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吐血症(1/2)

加入书签

  “夫人,这是夏郎中和他儿子,来给骞儿看病的。”罗维韬道。

  “哦?”妇人冷淡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热络,看向夏正谦和夏衿目光隐隐有期待之色。

  “罗夫人。”夏正谦施了一礼,知道这便是罗维韬的夫人,那罗三公子的亲生母亲了。

  夏衿也跟着行了一礼。

  “夏郎中有请。”罗夫人道。早已有丫鬟将帘子打了起来。

  还在门外,夏衿就闻到一股子药味。进了屋,这药味就更浓了。不过除了药味,屋子里并无其他难闻的味道,四处收拾得极为干净整洁。

  走到里间门口,夏正谦忽然停住脚步,对夏衿道:“你在这儿等着,一会儿我叫你进去,你再进去。”

  夏衿点了点头。

  罗夫人见状,也不问原由,吩咐丫鬟招呼好夏衿,自己跟在罗维韬和夏正谦身后,进了里屋。

  “公子,请这边坐吧。”丫鬟上前道。

  夏衿摆了摆手,正要说“不必”,忽然听到里面传来罗夫人的一声惊呼,继而一阵乱响,似乎撞倒了凳子,打翻了碗碟,还伴着罗夫人的急呼声:“骞儿,骞儿,你怎么了?”

  显然是病人发生了危急状况。夏衿顾不得其他,忙掀帘进去。

  只见里面迎面竖着一个红木缕雕镶玉石的屏风,转过屏风,便是一张雕花拔步床,床上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正半躺在床,被罗夫人扶着,嘴里大口大口地喷着血,有些血来不及从嘴里冒出,汩汩地从鼻孔流了下来,那情景触目惊心,十分恐怖。

  “夏郎中,可有办法?”罗维韬问夏正谦,他看上去倒还算镇定,“我儿吐血已有半年了,情况越来越严重。丁郎中他们用银针止血,又开了无数止血和防止吐血的方子,都无效。”

  夏正谦正想上前用银针给罗骞止血,听得此话,身体顿时一滞,眉头蹙了起来。

  “爹。”夏衿走到夏正谦身边,唤了一声。

  夏正谦微点了点头,视线仍盯在罗骞身上,凝神思索。

  过了一会儿,他向罗维韬问道:“三公子刚开始得此病时,有何征兆?”

  罗维韬叹了口气:“我儿平素颇喜练武,有一次出去历练,跟人打了一架,受了点伤,回家后就开始咳嗽唾血,伴有痰症。本来这样的小伤倒没什么,请个大夫看看,吃几剂药就好了。偏他发病时正值我父亲去世,全家回老家奔丧,家里正巧又发生了点事情,这孩子便把这事瞒了下来,只在外面抓了几剂药吃,可不知遇上的是什么庸医,药吃下去,不光病没治好,反而更严重了。等我把家里的事处理好,发现他这病症时,再请丁郎中他们来看,就已是这样了。”

  说着,他眼眸里的光芒黯淡了下去,露出悔恨的神色。

  夏正谦点了点头,看罗骞此时已不吐血了,被罗夫人和丫鬟缓缓扶着靠回到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便道:“我先拿拿脉。”

  “请。”既将夏正谦领进了门,罗维韬就没有一丝慢待,走到床边将罗骞的手从被子里拿了出来,示意夏正谦上前诊脉。

  夏正谦将手指放在罗骞的手腕上按了一会儿,转头对夏衿道:“祁哥儿,你来看看。”

  罗维韬面色微沉,显然对夏正谦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忘让自己儿子练手十分不满。不过,他倒是没说什么。

  可那罗夫人不乐意了。未待夏衿走近,她便将罗骞的手放进了被子里,转头对夏正谦道:“这位郎中,如果你有办法,就开药吧。”直接将夏衿无视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