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 恶意犯规(1/2)

加入书签

  “每次进攻尽可能缩短时间,无论三分球或者打三分,都必须尽可能地多得分!”

  场上李昕的想演也与李宵龙不谋而合:“一定要多得分!”

  连续两次内线由迈克尔进攻得手,手正热得发烫,没有理由不让他继续得分。

  一记高调再传给迈克尔,个人面对孟迪南再度单打,却立即遭到王柯峰的包夹。这个以防守著称的小前锋。瞬司将迈克尔手中的球捅起!两人争夺中。球被拨至外围。李昕加入争夺并幸运地得球。

  从几个武胜球员身后分明看见了,快速游走的夏俊,抓住机会快传,球刚接到。

  人也正好来到底线的三分线外,王柯峰努力封堵,受到干扰的夏俊,球砸筐不中,武胜得到篮板,长传反击。江成亿早已跑到思元内线,接到长传,轻舒猿臂,灌框入网!

  “112:115”再度落后三分,时间只有26秒了。

  武胜已经成功地完成了第三次得分。李昕之前仅让对手得两次分的预订计划,片刻之间,化为泡影。接下来的形式将变得愈加困难了。

  “妈的!”李昕骂了一声,有些懊恼。炸开锅的场内呼声,一浪又一浪地侵袭着李昕的耳朵。

  而王临洲又再一次展开双臂站在了他的面前,好像一座永远也打不垮的铁塔,坚毅的目光,自信的微笑,直至比赛的最后阶段始终还能保持这样轻松的状态,实在是非常可怕。

  “上啊!李昕!再拿下一球啊!”韩冲羽和其他一干替补已经是声嘶力竭。

  深呼一口气,一沉身子,李昕和王临洲的斗争再度开演。

  突入内线之后,江成亿立刻上前包夹,李昕左右受敌,传给对手身后的杨靖龙。

  杨靖龙接球准备不足,不知该传还是该投。李昕乘着对手被球所吸引的间隙,从两人的夹击中立刻抽出身来。

  冲着还有些发愣的杨靖龙大声喝道:“给我呀!”

  靖龙立刻交还篮球,再度获得控球,也巧妙地摆脱了双人包夹,从左侧变向直突中路,内线双塔怒目圆睁,上前立刻关门。

  从两人的缝隙中,李昕一手强行上篮,另一手被一只巨掌一把拉住,顿时失去重心,从空中直挺挺地跌落下来。即使这样,也不忘用最后一点余力将右手上的球推向篮框。

  没有了双手的保护和平衡作用,李昕硬生生地从空中落下,背部和地板完全接触,发出“砰”一般,犹如热水瓶胆炸裂一般的声响,甚是恐怖。

  推出的球,在打板之后,落在篮框的边缘转了好几圈,跌跌撞撞居然又进了。

  裁判哨响,进球有效,加罚一分。但思元的球员都没有为这个加罚感到欣喜。

  对于这个明显带有恶意的犯规行为,思元的场上和场下队员发出了强烈的谴责。

  “你们搞什么?故意的是不是,看到李昕一直得分,故意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让李昕下场,上次比赛也是,什么狗屁冠军,都是靠这些下三烂的手段获得的,都见鬼去吧!”

  场上的球员都围住刚才“狠下杀手”的孟迪南。

  “你们说什么?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边试试看?”对于羞辱球队荣誉的事情,江成亿也不甘示弱,一手指着吵得最凶的卓一凡警告道。

  “说就说,谁怕谁啊!”卓一把挡开了江成亿的手指。

  夏俊和杨靖龙从身后抱住情绪失控的卓,场下的替补球员中几名情绪激动者,都准备冲进场去,幸被李宵龙和助理教练田建中等劝阻。看到场上局势变得有些难以控制,柯立恩也立刻命令替补球员劝阻自己的球员,才没有闹出事来。如果在这样的大好形式下,因为斗殴事件,而影响到最后成绩的话也太不值得了。

  在思元球员的压力下,场上裁判和场下裁判席商讨了一下,决定判罚此球为恶意犯规。思元将再获得一次罚球和前场发球的机会。

  这个判罚遭至思元的球迷的强烈反对和嘘声,李昕在卓的帮助下支撑着站起身子,体内的五脏六腑还剧烈地疼痛。调整了一会儿,但还是向裁判和队友示意可以罚这个球。

  虽然每次得分后,都立即被对手的反击得手,武胜的态势是决不愿意退让半步,但就在每次完成的攻击中,思元在额外地赚取一分一分的微小优势。

  李昕也清楚地知道,这样拼命地突破得分后遭到对手的强硬阻挠,自己完全有可能受伤,但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完成这一次一次尽可能多的得分机会。也许最终的结果就是一两分的差距,他不想为了这些微的差距,而后悔当初在场上的某个球没有打得更坚决些。

  场上的冲突渐渐平息,李昕站上罚球线,拍了几下球,定了定神,将第一个罚球罚进。

  第二个罚球可以是场上任何队员,夏俊接过李昕的球道:“兄弟,你休息一下,这个球我来罚吧!”夏俊示意裁判李昕下场做短暂治疗,自己来罚这个球。

  李昕看着夏俊,微微一笑,信任地将球交给队友。

  夏俊格外认真地罚完这个球。思元一下得到了

  四分。并且还拥有一次前场的进攻权。李昕不顾自己的身体安全换来了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115:115”,再度打平。时间只有18秒。

  一次进攻得到三分。

  柯立恩立刻叫了暂停,他不能再容忍对手持续这样的追分,只有18秒,必须利用完这一波攻击完成对思元的绝杀!

  李昕紧握双拳,精神极度兴奋,口中不断默念着:“yes!yes!”

  对方叫了暂停,李昕可以获得珍贵的休息机会,但在队友纷纷庆祝刚才那次漂亮的进攻的时候,李昕独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额头不住地冒汗,并不是运动所致的汗,他感到身体的一些不适,想必是刚才重重跌倒的时候发生的,同时他的头也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也正是上一场比赛中受的伤,加上刚才的剧烈震动,又开始复发,他的脑袋里开始嗡嗡做响。

  “李昕,你怎么出了那么多汗啊?要不要紧啊?”一个温柔而熟悉的声音将他从有些模糊的意识中唤起。

  “噢,晓雪啊!没什么,就是刚才摔得有些疼,我再休息一分钟就没事了。”

  晓雪摸了摸李昕的额头,惊诧地道:“你不要胡说,你的冷汗出得那么厉害,一定是非常疼了,你不能再上场了,再上场你会出事的。”

  “没有,我没事,真的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你给我拿些冰水来喝就会好了?”

  “真的吗?”晓雪睁着眼睛半信半疑地看着李昕。

  李昕定了定神,拿出坚毅的眼神回应,安抚晓雪:“没事,我真的没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吧,我去给你拿。”

  李昕将晓雪拿来的两杯冰水只喝了一小口,其余地都倒在了头上。身体获得短暂的寒冷刺激,让李昕的精神暂时振作起来。

  裁判哨响,暂停结束,又要重新上场比赛。李昕正要上场,被一只手一把抓住,正是队长韩冲羽。

  “你脸色怎么那么差?没事吧?”

  “没,没事!冲羽哥,你放心吧,你不能实现的愿望,我还要帮你实现呢!”

  “傻小子,你这时候还说这个话,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一定非常差,现在根本打不了球。”

  李昕立刻捂住了韩冲羽的嘴,轻声在冲羽耳边缓缓道:“冲羽哥,你应该明白我现在的心情,在这样紧要的关头,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必须上场!哪怕一结束就被送进医院,我也要坚持完这最后一分多钟。我不愿意做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