飘逸洒脱的背影,心绪复杂得难以言说。

  过了一阵,前面的身影停了下来,苏慕闲这才讶然地发现,他们脚下踩着的是罗府的屋顶。

  “喂,你到这里来干什么?”苏慕闲的心提了起来。

  不怪他多想,实在是刚才钱不缺的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夏衿却始终漠然清冷的镜头总在他脑海里回放,让他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如今夏衿跑到罗府,不知道又要干出什么超过他认知的事情来。

  夏衿却没有理他,而是匍下身子,轻轻将脚下的瓦片抽掉,屋子里的亮光顿时从洞里照射出来。

  然后,夏衿低下身子,朝屋里看去。

  苏慕闲被她这动作激起了十二分的好奇。

  他转头四处看了看,发现这里正是今天罗家三兄弟带他们参观过的地方,即罗大公子罗宇的起居之所。

  夏衿到这里来,想要看什么?

  他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也学着夏衿的样子,轻轻将自己脚下的瓦片抽掉,然后矮下身朝下面望去。

  只见屋子里,灯光下,罗宇正来回地转着圈,嘴里嚷道:“……肯定是罗骞,一定是罗骞,这府里,还有谁会这样害我?还有谁有这样的心计?竟然把我打晕,扔到那屋子去,给那女人下了春药……还带人去观看,好歹毒,把他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娘。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在他旁边,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貌妇人,想来便是罗宇的亲娘章姨娘,她不住地安慰他:“宇哥儿,冷静,你要冷静……”

  “冷静?我怎么冷静得下来?明日爹就要上门去议亲。一个月后就要完婚。你叫我怎么冷静?”罗宇咆哮道,“那女人又丑陋又粗鄙,还愚蠢之极。父亲还是个武将不能给我一点助力,娶这样的女人,你叫我怎么能冷静?”

  章姨娘叹了口气,揉揉眉心。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可事情已这样了,咱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咱们还是想想怎么平息宣平候府和你爹的怒火吧。至于女人。娶进来又有什么打紧?不满意你再纳几个美貌小妾就是。”

  她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罗宇更是暴跳如雷,头上青筋都出来了:“那些人的药又不是我下的,要怪也怪不到我头上。凭什么宣平候府就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拉偏架也不带这么拉的吧?难道就因为我是小妾生的,就在受这样的气?我不服。”

  听他说“小妾”两个字,章姨娘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自家事自己最清楚。下没下药,母子俩都是瞎子吃饺子——心里有数。儿子现在说这些话。一个是装秀,希望这些话能传到罗维韬耳里,给自己获得个回转的余地;另一个就是埋怨自己这个娘亲事情没办好,结果没害到罗骞,反而让罗骞把他给害了。

  她的声音也变冷了,神色也淡淡的:“有宣平候府的人插手,你爹已把烟萝提走了,听说还找了李家的大姑娘……有些事,怕是瞒不住。”

  罗宇的脸色变得一片灰败。他颓然坐到一边凳子上,眼里失去了神彩。

  “你先把婚事答应下来。成了李家的女婿,宣平候老夫人和你爹对你也不会处置太过……”章姨娘仍在苦口婆心地劝着。

  苏慕闲还待再听,却见那边夏衿已直起身来,朝另一边跃去,他以为夏衿要走,顾不得把瓦片放回去,连忙也跟上去。然而刚走了几步,他便看到夏衿停了下来,猫在屋檐不知在干什么。

  苏慕闲放轻了脚步,缓缓走到夏衿身边,就看到有人提着灯笼走过来了,看身影是两个小丫鬟,一个提着灯笼,一个手里拿着托盘,托盘里的碗碟还冒着热气。

  两人渐渐近了,眼看就走过了夏衿脚底,夏衿忽然一个翻身就倒挂到了屋檐下面,紧接着听到“咕咚”一声,旁边响起一声动静。趁两个丫鬟转头去看的功夫,夏衿将手里的东西放进了那冒热气的碗里,她自己则翻身上了屋顶。

  这一连串动作,就发生在一瞬间,待苏慕闲眨了眨眼回过神来时,两个丫鬟已互相安慰着“没事”“没准是野猫”地走远了。

  夏衿仍是没理苏慕闲,越过他又回到了那抽了瓦的洞口前。苏慕闲也赶紧回去,朝下面张望。

  只见那两个丫鬟已进了屋,端托盘地走到章姨娘面前,禀道:“姨娘,您吩咐的汤已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