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宣平候回到岑府,把退亲的事情告诉了老妻,让她和儿媳妇好好去安抚一下孙女。岂知当宣平候老夫人和萧氏如临大敌地将退亲的消息小心地告诉岑子曼时,她表现得十分平静。

  岑子曼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朝堂上的牵扯,只以为是彭家听到外面的流言,派人过来打探消息,然后祖父为了维护岑府脸面,主动退亲。

  “你们不用担心。”她仰起小脸,冲祖母和母亲笑了笑,“这就是缘分,我明白的。”

  因为彭喻璋的出色,京城的闺秀没少背后嘲讽,说以她将门小姐的粗俗,这门亲事是白瞎了彭喻璋;彭喻璋每次见着她,表情也是淡淡的,从未有未婚夫面见未婚妻时那种期待、紧张、欣喜的情绪——大哥娶大嫂时,她可是见过大哥的那种表现。为这事,她没少流眼泪。

  她曾一万次地想象她跟彭喻璋成亲后相处的情景,可每次她都十分沮丧。因为她实在想象不出那是怎样一个情景。她想,跟彭喻璋呆在一起,她可能连话都不会说。

  如今退了亲,虽说心里难过,那神衹一般的男子,终是与她无缘。但她心却隐隐地松了一口气。

  见到孙女这种表情,宣平候老夫人原来准备的许多安慰的话,都堵在了心口说不出来。

  “祖母会为你安排一门好亲事的。”她只得道。

  因为这事还牵扯到夏祁,猜想到宣平候老夫人和萧氏的来意,夏衿有意避开了去。待她们走后,夏衿从岑子曼的嘴里得知了这个消息。

  “你很难过吗?”她问。

  岑子曼摇了摇头,抬起头冲夏衿一笑。笑容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我以为我会很难过。但很奇怪,不光不难过,竟然有一种松快的感觉。看来我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喜欢他。”

  夏衿安慰似的拍拍岑子曼的肩膀。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岑子曼在想什么,夏衿不知道。而她自己,则想到了苏慕闲。

  岑子曼十六岁了,又因退了亲损了名声,如果此时再不抓紧时间、趁着宣平候出征再立新功之际为她订一门亲事。等她年纪再长些。亲事就难办了。

  而且。战上的事,谁也说不清。要是宣平候或世子岑长安有个三长两短,或是战败。岑家的权势必然大大降低,更有甚者,会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到时候,谁还愿意娶岑家这个名声受损的姑娘呢?

  所以。在出征前为岑子曼订下一门亲事,是势在必行的。

  虽说抬头嫁女、低头娶媳。但夏家在门第上与岑府实在相差太远,夏祁更是连个举人功名都没有。即便他与岑子曼有了肌肤之亲,但岑家第一首选的,不是他。而应该是苏慕闲吧?

  想到这里,她微微失神。

  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发现东西的可贵。经过昨晚微妙的心理转变,再说很高兴看到苏慕闲跟岑子曼成亲。她就太自欺欺人了。

  那么,她需要做些什么呢?使些手段。把岑子曼推向夏祁,而把苏慕闲留给自己?

  这念头一出,她就晃了晃脑袋,将这念头赶了出去。

  且不说这样做有悖于她做人的底线,光是从情感上,她就接受不了。

  她骨子里是个极傲气的人。如果岑子曼选择苏慕闲而非夏祁,苏慕闲也愿意娶岑子曼,那么这两人,他们不要也罢。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没把他们兄妹俩看在眼里的人,他们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更不要说还动手去抢了。

  不得不说,她虽视岑子曼为妹妹,但跟夏祁相比,她还是差得远。

  岑子曼性子单纯一些,人却不笨。事关她自己,夏衿能想到的,她自然也能想到。躺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她忽然坐了起来,对夏衿道:“我去找一下祖父。”说着冲着丫鬟喊道,“给我梳头,再拿件外裳来。”

  而那边,宣平候将退亲的事告诉妻子后,算算日子,不敢耽搁,立刻派人将苏慕闲叫了过来,开门见山地道:“你表妹今儿已跟彭家退了亲。我出征在即,这样离开我不放心。我想在出征前为她订下一门亲事。”他顿了顿,看着苏慕闲,“你可愿意娶她为妻?”

  苏慕闲大吃一惊,他虽然知道宣平候一定会给岑子曼退亲,但没想到他会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他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阵,想找些适合的话,尽量委婉地拒绝宣平候。想搜肠刮肚地想了一阵,却觉得怎么说都不合适。

  他干脆不掩饰了,直接道:“对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