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赐婚(1/2)

加入书签

  “不、不敢,臣妾不敢。”武安候老夫人知道,自己要是敢说“是”,太后很有可能直接叫人把她拉出去,立刻斩了。她还有大事没做呢,岂能就这么丢了性命?

  “那永安郡主,有没有资格做你们武安候府夫人?”

  话说到这份上,要是再说没资格,武安候老夫人知道自己仍然没有好下场。

  这么想着,她只得道:“太后看中的人,万不会有错的。”

  “哼。”太后冷冷地盯了她一眼,“算你识相。”

  武安候老夫人瞬间变了脸色。

  她在京城呆了一辈子,也就一年前才离开的京城。因着品级的关系,逢年过节她也跟着其他公候夫人进宫里给太后请安的。以往,太后对她还算和言悦色。可自打她派人追杀苏慕闲的事暴露出来,太后对她就不假颜色。三番五次叫她进宫来敲打她,而且要不是太后坚持,武安候的爵位就是她小儿子的,绝不会落到苏慕闲的头上,她的小儿子也不会被贬到琼州,更不会年纪轻轻就死在外乡。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老太婆做的好事!

  她眼里闪过一抹怨恨。

  太后一辈子经历过太多的事,看人那是一看一个准。此时武安候老夫人虽然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她体态上流露出来怨毒之色,还是让太后捕捉到了。

  她顿时大怒,一拍桌子道:“怎么的,你还敢在心里怨恨哀家不成?”

  “臣妾不敢。”武安候老夫人连忙把怨毒之色收了起来,抬起头惊慌失措地看向太后,好让人看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太后圣明,臣妾对太后怎么会有埋怨之心?”

  “没有就好。”太后冷哼一声,转头对苏慕闲道,“如今永安既愿意嫁给你,哀家便为你们指婚。武安候苏慕闲,永安郡主夏衿,听宣吧。”

  苏慕闲大喜。看了夏衿一眼。便率先跪到了太后面前,嘴里高呼道:“谢太后娘娘。”

  夏衿也跟着跪了下去,小声地说了一声:“谢太后娘娘。”

  燕王妃见状。赶紧站了起来,对太后道:“太后娘娘,事情可不能这么办。武安候可是跟我家嘉宁定了亲的,连成亲的日子订了。就算当初武安候求您给他赐婚,但终究还没正式赐婚不是?但我们两家的婚事却是定了。永安是郡主。我们嘉宁也是郡主,而且嘉宁这孩子还是您亲孙女,太后您老人家可不能帮着外人让嘉宁受委曲呀。她要是被退了亲,哪儿找得着好亲事?”

  前面她没有说话。那是因为太后只问武安候老夫人。可现在她不能不说话了。否则自家闺女喜欢的男人就要娶别人了。

  最重要的是,前面她们燕王府派去截杀夏衿的人似乎被捉住了。这件事就算是推到安以珊身上,她这女儿也要被毁了。但如果给她与苏慕闲订下亲事。那就可以用这一次苏慕闲立下的功劳去给安以珊抵过。而且有苏慕闲帮着在御前说话,他们燕王府这一次的过失就会被轻轻抹去。往后有苏慕闲帮衬。还能有诸多好处。

  所以这个女婿,她是无论如何不能让给夏衿的。

  燕王妃肚子里的这点小算盘,太后岂能不清楚?否则她也不能拿个皇后位置在前面做铺垫,以达到让夏衿和苏慕闲成亲的目的了。

  当然,如果夏衿答应做皇后,她和皇帝也不吃亏。夏衿如此能干,邵家人又人丁兴旺,一个个都是将才,这必然能给皇帝很大的助力。

  “嘉宁还想要好亲事?”太后的声音骤然变冷,看向燕王妃的目光里全是寒芒,“今天皇上犒赏三军,还没来得及审你们燕王府的罪过呢,你们还是想想如何保全性命再说吧。”

  “太后……”燕王妃刚才的雍容华贵全都不见了,脸上全是震惊与惶恐。

  太后一挥手:“拉下去。”

  角落里站着的两位健壮的嬷嬷立刻上前,将燕王妃拉了下去。

  武安候老夫人大惊。

  太后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你此时是不是特别后悔,今天没押着闲哥儿跟嘉宁成亲?”

  武安候老夫人愣了一下,茫然地看向太后,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一息之后,她终于反应过来,太后这是讽刺她害亲生儿子没能害成功。

  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她一惊之外,目光落到了苏慕闲脸上,想看看苏慕闲听得这话是什么表情。

  令她失望的是,她这个在寺庙里长大,出来后极为单纯的儿子,此时脸上却什么表情都没有,就仿佛没听到太后的话似的。

  她又将目光移到夏衿脸上,却在夏衿脸上看到的竟然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表情。

  她觉得背上湿涔涔的直冒冷汗。

  那边太后又道:“你要是想回来好好过日子,我就不说什么了。可要是让我发现你有什么阴谋诡计,想对这对小夫妻不利,我定然饶不了你。”

  武安候定了定神,慢慢应了一声:“是。”

  太后这才朝旁边的内侍抬了抬手。

  那内侍是惯常帮太后拟旨的,刚才太后临时起意,他也不慌张,早在太后跟燕王妃说话的当口,就将懿旨写下来。

  此时他拿着懿旨,走到夏衿和苏慕闲面前,高声宣道:“兹闻永安郡主夏衿娴淑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武安候苏慕闲丰神俊逸,敏而品端,才华横溢,两人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下懿旨为其赐婚,望择良辰完婚。钦此。”

  本来夏衿是郡主,苏慕闲就应该是郡马。他的爵位再高,也是臣子,比起皇家的郡主来,自然要差一截。所以这懿旨是应该发给苏慕闲,让他做好准备。“嫁”入郡主府才对。可夏衿和苏慕闲的情况都比较特殊。夏衿这个郡主,只是因为功劳比较大,她又不做官,皇帝也不想因她的功劳而破格对邵家人恩赏太过,这才给了个封号。这种虚衔皇家要多少有多少,惠而不费,送一个给夏衿倒也不损失什么。但比起正儿八经的皇家郡主。夏衿终究是少了点底蕴。而苏慕闲这里。一来祖父母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