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 释放自我(1/2)

加入书签

  “妈的!”卓一凡悔恼地骂了一声,但声音很低,低得几乎听不见。

  夏俊看了眼队友,也无奈地跑回后场。

  杨靖龙,一同回撤,眼中已经看不到之前的防守气势,仿佛一下子泄了气般,尽显疲惫和无奈。

  “没关系,还有时间,不要灰心!”李昕上前鼓励队友,但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这21分的差距还能不能再扳回来。

  韩冲羽坐在替补席早已经是难耐心中之气了,嘴里不停地在嘀咕:“比赛还没有结束,比赛还没有结束啊!”,嘴里的声音越说越响,最后居然一下从板凳上蹦了起来,冲着场上的队友一顿大嚷:

  “比赛还没有结束啊?都垂头丧气地做什么?拿出思元的斗志来!”

  双方的球员都被韩冲羽的这突然一叫给镇住了,比赛片刻间停了下来。

  看到韩冲羽的突然举动,裁判吹了暂停的哨声,上前就给了冲羽一个口头警告。

  李宵龙见到冲羽的过激行为,立刻将韩冲羽按坐在座位上,训斥道:

  “你怎么回事,万一被判一个技术犯规,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你嫌我们现在的麻烦还不够多吗?”

  “教练,你说这话难道是说您对比赛也没有信心了吗?”

  “思元现在处在生死危机的关头,并且士气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如果现在再没有反击,那么就太晚了。”

  “我是主教练,我很清楚可能会出现什么局势。你这样做实在太不冷静了。”

  “教练,让我上场吧,我不能今天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输掉这场比赛,这是我那么多年来才获得的一次机会,我的篮球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机会。我不能白白地让他溜走,而什么都做不了啊。”韩冲羽紧紧地握住主教练的双臂,剧烈地摇动,而表情由激动转变为近乎是哀求的口气,最后居然跪倒在李宵龙的面前。

  这是韩冲羽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情,一直以来韩冲羽都独来独往,在球场上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在场下少言寡语,冷酷孤傲,而此时这个孤傲的斗士,却为了获得上场机会头甚至不惜跪下男儿之膝。

  “冲羽,孩子,不要这样,起来吧!”

  李宵龙一边安慰着韩冲羽,一边将其扶起,又劝解道:“孩子啊,我也是个父亲,保护我的球员,对我来说就像保护我自己的孩子一样重要,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带着那么重的伤上场,即便是这样重要的比赛也不行。你在我的球队里,我就必须对你的身体负责。”

  韩冲羽起身,李宵龙继续将他扶到座位上,继续说:“我当然没有放弃希望,不到比赛结束哨声响起的一刻,就绝对不能放弃。如果放弃了这个信念,那么这个时候,比赛就已经结束了。我一直都坚信我们依旧能够获得比赛的胜利。”

  “如果你愿意的话,那就为你的队员加油吧,你的加油一定可以重新鼓舞起他们的士气。”

  乘着比赛暂停的时候,武胜也走马换将,将体力有所消耗的何超云换下,换上今天初次登场的防守型小前锋王柯峰。

  柯立恩暗道:“最后45秒,对方体力已经消耗地差不多了,用王柯峰的防守做最后决胜吧!”

  而刚才在思元这边发生的事,李昕全都看在了眼里。

  韩冲羽的执著,深深感动着李昕,他铭记住这句执言:“不到比赛结束哨声响起的一刻,就绝对不能放弃。”

  心中也暗暗下了决心:“冲羽哥,放心吧,您的愿望我替你实现。”

  看见新上场的王柯峰,李昕心想:“之前一直都雪藏王柯峰,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换上他,难道放手在防守上做最后一博了吗?”

  李昕飞快地在脑中搜索关于王柯峰比赛的画面,并努力将他的特点一一记下。

  正当比赛要继续进行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恳切地鼓励着思元的组织后卫:“李昕,我不能上场,战胜武胜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啊!”

  场外的观众听到这个不和谐的声音,开始对韩冲羽和思元冷嘲热讽:

  “有没有搞错啊?现在还想击败武胜,是不是在白日做梦啊?”

  “我看他们都还没有睡醒吧,现在这个情形,早已经是大局已定了,没有任何悬念的比赛了,还妄图扳回比赛,就算是当年的乔丹帮他们,恐怕也办不到了。哈哈!”

  “小江!上啊,给他们颜色看看。”

  李昕则全然不顾场外的情形,将全部注意力放到比赛中,此时他的耳中只听得见韩冲羽的鼓励,和李宵龙的教导。

  随着王柯峰的上场,李宵龙向李昕做了个手势,李昕便心领神会,担当起场上的临场指导,重新调动场上的防守形式。

  自己转而防守攻击力最有威胁的江成亿,而杨靖龙则负责对方队长王临洲,防守能力较弱的夏俊也相应的防守进攻中威胁不大的王柯峰,卓一凡对孟迪南,迈克尔看住隋承安。

  但在思元的攻势中,武胜的防守也非常具有针对性,夏俊首先被王柯峰看住,才刚上场的王柯

  峰,无论在防守能力上,移动速度,身高上均占据上风。王临洲则依旧防守李昕,其余依次是江成亿对杨靖龙,孟迪南对迈克尔,隋承安看防卓一凡。

  柯立恩见思元并没有叫暂停调整战术,心里又是一阵切喜:“见我们换上王柯峰,却没有调整自己的战术,以为王柯峰只是一个防守的球员,那就错了。”

  又是全场包夹的防守,首先就是针对李昕。

  “对手一点都不放松啊!一点都不打算给思元机会。”武胜的紧逼防守令替补们都异常为思元担心。

  两人的包夹越来越近,几乎将李昕逼到底线,无路可退的情况下,李昕猛然一猫腰,就如同重庆渝北中学的控卫安靖春所擅长的那招那样,李昕如今已经掌握得颇为熟练了。

  “漂亮!”

  双目与王临洲对视,左侧运了一下球,身体又做了一个虚晃,有了之前被李昕过了的经历,这次王临洲颇为谨慎,见王临洲没有移动,李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