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踪 第十节 一凡留队(1/2)

加入书签

  还有两个半月,上海赛区的选拔赛即将开始。@@@@重重问题压在思元中学篮球队的身上,首先要克服的是场馆问题,如今这场地是完全不够训练用的。而且在放学后,排球队也要来训练,嘈杂声音在一个球馆会严重干扰队员的专注度。这让主教练李宵龙,助理教练周峻毅,球队助理章晓雪,方文欣都头痛不已。

  周峻毅提议将所有的球员召集起来一起开个内部会议讨论一下。

  这天放学,所有篮球队成员在体育馆门口集合,但是因为球馆里排球队已经开始训练,避免嘈杂声,篮球队只能在体育馆外的空地上召开临时会议。去年的全国八强球队,现在遭遇如此境遇,确实让人唏嘘不已。

  李宵龙首先发言:“目前摆在我们篮球队的问题已经很明显了,场地条件差,主力离队,年轻球员还没能挑起大梁,但是目标又非常急迫,怎么在今年的选拔赛上取得好成绩,这是很严峻的问题。我们首先来场馆问题!”

  李宵龙还没有完,地下球员之间就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球队史上从来没有取得过那么好的成绩,现在却要裁减球队开支,缩水球队的设施。让篮球队怎么训练,也不知道上面领导怎么想的?”中锋徐志卿。

  “赵老师和田指导的离队,肯定和这个有很大关系,领导是不是被赞助商收买或者洗脑了,这不是把篮球队往火坑里推吗?”江豪天补充道。

  “听是有这种法。赞助商球队今年实力一般,主力离队,估计成绩也一般。同时赞助商的资金还尚未到位,今年作为调整年,不对球队的成绩做过多要求。”

  “切,尽风凉话,如果这样的话还训练个啥,把篮球队解散算了,真气人!”

  “大家安静一下。让我把话完!”李宵龙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场下即刻安静下来,又继续道:

  “领导层怎么想我们暂且不论。今年的确没有给我们下达过指标,但是我觉得既然去年取得了那么好的成绩,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提升思元中学篮球大氛围的良好契机。而且校内还是有很多同学是真正热爱篮球的,就拿这次校队选拔来。就有超过300名男生前来报名参加选拔。占到全校总男生数量的30%以上,不得不这是个很好的现象。也为了不辜负同学们的期望,我们不能自己妄自菲薄,放任自己,不求上进。我们今年的目标是保四争二,进入上海四强赛,最好是依旧能进入全国联赛。”此话一出,场下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进四强。就靠目前这批阵容能行吗?”

  “卓一凡和麦卡锡马上就要走了,去年的主力阵容只剩下李昕和夏俊。其他都大换血了,怎么打!”自信心不足显然充斥着球队。

  “行了!都给我闭嘴!”卓一凡忍不住了,跳了起来吼道,场下顿时安静下来。

  “我也不想走的,想陪你们一直走下去的,一直走到最后的!”

  “但是,听我几句:无论我和麦卡锡在和不在球队里,我们的心都心系着你们,我们会与你们同在,我们是全国八强球队,怎么能遇到困难就退缩了呢?我们还是不是热血的篮球少年!还有没有拼劲继续向强队挑战,如果没有这种信念,那我们打都不用去打了,直接回家睡觉去吧!”

  受到卓一凡鼓舞,李昕走上前去,体育馆大门口的台阶就是讲台:“记住思元已经是一支全国知名球队了,我们的目标是:称霸全国!不论在今年明年或者是五年十年后实现!但这个目标不能变,我们再也不能以弱者思维要求自己,我们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我们能做的只有努力训练,好好练球,每场比赛都拼到最后!”

  “加油吧!思元!”

  “拼搏吧!思元!”

  “前进吧!思元!”之前还有些低落的士气,顿时被鼓舞起来了。

  讨论会的最后商讨结果是在征得校方允许的情况下,将体育馆外的露天篮球场的一片也被作为球队的训练场地,同时为了不被打扰将有章晓雪和方文欣维持秩序。主要是作为替补和新生球员的基础技战术训练,训练由助理教练周峻毅负责。

  场馆里的半块场地则作为球队主力的攻防演练场地,还包括三对三的对抗训练。而等到排球队训练都结束后,再将场外的替补和新生球员叫进来进行全场攻防演练和全场对抗训练。换言之,训练的时间加长了,为了取得好成绩,只有辅之更多的刻苦努力。

  李宵龙的申请报告向校方提交后,校方领导也同意了请求。但当李宵龙追问为何更换球队赞助商,和资金何时可以到位的时候,校方领导却只了四个字:“无可奉告!”

  但争取到多一片的场地使用权,总好过于无吧,虽然是露天的还经常会受到刮风下雨等天气因素干扰。

  而这几天,卓一凡的训练虽然刻苦,但是一丝忧虑分明也写在他的脸上。夏俊看出了他的忧虑。

  训练中,麦卡锡的一个大火锅,把卓的上篮一巴掌扇出了场外。

  “卓!下场休息一会儿!徐志卿上!”教练吩咐道。

  “见鬼!”卓耷拉

  着脑袋走到场边。

  夏俊递上一瓶饮料:“怎么啦,这不太像你啊,有心事吧!”

  “怎么会没心事!”卓咕咚咕咚喝了一口饮料。

  “你应该猜到了吧,我的心事!”

  “还在为去美国的事发愁!”

  “恩!”卓低声道。

  “和你爸爸过吗?确切日期定了吗?”

  “是一个月后吧,但是我不不想那么早走。好歹等到上海选拔赛打完再走!”

  “他怎么呢?”

  “他,这取决于美国那里的落实情况,手续全办妥。居住地找好,我们就得走。同时还要把这里的房子卖掉!”

  “就是现在住的这套别墅!”

  “恩!”

  “那可是我们的乐园啊!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聚在一起”夏俊着双手叉起垫在脑袋后面,向后面的靠垫躺去。

  “再和你爸要求一下吧,能不能等到寒假的选拔赛打完了再走!”

  “也只有这样了!”

  晚上回到家中,已经是九多了,卓已经在美国办妥了入学手续,没有普通高三学生的升学烦恼。但他心里渴望留下打比赛的烦恼。却时时刻刻写在脸上。

  “怎么啦,儿子!怎么最近总是闷闷不乐的?”母亲何蓓燕问道。

  “能有什么事,妈。你不知道吗?我想留下打完比赛再去美国!”

  “这心思,妈能看不出来吗?但是什么时候走,我们也做不了决定呀,看美国那里落实好的话我们就得走。到处都要签字办手续。要亲自到场,哪能由得我们啊!”

  “就是,我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走,心里就想有块石头堵着,我那么努力训练了,但是到时候要走就走,正好第二天打比赛,不能上场。这有多憋屈你知道吗?有个确切消息,那我心里也落定了。现在就是心里烦这个!”卓向母亲倾吐出真实想法。母亲微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