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热身比赛(1/2)

加入书签

  次日早晨,青年唤醒了还在沉睡中的少年。

  “你应该回家了吧,要不真对不起你父亲了。”

  少年揉了揉惺松的双眼,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但是依旧不忘昨天那个让他失眠的问题:

  “到底是什么事让他改变了呢?”少年含含糊糊地问道。

  “什么?是时候该方便了?你用好了,反正我家就我一个人,没人跟你争。”青年糊弄着没有睡醒的少年希望能够蒙混过关。

  “什么方便,我说的是改变啊!”少年深深打了一个哈欠道。

  “对啊,对啊,你改变一个方式方便也可以啊!”青年扯得自己都快笑出来了。

  “哦,那我到哪里去改变方式方便啊?”

  青年拉开门后,打开了另一扇门,门上写着“toilet”,少年揉了揉惺松的睡眼之后迷迷糊糊地走了进去。

  终于送走了李昕,周峻毅不禁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中,刚刚开门就看见父亲守在电话旁席地而睡。隐隐地还可以听见似乎在梦呓着什么?

  “喂,是李昕吗?你在哪里啊!赶快回家啊!”李昕凑近了父亲的嘴边,隐约辨析出这几个字。

  “是为了等我的电话吗?”

  看到原本对家不闻不问的父亲,一夜之间竟变得如此为自己担心,李昕的心竟也有些软了,昨天出走的怒气也消了一大半。16岁的少年努力将父亲搀扶到床上,替父亲盖上被子,奇怪的是虽然父亲睡得很死,但是却没有任何酒味,对于平时嗜酒如命的父亲来说,此时身上竞没有酒味不免有些不可思议。

  李昕心想:“如此,算是扯平了,我不欠你什么啊!我可不会因为你一个晚上等我我就原谅你了,也许峻毅哥所说的是真的,但是我可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你的关心,你还欠我好多个晚上呢!”

  李昕从床底下取出一包方便面打开了,煮沸了,吃完了,便背着书包上学去了。

  上课时,其他同学认真地听着老师的讲解时。李昕望着窗外,心中思绪万千:“如何在放学后的训练中面对自己的父亲,是向他赔礼道歉吗?不,这绝不可能。他会向我赔不是吗?应该也不会,如果他不提出来的话,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只是一名篮球队的队员而已,听从教练的训练安排就是了,别人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如此而已。”

  很快到了放学的时候,李昕和卓一凡等人结伴来到了体育馆集合,取出放篮球的铁框中的篮球,先到的几人先练起球来,等待其余队员的到来。

  不一会儿,其余队员都到齐了,队长韩冲羽命令大家列队站好,等待教练的到来。

  很快,主教练李宵龙和田建中教练也都出现在篮球馆。

  此时作为教练的父亲确如李昕所料,训练时仅当做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李昕,这却是李昕所没有料到的。而李宵龙执教时的认真态度,不禁令李昕心中起了微妙的变化:“原来老爸也有那么认真的时候,看来我真的对他有些误解啊。”

  李教练的训练与田建中的训练大相径庭,起初的几天都是很轻松的基础和简单的体能训练,但之后的时间里,训练的量和强度不断加大,而且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几个星期后,许多队员甚至在训练的间隙出现呕吐,恶心等现象,其强度可见一般。“魔鬼教练”的名称在队员口中不径而走。

  一个月之后,训练进入了讲授技战术的部分,训练量相应地略有减少,使队员稍稍松了一口气。

  李教练在讲解分析篮球中的技战术内容时,深入浅出,比喻形象,还不时加入一定的肢体动作以及具体演示让队员参与其中;队员都接受地很快,在不久的队内分组比赛时,虽然有新人的加入,但是却丝毫感觉不到在比赛的是一群普通高中生,熟练的配合,标准的篮球动作可以预见都是平时严格训练的结果。

  两个月过去了,这天“魔鬼教练”宣布了关于球队同其他校队练习比赛的事宜。

  而当说出对手的名字的时候,大家都吃惊不小,因为与之比赛的对手不是普通对手,正是去年仅仅惜败于南洋高中手下的光明高中。大家都很纳闷,为何李教练会选择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在即将出征全市高中联赛的时候如果输得很惨的话,对于队员的士气和自信心无疑是个很大的打击。

  当然,教练选择这样的对手肯定是斟酌再三的,既不会挑很强难于击败的对手令自己失去信心,也不会挑很弱可以轻松取胜的对手让自己沾沾自喜。在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