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表白(1/2)

加入书签

  王三两人扶着罗骞进了帐篷,在夏衿的指挥下把他放在了床上。

  “如果夏郎中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俩就告辞了。”王三不习惯跟陌生女子在一个帐篷里,见没什么事就想告辞离开。

  “罗大人的随从不在,我一个姑娘家在此不便。还得麻烦二位先在此呆一会儿,等罗大人的两位随从再离开,可好?”夏衿道。

  夏衿这样说了,两人自然没意见,连声道:“这没问题,我们回去也没什么事。”

  有这两人在,夏衿本可以离开了。但她想知道这事是乐山一个人谋划的,还是受了什么人指使,决定留在这里好好看看。

  她借口要给罗骞看病,让王三两人站到了门帘旁边。那里堆放着一些生活用具,且有人进门时将门帘一掀,那处正好被挡住视线。帐篷里采光又不好,进门左右的凹陷入正好是盲点。有人从外面进来,不容易看到王三两人。

  “罗大人这病怕是受不得风,我把门帘放一下。”夏衿又把门帘放了下来。

  待一切准备好,倾耳听了听外面,似乎有脚步声朝这边走来,夏衿走到罗骞身边坐了下来,伸出手去给他拿脉。

  “……半个时辰前我看到他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病得这么厉害了呢?”门口传来了岑毅的声音。

  “不知道呀,小的慌了,生怕公子有个三长两短,赶紧跑去找李院使。夏姑娘的医术虽好,但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多一个人看病总是好的。”这是乐山的声音。

  他这话说完,一群人已到门口了。门帘一下子被掀了起来。

  夏衿转头望去,正看到岑毅站在门口,一只手拽着帘子,面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发愣。

  一看岑毅怔在了门口,后面的李玄明、周易知互递了一个眼色。李玄明伸手抚起了胡子,面有得色。

  “大将军,怎么了?”苏慕闲见岑毅怔在那里。而乐山、李玄明和周易知脸上似有异样。他顿时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来,伸头想要朝里面看一看。然而帐篷的门本就不大,岑毅的身材又魁梧。往门口一站就把那里堵了个严严实实,其他人根本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情形。

  被他这一问,岑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堵在门口了。他刚才一愣是因为晃眼间只在帐篷里看到夏衿一个人。床上还躺着个罗骞,除此之外。罗骞的另一个小厮不见踪影。孤男寡女呆在一处,容易让人说闲话,心念急转之下他还想着,是不是放下门帘不进去算了。

  可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晚了。要是就这样把门帘放下不让大家进去。夏衿的清白更说不清楚。

  他想了一想,一弯腰,干脆进了帐篷里。

  其他人连忙鱼贯而入。

  看到帐篷里只有夏衿和罗骞。一个坐着一躺着,两人的衣服倒是齐整。后面进去的这几个,表情各异,都十分精彩。

  苏慕闲是隐隐松了一口气;乐山则张大了嘴巴,一副很吃惊的样子,似乎想不明白帐篷里的情形怎么跟他想像中的不一样;而李玄明和周易知愕然了一下之后,目光里涌动着兴奋的光芒——就算事情没达到他们设想的那样,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够得让夏衿败坏名声了。

  为了先入为主,引起大家的注意和怀疑,李玄明装作吃惊的样子,道:“夏姑娘?怎么你一个人在此?”他转向乐山,将脸一沉,“你们这些下人是怎么做事的?怎么能让夏姑娘和你家公子单独呆在帐篷里呢?孤男寡女成何体统!”

  夏衿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她指着角落里的王三两人道:“李院使,这不还有两个人吗?你哪只眼睛看到孤男寡女了?”

  大家这才看到还有两个士兵也在帐篷内。

  见到岑毅,王三两人显得很激动,恭敬地抬手行礼,唤了一声:“大将军。”

  岑毅平时在将士面前是很威严的,不苟言笑。但此时见到这两个士兵,态度竟然出奇的和蔼可亲,笑着连连点头:“好,好。”

  此时乐山已扑到罗骞身上,转过头来悲愤地向夏衿道:“你把我家公子怎么了?我刚才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我家公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非要你偿命不可。”

  “啪”地一声,一个耳光扇到了乐山脸上。

  大家愕然朝那方向看去,却见罗骞慢慢地坐床上坐了起来,看向乐山的眼神充满寒意。

  刚才那一掌,就是罗骞打的。

  乐山捂着脸,看着罗骞,又惊又喜又诧异:“公子您醒了?可是……您为何打我?”问后面那句话时,他目光闪烁,不敢跟罗骞直视,显得很是心虚。

  罗骞冷冷地盯了他一眼:“为何打你?夏郎中治好了瘟疫,是朝庭的大功臣,岂是你能大呼小叫的?竟然还威胁上了,你可真能耐!”

  说着,他转过头来,对岑毅拱手道:“大将军,你怎么来了?”

  在岑毅堵门口的时候,夏衿估摸着解药已生效,将春药抑制住了,就拿了个瓷瓶,放到罗骞鼻子底下给他嗅了嗅,罗骞才及时醒了过来。

  岑毅满含深意地看了乐山一眼,对罗骞道:“听你家小厮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

  说到这个,罗骞脸色发白,大概是想起了药效发作时的情景。他根本不敢抬头看夏衿,对岑毅道:“我没事,小厮大惊小怪,劳大将军和各位跑一趟,实在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谁也不想生病。”岑毅安慰道。他站直身子,扫视了帐篷一眼,又冲罗骞点点头:“你好生歇着,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叫小厮去找我。”

  “多谢大将军。”

  岑毅这才转脸看向夏衿:“夏郎中,罗参军这病没事吧?如果你忙完了。去我那一趟吧,我正好找你商量一下伤员的事。”

  “行,罗大人这病不要紧,现在已经没事了。”夏衿收拾了一下药箱,提到手里就要跟岑毅出去。

  岑毅转过头来,目光冷冷地对李玄明道:“李院使,你也是常在宫里行走的人。应该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你也这么大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