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 沉沦起伏(1/2)

加入书签

  而在场内,思元的暂停中:

  李宵龙其实预料到可能出现节节败退的结果。

  主帅托住下腮,陷入片刻成思:“让小昕成为球队的支柱时机还太早了点吗?”

  已经落后了9分,难道思元今年的征程就到此为止了吗?

  “比赛还没有结束,就不能放弃任何机会。”

  李宵龙依旧在紧张地布置战术,鼓励队员。紧张的神情浮现在每个球员的脸上……

  “看来比赛的结果已经很清楚了。思元的出局已经是确定无疑的事情了。”看台上,山东科技大学的助理教练雒明坚已经给比赛的结果下了推断。

  “2分钟多追9分,不可能在高中比赛中出现,除非是奇迹,在我的经验里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发生。”华侨大学的球探卢衡洲也持相同观点。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将王临洲、江成亿、隋承安都招入我们山东科大。”

  “对于优秀球员的争取,我们华侨大学可不会有丝毫的让步的,王临洲和江成亿这对黄金后场组合我们华侨大学可要定了,隋承安可以让给你们,哈哈……,小成你的意向呢?”卢衡洲转头征求成子澜的意见。

  “我们要李昕和韩冲羽?”

  “什么?”北体大附中助教成子澜的选择,着实出乎了雒明坚和卢衡洲的意料之外。

  “你是说思元的那两名后卫吗?”雒明坚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不屑。

  “恩。”

  “哦,当然,他们的表现也不错,尤其是那个韩冲羽,可惜受伤下场了。不过相比江成亿和王临洲还是略逊一筹。”

  “比赛还没有结束,我想李昕应该还会有不错的表现。”

  “他是一颗希望之星。”

  “哦,呵呵,那李昕和韩冲羽就归你们北体大吧,我们不会和你们争的。”

  暂停时间到,而韩冲羽虽然走路还略带颠簸,但也已经走出了休息室,这让思元的球员喜出望外。

  然而他能取得李宵龙的同意,再次上场吗?

  “你怎么出来了,不呆在休息室里?”李宵龙质问道。

  “我怎么可能坐得住呢?教练,让我上场吧。”

  “开玩笑,你的脚踝这种状况怎么能让你上场。”

  “教练,我……”

  “行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无论作为一个球队的主教练还是你的长辈,我都不允许你这样玩命地带伤上场……”

  “教练……”说完,李宵龙便不再搭理韩冲羽,没有主教练的同意,韩冲羽根本不可能上得了场。

  思元的阵容依旧是:迈克尔,卓一凡,杨靖龙,夏俊和李昕。

  没有获得教练的同意,韩冲羽只能干站在那里,双拳紧攥,上下额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牙缝中挤出一句:“该死……”

  “冲羽,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坐吧!”

  李宵龙的阻止,让韩冲羽心中不平,一鼓强烈的冲劲却无从发挥,心中只有一句:“我要上场!我要上场!我要上场!”

  “冲羽,赶快过来坐!”李宵龙更大声了说了句。

  “为什么不让我上场???”声音在韩冲羽的心中越来越响。

  “我说让你过来坐,难道你没有听见吗?”李宵龙地口吻终于变得异常严厉,那是一种韩冲羽所没有听见过的口吻,让韩冲羽不得不顺从主教练的意思,做到了李宵龙的身旁。

  一边看着比赛,李宵龙一边说:“身为队长,你应该相信你的队友,在任何一名队员上不了场的情况下,依旧能够保持相当的战斗力。”

  “可是,教练……”

  “你的位置由李昕顶替,你的得分由夏俊和迈克尔分担,我相信这班场上队员会给我们带来惊喜的,你所要做的就是在场边好好看比赛,为你的队友喝彩。”

  主教练言至如此,韩冲羽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有在场边和其他队员一起拭目以待,等待着思元的大爆发。

  思元的攻击如今完全由李昕发起,从右侧的突破吸引了两名球员的防守,其他球员依次补位,只留下距离李昕最远的左侧底线附近的夏俊无人防守。对方两人的夹击来势汹汹,不容李昕做片刻迟疑,行进中便一记大范围的转移,传球即不高导致速度的变慢,也不低到会轻易被对手空中阻截的程度,如此出色的一记传球越过了所有武胜防守球员的头顶,直送底线夏俊的手中。

  夏俊轻松接球,看了看脚下正是在三分线外,果断出手,一如经历过千百次投篮练习的那样,弧线顺划,姿势标准的教科书般的出手。让篮球只能乖乖落入网袋。

  “9号三分命中!”场边裁判的宣布,对思元来说犹如久违的甘露一般令所有思元人振奋。

  “93:99”

  “还有2分05秒。”送出一次漂亮助攻的李昕暗暗道。

  “全场紧逼防守!”轮到武胜的攻击,李昕忽然大声喝道。

  “好――!”思元众将众志成城,也对武胜展开

  全场紧逼防守。

  并且他们的防守态势与武胜赖以成名的简直如出一辙。

  由李昕和防守能力上佳的杨靖龙合力夹击武胜队长王临洲,而卓一凡则努力挡开江成亿不让其能轻易接球。再是迈克尔阻挡在隋承安之前,而只留下在远处篮下的何超云和孟迪南,除非王临洲传出恰到好处的超远距离高球给篮下的何超云,否则任何一条传球线路看上去都已经被切断。

  “哼哼,像来学我们这招?你们还早上一百年呢?”王临洲不屑道,猛一发力,企图冲破李昕和杨靖龙的夹击。

  一腿伸前抢先取得位置,但当身体准备一起跟上的时候,却发现身前已经出现了一个人影,先于其突破之前再度卡住位置。

  再想向另一边突破时,也出现了对手的身影,李昕和杨靖龙的移动速度之快,判断之精确,确实出乎了王临洲的意料之外。

  “该死……”此时,王临洲已经被李昕和杨靖龙合力逼迫到中线和边线的夹角处,根本没有退路。两人高举手臂,持续向王施压。一秒,两秒,三秒……王临洲都没有能够传出球来,但迫于两人的压力,脚步略微朝后挪动了一小步,恰巧踩在了边线上,裁判就在身旁,当机立断地判罚。

  “思元队的球!”

  “什么?你……”王临洲不能相信会被对手逼出界,情绪居然一下激动起来,但终于还是冷静下来,话出了一半,没有再与裁判争执。

  “好啊!”思元替补都跳了起来,为这次顽强的防守的胜利而喝彩。

  思元中场发球,杨靖龙接过裁判的球不做停顿就直接传给最近的卓一凡,卓也只运了一下就交给了李昕。

  李昕接球便直接突破,直入内线,在三秒区外一步的地方遇到了孟迪南的防守,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