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郑家姑娘?(1/2)

加入书签

  曹氏所思虑的,正是世子夫人萧氏所想。昨儿晚上婆婆叫她过去,拉了几句家常,就扯到了岑云舟的婚事上。话里透出来的意思,是看中了眼前这位夏姑娘。

  说实话,当时萧氏是不愿意的。虽然婆婆跟她把夏衿给皇上治好了病的事说了,言明只要成了亲,皇上定然会把救命之恩回报到岑云舟身上。但她并不认为,儿子的前程需要靠别人。儿子有本事自己建功立业,何需沾妻子的光,让妻子在他面前趾高气扬?

  再说,夏衿小门小户出身,想来在言行举止上拿不出手,上不了台面。娶这样一个妻子,委实委曲了自己的优秀儿子。

  可看到夏衿虽容貌不是很艳丽,却清秀可人,一双眼睛既灵动又沉静;言行举止落落大方,态度不卑不亢。再加上刚刚听到填湖的事,她的态度完全转变了过来,只觉得能给儿子娶这样一个女子,也很不错。

  她脑子里回响起婆婆昨晚说的一句话:“你公公手握重兵,本来就容易受到皇上的猜疑。这时候再娶一个世家女,跟显赫人家联姻,岂不是火上烹油?到那时候,只怕离灭门大祸就不远了。所以咱们家几个孩子,只能跟普通人家婚配。而那位夏姑娘,便是普通人家里出类拔萃的人物。这样的姑娘不娶,还娶谁去?”

  想到这里,她对夏衿打心眼里亲热起来,问她:“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我祖父母都不在了,父亲三兄弟已经分家。如今家中除了我和我哥哥,就只有父亲和母亲。”夏衿答道。

  萧氏越发的满意。

  夏家人口如此简单,夏祁又是个优秀的孩子,这几日儿子对他都赞不绝口。以后只有为儿子添助力,绝不会拖他的后腿。能养育出这样一对出色的儿女,想来夏家夫妇也是极好的。这样的人家。还真是再好不过了。

  而那边,宣平候世子也在跟夏祁聊天。了解夏家的情况。最后的结果,便是跟萧氏一样,对夏家再满意不过了。

  屏风两边很和谐地吃完了饭。

  临告辞前,萧氏对岑子曼道:“明日是大长公主的赏花宴,你带夏姑娘去玩玩吧。”

  大长公主,即是当今皇上安鸿熙的同胞姐姐,太后所出,地位尊崇。她是个极会享受的人物。每年春天都会在公主府里办赏花宴,请京中贵妇及贵家公子、小姐参加。

  而世子夫人萧氏,则是大长公子的小姑子,驸马萧培安的亲妹妹,两家交往甚丛。所以岑家多带个人去赴宴,于他们而言并不是多大的事。

  “太好了。”岑子曼自然十分高兴。

  回到两人所居住的清荷居,岑子曼便忙碌开了,将给夏衿做的衣衫都拿了出来,又捧出许多自己的贵重首饰,拿来跟衣衫相配。折腾了半天。最后她终于帮夏衿选定了一袭翡翠撒花洋绉裙上裳,配清淡的霞光色细褶落梅瓣的裙子。夏衿气质清冷,穿冷色调衣衫。更显高贵。

  夏衿喜岑子曼的爽朗娇憨,难得她今儿兴致高,便也由得她摆布。

  也别说,豪门千金自小就捣鼓自己的穿着打扮,即便是岑子曼不喜这些,耳濡目染之下也差不到哪里去。待夏衿穿上她挑的衣服,再由着丫鬟梳了个头,戴了首饰,一照镜子。发现这身衣服尽显她窈窕身材,清冷气质也更加凸显。

  她一时兴起。便给自己化了个妆。凭着高超的化妆技艺,愣是把她六分容貌变成了八分。其实化个十分的容妆也不是不可以。凭着她的手段,将自己打扮成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完全没有问题。不过只是为了玩儿,没必要将自己的保命本事拿出来显摆。

  就改变了这么两分,愣是把岑子曼惊艳得一塌糊涂,缠着夏衿也给她化妆。两人一装扮完,互相对视一眼,俱都笑个不停。

  “不行,我得去给祖母和母亲瞧瞧。”岑子曼将夏衿一拉,就往正院里跑。夏衿劝阻不住,只得跟着她去了正院,心里倒是暗暗后悔,不该这么随性,惹出麻烦来就不好了。

  宣平候老夫人正和儿媳在说话呢,忽见两个美人儿闯了进来,差点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却是哭笑不得,指着岑子曼嗔道:“你呀,没有一天不淘气的。”

  世子夫人萧氏却看着夏衿惊艳不已:“你、你是夏姑娘?”

  夏衿的化妆就在于不露痕迹。她的眼睛是很美的,如黑宝石一般,熠熠有神,顾盼生辉;脸型也很好,皮肤也很白皙。只是鼻子不够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