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 互有攻守(1/2)

加入书签

  本次参加四强赛的四支球队,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就是每一支球队都拥有一位绝对优秀的担当核心人物的控球后卫,除去已经数次进入到四强赛中的惠利,光明,南洋三队中早已名声在外的的三位尖控卫穆征,罗宏天和章齐奕以外,今年更冒出一位完全不逊于他们的优秀控球后卫,拥有强烈进攻yu望的攻击型控卫思元的韩冲羽。

  上半场行将结束,场上的球员已经都完全进入了状态,虽然单文维前天才回到队中,但在和南洋的比赛之后,已经完全融入到了球队之中,和罗宏天的配合也已经相当娴熟;思元这边围绕韩冲羽的突破分球,快速进攻的战术也打得有声有色。

  虽然其他的比赛中韩冲羽在思元中也是绝对的主角,但明眼人分明看出了今天韩冲羽的不同,以往比赛中,韩冲羽虽然担任的是控球后卫,但在更多时候却充当了得分后卫的角色,全队三分之一的得分来自他的身上,个人突破,强行上篮的个人英雄主义表演更是家常便饭,而与次相对的是他的每场助攻却很少超过10次。

  与思元三位毕业球员同坐在一起的周峻毅一语道出今天韩冲羽的不同来:“虽然今天的韩冲羽得分依旧很多,但同时他的传球也不少,能够硬来的地方他还是绝对会硬来,但是不能硬来的时候却懂得将球分给自己的队友。”

  “如此一倒真的如此,刚才给夏俊的那个传球如果换作是以前的他的话早就强行上篮了。”这一边凌君晓深情并貌地着,另一边的张劲枫脑中浮现出过去韩冲羽一幕幕强行从自己身上得分的镜头,不禁微微打起了寒蝉。

  “换言之,不同于以往的控球后卫身份为假,得分后卫为真的身份,今天的韩冲羽则是作为一个得分能力出众的,真正意义上的控球后卫出现在场上。”

  镜头再次回到比赛场上,韩冲羽和罗宏天犹如南极对着北极的两块磁铁一般时刻拧在一起,有罗宏天的地方便必定有韩冲羽,有韩冲羽的地方也一定少不了罗宏天。

  其他所有队员都依次看防着自己盯防的对手,持球的韩冲羽又再次和罗宏天呈一对一对峙的状况,韩冲羽没有再使用面对一般对手时的三招著名的运球过人动作,像罗宏天这样更高一级的对手,动作上的作假已经骗不了对手了,其程度已经上升到了精神上的层次,与罗宏天双目对视的韩冲羽当然了解他在揣测对方意图的同时,对方也在揣测他的心思,所有的一切都从眼神中可以体现出来,而高手间对决时的作假便是神态的作假,持球冲到对方左侧,韩冲羽突然一个急停,眼神落到右边的卓一凡身上,而手中也俨然一个传球的动作,罗宏天以为一举看穿了韩冲羽的意图,出卖了自己的重心伸手去截那传球,却不料如此逼真的传球动作和眼神居然都是骗局,一出手,罗宏天立刻后悔莫及,脑中即刻闪过一个声音:“被骗了。”然而失去的重心已经调整不过来,而已经伸出手的却可以收回来,传球姿势在球行将脱离手的控制范围的一刹那被韩冲羽一个优美的转腕,便重又回到自己的掌握之中,返回到教科书般标准的投篮的姿势,球应声入网。

  了解光明及罗宏天的人都知道,除了拥有超出一般控卫的优秀全局观以及恰到好处的传球技术之外,罗宏天的另一大特便是对于对手意图的精确判断,有一句对于罗宏天的评价如此道:“当你看到罗宏天那清澈如湖水般的紫色双眸的时候,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无论做什么动作都将骗不过他的眼睛。”对于自己的判断能力拥有绝对信心的罗宏天此时却轻易就被韩冲羽晃过,对于其心理的打击无疑是相当巨大的。

  得分之后的韩冲羽还不依不饶:“四强赛过后,我就要让所有人都记住一个名字:韩冲羽。”

  韩冲羽的话不多,有一句话却是他时常挂在嘴边的:“生活在蜜糖里的人是无法完全感觉到糖的甜蜜的。”言下之意便是,只有从来没有吃过蜜糖的人,在品尝到蜜糖之后才能更深切地感觉到蜜糖有多么甜蜜,引申到韩冲羽和思元的处境便是年年都顺利打入四强赛的光明中的球员,尤其是明星球员是远远无法体味身在一支中流球队,身边没有队友的足够支持,空有一身才能却无处施展,以一己的孤身之力无力反抗群狼围攻的那种失落感。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终于落得力与心都憔悴不已,而放弃了自己所爱的篮球的有潜质球员也不在少数,他们都可惜地被命运捉弄了一番。

  “但是我不认命,什么人的走向自一生下来就由上天决定了的法我是绝对没有一赞同的,自己的路不是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吗?就算环境弄人,你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造环境。”这些话不是与韩冲羽为至交的人是无法听到的,而韩冲羽的至交有多少呢?一个手数过来都绰绰有余的,所以更多的时候韩冲羽还是将这份抱负放在了心里。

  而如今思元第一次进入市内的四强,这个备受关注的赛事中,如果能够脱颖而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