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节 球场骚乱(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中午球队全体来到了比赛体育馆,虽然比赛任务已经完成。但此后还有精彩比赛以及最后的chbl的颁奖典礼和chbl全明星赛。待到全部结束后,球队才可以返回上海。

  第一场比赛是去年冠军武胜高中对阵去年的亚军广州二十二中。看来是提前上演的冠亚军争夺战!场内自然是座无虚席。

  比赛开场前,有一些即兴的表演,除了武胜的拉拉队之外,还有一些人表演街头篮球秀。

  出于好奇,李昕等三人以及迈克尔,韩冲羽一起走到入场口,看起几人的表演。

  先是一个个子较矮小的人表演控球,球在他手中来回翻转,好像就是他身体一部分似的,跟前一个防守的家伙被耍得一愣一愣的,完全找不到北,观众席上发出了更响亮的喝彩声。

  甚至连迈克尔也直呼:“socool!verynice!”

  最后只见那人将球向篮板上一抛,自己就没了踪影,之后一个个球员跟了上来,依次将球抛向篮板做接力,动作极其花哨,但都没有失误。直至最后一个人时候,引起了李昕的注意:

  “好像在哪里见过?”

  “谁?”

  “喏,那最后接球的人。”

  “太远了,看不清啊,到底是谁?”

  “是章真奕啊?”夏俊惊呼。

  听见这个名字,李昕,卓一凡,韩冲羽心中一惊,仔细地观察起这人。

  “对,是章真奕,上次来看华北赛区比赛的时候也遇见过,没想到今天又看见他了。不会错的,南洋章齐奕的孪生兄弟。”

  今天章真奕的头发用束发带扎了起来,不再是飘逸的长发,所以脸部特征很好辨认,李昕等人轻易地认了出来,全场北京的观众自然也有相当认得这个去年在半决赛中和武胜相遇,并给武胜制造了一定麻烦的上海南洋队的当家组织后卫章齐奕一模一样的脸了。观众席上开始议论纷纷:

  “这家伙是不是去年半决赛里上海南洋的章齐奕啊?”

  “应该是吧,去年给武胜造了一点小麻烦,尤其是这个章齐奕,我记得很清楚,只是被那么早淘汰了也用不着到这里来表演街球吧。”

  “你还记不记得,去年的半决赛因为这家伙在篮下的出暗手,将去年的组织后卫姚斐然的手指弄得骨折了,导致在决赛里都无法上场,幸亏有王临洲的出色表现,才没有让冠军旁落,要不然这家伙就是我们武胜的千古敌人。”

  “的确,依我看,一定是南洋实在不行,自己又想得一个全国冠军,故意到这里来耍耍花的,想引起我们武胜主教练的注意力,加入武胜吧!哈哈哈……”

  “不过有王临洲在,他怎么也没有机会啊,还是死了这条心!滚回上海去吧!哈哈。”

  既而一传十,十传百,全场观众很快都将这个场上表演之人认作了是南洋的章齐奕。纷纷嘘声四起,当然其中还夹杂着一些不友好的声音。

  “喂,那么快就被淘汰了也用不着到这里还赔笑啊,赶快滚回上海去吧,我们武胜可不需要你!”

  而去年弄断武胜球员手指一事也都传遍了全场,嘘声四起,纷纷攻击起章真奕来。

  “怎么这样,把他当做成章齐奕了,就算是真有弄断对方球员手指之事,也不至于如此嘘声吧。”李昕对起哄的观众极为不解。

  “哼,这就是武胜的支持者,出于对自己球队的极度保护,相应的就会对武胜的敌手以及一切和对手有关的事物极端排斥。看着吧,待会儿我们入场,也会受到如此‘礼遇’的。”韩冲羽啧啧道。

  “怎么会这样,那么赛会不对他们进行处罚吗?”

  “一方面因为武胜是五连冠的当然霸者,全国联赛最铁的票房保证,不论是哪里,有武胜的地方必然比赛爆满,拿这些支持者开刀,无疑是和钱过不去。其次观众只是在对方球队有损主队利益的时候才会出此下策,说是爱戴球队也好,狂热也好,但还套上恶劣的罪名,所以组委会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看来飞机上那位朋友所说的都是事实了。”两人的交谈被场内一声大声吼叫打断。思元五人立刻把视线回到赛场内,正是章真奕在冲着观众席叫喊:

  “你,就是你,你给我滚下来,有种给我滚下来!”

  “刚才你说的话再说一遍!谁是章齐奕,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章齐奕了?瞎叫叫什么?是男人就下来单挑,今天不教训你个王八儿子,老子不叫劳真奕。”

  “怎么吵了起来?”

  “劳真奕?怎么改姓了?”

  “那那天我们来北京nike篮球公园里遇到的时候,还叫章真奕呢?”

  “当初他是知道我们是来自上海的高中联赛出线球队,和南洋有一定联系,希望通过我们有机会的话将话带给章齐奕,或者让我们得知他们兄弟间的关系,做个见证人吧!”

  “见证人,见证什么?”

  “他们两兄弟之间似乎有什么仇恨似的,上次就应该看出

  来的时候,今后他们间总会发生什么事?”

  “姓劳,应该是他现在父母的姓吧?也许是他的养父母。”

  “这样可以猜出个两人的大概来,章真奕小时候被父母抛弃了,被姓劳的一对夫妇收养。而章齐奕则被亲生父母留了下来,精心抚养,成为现在高中篮坛响当当的人物。章真奕则因此痛恨自己的亲生父母,自己的兄弟。我想这就是这两兄弟之间的大概的故事。”韩冲羽摸着自己的下巴,推理出章真奕兄弟两人的故事来。

  场上的局势变得越来越坏,那名辱骂章真奕的观众连同其他几人在其他观众的怂恿帮助下,将手中的矿泉水瓶子一一向章真奕身上扔去,怒气上的章真奕当然怒不可遏了,几步就窜上观众席,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