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 雨过天晴(1/2)

加入书签

  电话的另一头传过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抽泣的声音。

  “伯母,怎么了?”

  “我高兴啊,雨能够认识你这样一个大好人。还有,还有就是雨的爸爸快不行了。”

  “什么?”卓叫得非常响亮,所有人都被这一叫吓到了。

  “雨的爸爸刚才又发作了,接着就不省人事了,但是我们家又没有钱让他看病,又是深更半夜的,我一个女人家该如何是好啊?”卓是听着中年妇女一边泣不成声地哽咽,一边断断续续吐字才了解到事情的原委。

  “您不要着急,告诉我你家的地址,我马上来接雨的爸爸去医院。”

  “这人命关天的时候您还计较什么,好,先就这样,我马上来。”卓啪得挂上电话,旋即向父母明了情况以及自己的打算。

  众人听到后都惊讶万分,他们无法相信这样的不幸会来得这样快,各种不幸像商量好似的接二连三地降临到女孩的身上,惊讶之余也深深为眼前这个女孩的遭遇抱以更多的同情。

  卓群越听完卓的想法后非常赞同儿子的做法,鼓励道:“去吧,孩子!钱不够花了吧,燕燕,再拿三千块给凡。”完,卓母已经从内房拿出三十张百元大钞出来交于卓父的手中。

  “这先拿着,如果不够再打电话来,事不宜迟赶快走吧。”

  卓迅疾从衣架上拿下外套,原本想就一个人夺门而出的,但到了门口又回过头问道:“有没有人和我一起去啊?”

  “我!”李馨先于所有人的反应之前第一个回应。之后此起彼伏的踊跃加入声不绝于耳。

  “好!夏俊,池胜威,你们也一起来吧!兰梦少年不仅仅存在在篮球场上,球场下我们一样是好兄弟!”

  “那么我呢?”有此一问的是欧阳驰,显得对卓撇下他感到有些不满。

  “你身体单薄,看你刚才和我们一起找雨的时候,已经够累了的了,你的心意我心领了。还是在这里等我们的好消息吧!”完,四位少年便离开了,余下的人只有再一次期待他们能够带来好消息。

  在卓的急切催促下,出租车仅用了十分钟就赶到了雨的家,四位少年冲入雨家中,一人抬腿,一人抬头,一人保护,一人引导以最快的速度将奄奄一息的雨的父亲送入出租车内,躺在后排座位上,雨的母亲坐在前排。而四人又另外叫了一辆出租车,两辆车在大雨中风一般地驶向就近的医院。

  急诊挂号,送入病房,在四名少年的帮助下,仅仅用了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完成了。医生也相当配合,总共也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雨的父亲就被送进了急救室。

  而接下来他们能够做的就是祈求上帝保佑雨的父亲安然无恙,雨的妈妈虔诚地双手合十,抬头仰望医院雪白的天花板,口中不住地叨念着什么,念着念着两行眼泪又沿着脸颊滑落下来,不露什么声色,很平静,很自然地滑落下来。

  卓上前紧紧握住雨妈妈合十的双手,目光坚毅地向她了头,妇女抓住少年的手释然般地将额头靠在少年的双手上,眼中的泪滴落下来,湿了她的手臂,湿了她的裤子,更湿了她的心。

  “让我们向上天祷告吧!”

  其余三位少年手牵手,围成一个圈,闭上眼睛,心中默默开始祷告。

  “伯母,您放心吧!我们的虔诚一定可以感动上帝的,保佑伯父安然无恙的。”

  妇女只是轻轻地了头,又把额头靠在少年的手背上,既而泣不成声。少年安慰似地摸了摸妇女的手,他知道眼前这个妇女其实是很脆弱的,她需要安慰,哪怕仅仅是一下抚mo。

  等待是令人焦急的,等待是令人彷徨的,等待是令人压抑的,等待是令人期待的。漫长的等待最终迎来了希望:大夫大步从急救室中走出,摘下口罩,谁都可以看见他自信的笑容,所有人终于可以彻底地释然了。

  消息通过现代化的通讯设备马上传到了城市的一头――另一个关注着这件事的家庭,从手机里可以听到那边欢呼的声音,所有的人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