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视线(和氏壁 )(1/2)

加入书签

  “行,我去说说。”罗夫人拍拍罗骞的手,就走上前去,高声道,“姨母,我听骞哥儿说,夏姑娘的医术也是极好的。不如让夏姑娘先给瑶姐儿和朱姑娘看诊吧,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夏小郎中再在旁边指点指点。”

  “对对对。”宣平候老夫人也是急中生乱,满脑子只担心孙女的性命安危,全然没有考虑声誉问题。经罗夫人这么一提醒,她才醒悟过来,暗骂自己老糊涂,转头对夏衿道:“夏姑娘,还是你来吧。”又问夏祁,“夏小郎中,你看这样行么?”

  罗夫人的那句话,听在夏祁耳里不啻如仙乐一般动听。他哪里还能说不行的?点头如蒜一般:“行、行,当然行。”

  看到夏祁这个傻样,夏衿不禁好笑。她上前告了声罪,便伸手朝岑绍瑶的手腕处搭过去。

  罗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夏衿伸出来手,心潮如波涛一般翻涌起来。

  那只手,五指纤细而修长,白皙细嫩,正是他记忆里的那一只手。

  他的目光,慢慢地从那只手上移到夏衿的脸上。

  同样的漆黑如墨的眼睛,黑而亮,闪烁着清冷淡漠的光芒,正是他隔两天就会面对的那一双眸子。有些疏淡的弯弯的眉,并不十分挺拔的鼻子,小巧的嘴,跟旁边站着的夏祁有八、九分相像,并不一模一样。

  原来,将自己从死神手里救回来的。竟然是眼前这位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吗?在自己面前谈笑风生,一起去看房子,还跟自己一起开食肆的。仍是眼前这位女孩子吗?

  细细地拿了岑绍瑶的脉,夏衿收回手时,感觉到一道异样的目光朝自己射来。她抬头瞥了一眼,看到是罗骞,她心里微讶,却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收回了视线。看向了另一边的朱心兰。

  “夏姑娘,我孙女她……怎么样了?”宣平候老夫人心忧孙女。见夏衿不说话,忍不住问道。

  “她没什么大碍,大概一会儿就醒了。”夏衿道。

  大概是因朱心兰被夏衿打晕了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夏衿而被宣平候老夫人当众教训的原因。朱夫人怎么的对夏衿都没有好感。她听得此话,鼻子里“哼”了一声,便想讲两句讽刺的话,却不想忽然就对上了夏衿那双冰冷锐利的目光,想要出口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嗓子眼里。

  “如果朱夫人看我不上,完全可以另请高明。”夏衿道。

  说着,她站了起来,似乎不准备帮朱心兰拿脉了。

  “啊。”人群里发出了低低的惊呼声。

  谁也没想到,身为郎中女儿的夏衿。竟然会对知府夫人态度如此强硬。

  有那心肠好的,为夏衿捏着一把汗;心肠不好的,则瞪大了眼睛。准备看一场好戏。

  毕竟任谁都知道,朱夫人出身商贾,而且还是小商贾,换句话说,她娘家就是个开杂货铺的。眼界窄、气量小,最喜欢斤斤计较。如今夏衿当众给她没脸。她还不定怎么报复呢。

  朱夫人大概也没想到夏衿竟然敢说这样的话。她诧异地睁大眼睛,望着夏衿。慢慢地眼睛里蓄上了怒意。正要生气,忽听“嘤咛”一声,旁边的岑绍瑶竟然有了动静。

  “啊,快看,醒了醒了。”

  人群里一阵骚动。

  宣平候老夫人握着岑绍瑶的手,一下子泣不成声:“瑶姐儿,瑶姐儿……”

  岑绍瑶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四周围着一大群人,一个个正激动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有些莫名其妙,用手一撑便想坐起来:“祖母,我这是怎么了?”

  雪儿忙将她扶了起来。

  宣平候老夫人一听这话,急得都忘了哭泣,连声道:“怎么,你想不起来了?你下水去救朱姑娘,后来被淹,你还记得么?”

  岑绍瑶想了想,又转头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朱心兰,猛地一拍脑袋:“哦,我想起来了。”

  “我的姑奶奶,你轻点。”看到孙女这没轻没重的举动,宣平候老夫人被吓得差点出了心脏病,“当初夏姑娘为了救你,把你打晕,你那脑袋还没恢复呢。”

  “祖母,你说当时救我的是谁?”岑绍瑶一把抓住宣平候老夫人的手,眼眸亮亮地问道。

  看到孙女这生龙活虎的样子,宣平候老夫人那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她指着夏衿道:“喏,就是这位夏姑娘。她哥哥当初治好了你姑母的病,今天她又把你和朱姑娘救了上来,是你们俩的救命恩人。你可得好好记住,别做那忘恩负义的小人。”

  大家一听这话,忙拿眼睛偷偷朝朱夫人脸上看去。

  谁都听得出来,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