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 两度暴扣(1/2)

加入书签

  裁判哨声响起,中锋200cm对199cm,不分高下,但依靠出色的瞬间爆发力和臂长的优势,迈克尔还是争到球,滑向自己的半场,和江成亿早已启动越过半场,就算是刚开场,王者的逼迫力就已经显现。韩冲羽空中跳起,双手抓球保护在怀里,才没有让王临洲得到,再一个横传交由李昕的手中。发动起向‘五冠王’的第一次攻击。

  武胜五人各自落位,一开始便采用人盯人的防守,极具压迫性。

  武胜指派得分后卫江成亿来防守李昕,江成亿得分了得,但防守实力还算一般,相对韩冲羽,武胜还是将李昕放在次一号人物的身上。而并没有采用对位的王临洲,而是将他用来照料韩冲羽。

  面对武胜,李昕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球在跨下来回运了两次,便试探性地向右路进行突破,江成亿步步紧贴李昕,并没有努力挡住他的去路,但在紧逼之下,李昕的突破也磕磕绊绊。

  真突破到了三秒区附近,才感受到武胜的压迫力,202cm的隋承安今天改打大前锋,身后又有之前并不熟悉的9号小前锋王柯峰迅速贴上来。

  “完了,中计了。”眼看就要呈三人包夹之势,开阔的视野立刻帮助李昕寻找到,左侧外线空出的夏俊。没多想就一个高抛大范围传球,传向夏俊。

  王临洲高高跳起,欲阻断皮球,但球速很快,高度也很高,王只是蹭到了一点球皮,球略微改变了一点速度,还是向夏俊飞去。

  夏俊伸手接球,运到胸口再上扬,同时跳起,一个标准地外围投篮动作。裁判伸出三根手指,示意是个三分,球划过了一条高高的弧线后,直落网窝,连同篮网一同卷起。

  “三分命中。”

  “好漂亮的弧线啊!”王柯峰道。

  才开场,思元便在第一次进攻中取得领先了,这让全场上海的球迷欢呼不已。

  “3:0”

  失球的武胜一点不为所动,迅速发出球,由江成亿直接快步带到前场,与李昕直接一对一。

  江成亿不做任何假动作,只是依靠速度力图向右路突破,李昕抢先判断,一个跨步阻住去路。

  江成亿被挡,慢下脚步,同时转过半个身体侧身靠向李昕,依靠两人相靠的一瞬间,迅速一个180度的左转,不仅速度奇快,而且移动范围极大。已经来到李昕身后,李昕就这样被轻松过掉了。

  再一步,已经入了内线,又和卓一凡一对一,虽然卓一凡身为大前锋但身高还要比身为得分后卫的江成亿矮1cm。

  之前练球的时候,江成亿便受到卓一凡的嘲弄,心中正有一鼓怒气,眼前再和‘仇人’一对一,自然不会心慈手软。再一个跨步,将两脚并做一脚猛然发力就从地面“蹭”地弹了起来。

  见对方就这么杀上来,卓一凡自然不甘示弱,也呼地跳起,单手向球盖去。

  两名190cm的球员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分出了胜负,江成亿单臂超手大力灌篮,气势极其猛烈。卓一凡不仅没有盖到球,篮圈上发出巨大响声的同时,反而还被江成亿强大的冲力给撞出去,落地后连退几步,最后竟一屁股坐在地上,还被吹了犯规。

  “加罚一分。”

  思元众人都被这有些蛮不讲理,又石破天惊的强行灌篮惊呆了,虽然心中有些愤慨,但又不得不叹服。

  被震惊的还有先前在路上讨论这场比赛的四个喜哈少年,那束发带少年首先蹭地就从座位上窜起来,惊呼:“哈,我说的吧,看到没有,强行超手灌篮,武胜的江成亿,‘北京小皇帝’,太帅了。我的偶像啊!”

  “厉害啊!居然这样也敢扣!”

  “那遭殃的是思元的卓一凡吧,据说也是个灌篮高手,这下可遭大羞辱了啊!”

  “哎妈呀,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见到高中生做出这种动作。比赛结束一定要找他签名去。”

  开场才一个轮回的转换,就让观众见识到了思元的百步穿杨和武胜的雷霆万钧,观众过了一把视觉瘾,更卖力地欢呼起来。

  李昕上来拉起卓一凡,一边安抚道:“没事吧!”

  受此当头扣篮的奇耻大辱,血气方刚的卓一凡紧咬牙齿,发出‘咯咯’的响声,齿间挤出“可恶!”两字。

  受此大辱,卓一凡暗下决心“此仇不报非君子。”

  加罚一分也命中了,江成亿神情轻松,甚至有些懒散地向夏俊抹了抹鼻子,好像在说“大家都一样是三分哦。”

  “3:3”

  受到羞辱的又何止卓一凡一人,刚才轻松地被江成亿过掉,李昕也是脸上无光,但也算是见识到了江成亿的球技,这个全国联赛上呼声最高的一年级新人王‘北京小皇帝’。

  攻防转换,观众席上开始高呼“思元!灌一个!”

  “思元!灌一个!”。

  “毕竟是上海的观众多啊,还有观众打气,使自己的气势不至于被对方压制住,如果赛换作是武胜的主场,有刚才那一球的话,那么可能思元在开场就被对方的气势完全压了下去

  后面的比赛就没法打了。”场边的杨靖龙环顾四周,感叹道。

  “3:3啊,刚开场,幸好赶上了!”身后传来一个熟悉,但杨靖龙一时想不起是谁,回头望去。

  “小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池胜威坐在一把轮椅上,身后由方文欣推着出现在杨靖龙面前。

  “这不,我是思元篮球队的一员,虽然上不了场,但是还是要和队友一起在场边观战啊。再说,和武胜的比赛怎么能错过呢?我怎么甘心呆在观众席远眺啊,当然要在最近的距离给我们的球队加油!”

  “嗯,是啊,李昕他们在这么近距离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杨靖龙回过头,看了看池胜威的腿,又摸着下巴,将文欣叫了过来,说出自己的疑问:“文欣,池胜威的伤三四个月了吧,普通的肌肉拉伤怎么可能需要休息那么长时间,而且好像恢复地也不明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