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可愿做皇后?(1/2)

加入书签

  菖蒲看着自家姑娘用轻松愉快的话语,很快就让王嬷嬷对她更加亲热,然后还用一个玉佩让对方做出了这样的承诺,她不由得大为惊奇——她家姑娘一向高冷好么?面对看不上的陌生人,她连话都懒得说。即便是当初在临江地位极高的罗骞、罗夫人,以及宣平候老夫人、岑子曼,她的神情都是淡淡的,根本就懒得主动去跟人套近乎,只保持着适当的礼貌。要不是宣平候老夫人感激她治好自家女儿的病,岑子曼又莫名地喜欢上了夏衿的性子,夏衿绝不会跟岑家人走得这么近。

  却不想,姑娘真要奉承起人来,那也是一套一套的,小嘴甜得跟。虽然此时脸上的笑意也仍是淡淡的,却无端的就让人对她生起亲昵与好感。

  这让菖蒲惊讶之余,对自家姑娘的景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起来。

  大周的皇宫很大,从大门进去,足要走一顿饭的功夫,才能走到太后的宁寿宫。所以王嬷嬷早已算准了时间和步骤,正好在她和夏衿说完一段话,各自表明心迹后,一辆华丽的车辇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郡主请。”王嬷嬷请夏衿上了车辇,自己则和菖蒲一人坐了一边车辕,吩咐驾车的小内侍往宁寿宫驶去。

  车辇并不像外面的马车那样把四周围得严严实实,而仅仅在上面像伞一般撑了个大大的华盖,坐在车上视线极开阔。夏衿上次进宫因为是夜里,根本没看到大周皇宫的景致,这会子心里将主意拿定,便有了闲情欣赏起宫里的景色来。

  “停。”走在前面开路的内侍忽然尖着嗓子叫了起来。

  赶车的小内侍连忙把马车停了下来。

  正欣赏路旁一株紫色玉兰的夏衿连忙将视线转移到了前面,便看到一辆车辇正缓缓地从路的一端驶了过来。那马车的装饰和华盖。比她所乘的这一辆更华贵,车上坐着一个华服美人,应该是宫中皇帝的哪一个妃子。

  夏衿暗叫晦气,就听王嬷嬷低声道:“郡主,是贵妃娘娘。她性子有些傲,您一会儿说话稍微注意些。”

  这就是收伏了一个宫里眼线的好处了。在这古代,皇权大过天。即便是宫里一个以色事人的女人。屁本事都没有。只要占了个皇帝小老婆的名份,就平白比其他人有权势。真要跟这种人发生冲突,不管你夏衿对大周国做出了多大的贡献。都得承受皇家的惩戒与怒意。

  当然,当今皇上是明君,或许不会为了自家小老婆就做让朝中大臣寒心的事。但明面上不计较,暗地里的软刀子是少不了的。毕竟皇家尊严不容冒犯。凡是不把皇家权势放在眼里的。都是挑战皇帝的权威,绝对是作死的节奏。

  夏衿利索地下了车。领着菖蒲站到了车辇前面,等着贵妃的车辇过去。

  却不想,看到夏衿这张陌生的脸,贵妃一伸手。让车夫将车辇停了下来。

  她扶着宫女的手,姿势优雅地下了马车,走到夏衿面前。面上带笑道:“这就是皇上新封的永安郡主吧?”

  “永安给贵妃娘娘请安。”夏衿蹲身福了一福。

  她第一次对皇帝封她个郡主的身份,生出满意之心。

  要是放在以前。她一个民女,见到贵妃娘娘,不管她骨子里有多高傲,心里又有多腻烦这种宫中生物,都得跪下去给人磕头。

  现在她是郡主,只需要给贵妃行个蹲身礼就行了,这让她对郡主身份大为满意。

  贵妃是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她之所以得到皇帝的宠爱,不光是五官漂亮,身上更是有一股飘飘欲仙的出尘气质。连夏衿这个女人看了都有一种痴迷的感觉,更不要说男人了。

  唉,难怪天下男人都想做皇帝,原来是有这样的福利。

  贵妃款款走到夏衿面前,伸出洁白的手虚扶了她一下,然后上下打量她一眼,又开口道:“不错,果真是个奇女子。”顿了一下,她又道,“本宫听说,李玄明在边关得罪了郡主。这事是他的错,本宫本不应该袒护他的。但他对本宫有恩,当年要不是他,本宫可能就没命了。为了报恩,今天他来求本宫,本宫就答应他为他求情,算是还了他的这份恩情。如果在这一点上让郡主不痛快,本宫在这里给郡主陪个不是,还请郡主见谅则个。”说着,她就要给夏衿行礼。

  夏衿连忙侧开身子避开她这一礼,道:“贵妃娘娘快莫这样。既然李院使对娘娘有恩,永安自然不会揪着不放。这件事,就算是了了,我不会再追究。”

  贵妃用漂亮的眼睛凝视着她,似乎要确认她的话是不是真心。

  然后,她如荷花盛开一般,缓缓展开她那明媚的脸,灿然一笑,对夏衿道:“好,这算本宫欠你一个人情。”说着,朝后面招了一下手。车夫连忙将她的车辇驾了过来。她扶着宫女的手上了车,车辇便慢慢朝前驶去。

  夏衿目送她的车辇远去,这才重新上了马车,深思的眸子里,含晦难懂。

  菖蒲见状,没敢问她话,只侧头看了看跟自己坐在一排的王嬷嬷,却见刚才还十分活跃热情的王嬷嬷,此时皱着眉没说话,似乎在想些什么,她只得转过头来,默然不语。

  就在这凝重而怪异的气氛中,车辇在一座宫殿前停了下来。夏衿刚要起身,就见王嬷嬷伸过手来,要扶她下车。夏衿瞥她一眼,顺势扶了她的手,缓步而下。菖蒲只得空着手走在她们后面,跟着一步一步上了台阶。

  为了彰显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地位,每个宫殿都要修建上一两层台基,称之须弥座。宁寿宫既是太后所住的宫殿,自然也不例外。王嬷嬷扶着夏衿,待上了几级台阶。离引路和赶车的内侍远了,便在夏衿耳边轻声道:“贵妃平常的性子,可不是这样,对人不会如此坦诚客气。如今一改行事风格,恐怕一会儿大殿上,怕是有大事件发生。郡主需小心应对。”

  这也是夏衿心里产生的疑虑。

  她点点头。不过想了想,她又摇头道:“我想不出有什么大事需要贵妃娘娘向我低头。”

  王嬷嬷左右看了看。确定此时没人。将嘴凑到夏衿耳边,以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道:“郡主,咱们大周没有皇后。”

  夏衿赫然抬起眼来。望向王嬷嬷。

  王嬷嬷冲她点了点头,表示事情正如她说的那样,不会有错。

  夏衿的眼睛微眯起来,随即笑着摇了摇头:“嬷嬷。这不可能。你忘了,皇上才封了我为郡主。既然是皇家郡主。又岂有嫁给皇上之理?”

  王嬷嬷就是欣赏夏衿这种冷静而沉稳的性子。想当初她还是一个乡下小郎中的女儿,乍被传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