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重返耐克(1/2)

加入书签

  3月27日下午两点,7人顺利到达北京的,观摩华北地区决赛的军情。

  下榻的是一家三星级酒店,当晚队里安排自由活动,年轻的篮球队员们许多都是第一次来北京,被北京丝毫也不逊于上海的夜景所吸引,但更吸引队员们的无疑是北京的高中篮球水平如何,队员们打听了一些向公众开放的篮球场馆三五成群地来到户外场地,准备做热身运动,街头三对三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李昕,卓一凡,夏俊,以及韩冲羽来到了一家由nike公司投资建造的现代化户外三对三篮球场,四人在场边“探场”,左右各四个场地粗略的观摩一下之后在一对水平比较高的场地里看了起来。对阵的两队一队身材都比较瘦长,对抗能力略显不足,但基本功很扎实,动作都一板一眼,看得出受过专门的训练,可能是少体校的也不一定。而另一组则明显的是街头篮球出生的高手,场上队员身高参差不齐,体形也千差万别,但团队协作却十分不错,一度在开场占据一定优势。两队采用的是5分制,因为在李昕他们到来之前,这个场地也没有其他球队在旁可以替换,这与其他七个场地都有三四队轮换不同,以场上的表现来看,想必是这两队水平太高,以至于没有球队敢来挑战,所以输了的一方没有球队轮换只有罚做俯卧撑。

  在街头队2:0领先之后,少体校的那些瘦高个儿随即进行了反击,个子最高的一名中锋位置的球员接到队友的一个高点传球后利用身高优势,一个钩手投篮,追回一分,随即在一次漂亮的拆档配合之后,由另一名球员中投得分;第三名球员也丝毫不逊色,几次传球倒手之后,外围被拉出了空档,在外等候的这名球员后退一个小垫步随即一个教科书式的出手动作,球直窜网窝,“唰”的清脆一声之后,球网犹如湖面上泛起的水波被卷了起来,连得四分(三分算作两分)后,学院派以4:2反超了。街头派一度被打懵了,在又一个内线打板之后,便败下阵来,无奈地搔搔头皮,愿赌服输,在场地上工工整整地做起俯卧撑来。

  如果说第一局街头派还略有反击的话,那第二局就完全被学院派所控制,在街头派第一次控球时,球便被断,接着两个中投,一个打板,一个精彩的突破,和一个喧哗无比的花式背扣打了个5:0。用时不超过3分钟,街头派的几人输得有些找不到北。

  “靠,真背,输了个5:0!”

  而此时,场边想起了手机声,李昕低头一看原来是球架边的背包里发出的,想必是场上某个人的。听见手机声,刚才说粗口的人立即过来接听了电话,同时也第一次意识到李昕等人的存在。双目向李昕四人扫了一下,笑了笑,说道:“看你们的打扮,想必篮球打得不错吧,你们先上吧,我们休息会儿。”说着胳臂朝额头来回地蹭了几下,接听起电话:

  “喂,阿真阿?你丫的在哪里呢?今天我们可输惨了,快场地不保了,你在哪里呢?没事赶紧过来吧。”

  “哦,那就这样说定了阿,快过来,没你还真不行啊!现在让别人打呢,我们先休息一会儿。”

  “是是是,我们是没用,有你不就不一样了吗?呵呵……”接着是一阵傻笑,看得出对电话里的这位阿真颇有几分崇敬的意味,而一旁另两人一听说阿真要来,也都喜上眉梢。看来这个阿真不是等闲之辈。

  李昕等人也毫不客气,简单得运了两下球,投了几个篮之后,算是完成了热身运动,在热身过程中,懂球的一眼就看出李昕等人也不是泛泛之辈,便没有了放松的意思。

  简单热身之后便和学院派开战了起来。韩冲羽没上,兰梦少年又重新集结。

  李昕率先发难,一个接球后的假动作晃人异常逼真,轻易晃过了防守球员杀到篮下一个艾弗森招牌动作高抛挑篮得分。紧接着李昕又一个漂亮的直线传球,接到“临界”传球,卓一凡反身打板得分。之后又是李昕和卓一凡的拆档,一个利落的中投。兰梦少年连取三分,反打得学院派一个迷糊。

  “靠,看不出这几个家伙还真不赖阿?”坐在场边的街头派议论开来了。

  “看这打扮,这身手,想必是哪所高校校队的成员吧。”

  “是北京的吗?这身手,应该也能进北京强队之列了,怎么从来没见过呢?”

  “是来北京参加chbl华北赛区决赛的外省市的球队里的吧。”

  “**不离十吧。”

  第一局兰梦少年很快以5:1拿下。轮到学院派受辱了,这倒乐坏了场边的街头派。

  “被人菜了吧,那么快败下阵来了?哈哈哈”

  输球之后还被手下败将嘲笑,学院派的气真不打一处来:

  “靠,你们丫牛x,你们上。”

  街头派直挥手:“你们都打不过,我们上去不更被蹂躏了?不上,死都不上。”街头派自认技不如人,学院派只有硬着头皮又上了一局,比赛依旧如初一辙。5:2兰梦少年又赢了。

  “日,真没面子阿,好歹我们是少体校的唉,输得一点样子都没有了,你们是哪里的阿?报上家门吧,也好

  让我们输得心服口服啊!”看来学院派真是输急了。

  “我们是……”卓正欲开口,却被李昕打断。

  “我们是上海nike三对三夏季联赛四强,兰梦少年队。”李昕没有报出学校的名字,在全国大赛正式开始前,看来不想过早透露学校的名字,即使是路上素不相识的也不例外。

  “我说呢,有些来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