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 初生牛犊(1/2)

加入书签

  当兰梦少年去年在一系列三对三比赛中大红大紫的时候,李馨,卓一凡和夏俊的名字,时常为场外的观众所津津乐道。唯独除了替补的池胜威,如同当初进入兰梦少年一样,进入校队池胜威也是跌跌撞撞,甚至有一些运气的成份在里面,在实际比赛中,池坐冷板凳的时间也远远多于在场上的时间。

  但他的努力和进步是显而易见的,两年前他甚至是一个不怎么摸篮球的门外汉,因为有了进入兰梦少年的机会,他的业余时间开始被篮球所占据,因为进了校队,他除了吃饭睡觉休息的时候,所有时间几乎都被篮球所占据。

  “他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当他那次在体育馆因为劳累过渡而昏倒在体育馆而被送到医院的时候,素来言语不多的校队队长韩冲羽曾说过这么一句话。

  当李宵龙在暂停中为队员们面授机宜的时候,坐在板凳上被头上覆着的毛巾遮住的面孔上分明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一丝不苟地聆听教练吐露的每一个字,仔细观察教练所做的每一个手势。

  “很明显,光明已经看到了我们使用韩冲羽和李馨的双控卫战术,虽然暂时无法阻止我们的进攻,但同样我们的防守也很难阻止对方的得分。”

  “现在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出色的防守者,出乎于对方意料之外的选手……”

  “池胜威!”教练喊到了这个行事努力,处事却低调的少年的名字,一直被毛巾所掩盖着的大眼也乎得明亮起来。

  “是!”少年即刻回应道。

  “由你辅助卓一凡防守对方的得分重点人物,单文维。”思元阵中外围投篮最精准的夏俊被委以重任的池胜威换下了。

  暂停在仓促中结束了,上场的五人又重新背负上新的使命,目标只有一个――击败光明中学队。

  重新发球,进攻由李馨组织,其他四人各就各位,不断穿插以求获得更多的进攻线路和战术配合。

  越到比赛的关键时刻,场上的球员注意力也越发集中,此时的比赛无疑是最好看的,光明的球员也都严阵以待,丝毫不放过思元的每一个可能的得分点,比赛进行到这个地步,双方对于对方所采用的一些惯用进攻套路也都有所了解,一直在外线一带游曳的韩冲羽被方穹宇缠住无法脱身,单文维在力量身高均不输于卓一凡,在技术和经验上还胜过他,卓在单文维的严密看防下别说想要得分,即使是拿到来球又谈何容易?郭清兆顶住彭晨志,罗宏天看住李馨,肖长欢不住在四对选手中游曳在严密个人盯防之下再加上一层防守保障,企图切断李馨所有可能的传球线路。

  纵然不断地在移动,但五对选手依旧如胶似漆,5秒过去了,李馨始终无法将控制到前场的球送到队友手中,10秒过去了,球依旧在李馨手中,光明的防守简直天衣无缝,眼看就要到三十秒,思元的攻势很可能在这关键的时刻无功而返。

  虽然被对手缠住不得有丝毫的松懈,在对手的身体严密的手臂动作间隙中,李馨隐约之间看到内线到外线一直有一人在不断奔跑,丝毫不知疲倦,眼看看防他的对手渐渐跟不上他的脚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池胜威,体力和速度均略逊一筹的肖长欢渐渐被池所甩开,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凭着一个出色控卫的直觉,李馨判断出那人影可能到达的路线,一个击地传球到篮下,人影恰好赶到,接球打板,球入三十秒到点的铃声响起。比分牌上亮出新的比分:81:72,思元将落后差距缩小到个位数,而时间仅剩下四分钟。

  “还有九分!”李馨,池胜威脑中不约而同地闪过这个数字。

  攻防转换,但情形与刚才如出一辙,场上十人化做五个点在迅速移动。相比思元拥有至少三个稳定得分点,光明的得分点上略逊一筹,但在某个点上的得分能力上却更胜一招,比如单文维的超强中近距离和单打得分。比如罗宏天和肖长欢在外线的突施冷箭。

  罗宏天和肖长欢由李馨和韩冲羽联手看防,在此时关头威胁不大,唯一令人担心的是单文维的得分,卓一凡在经验,防守能力上均敌不过单文维,又不敢盲目在禁区那么小的范围中使用包夹战术,否则,对方小前锋和中锋无疑是极大的空档。

  两次变相运球,连续的左右跨下运球,眼花缭乱中不知道何时罗宏天手中的球又会来到单文维的手中。

  “小心!”韩冲羽的提醒还是慢了半拍,球还是被单文维得到。

  卓一凡如临大敌,顿时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但即使如此,单文维层出不穷的得分方式依旧超出卓的想像:“刚才是钩手,这次会用后仰吧。”

  “错!”这次是背后运球接翻身上篮,单文维正想得意地使出自己的得分妙招,只见背后由右手将球交到左手,也就是在此时,第三只手的出现,生生地虏走了那球,这手自然不是单文维的,他能使出三头六臂的得分伎俩,但毕竟不是真的三头六臂。

  又是池胜威的手,20秒前这只手刚在篮球场的那边完成一次得分,20秒后又在篮球场的这边完成一次抢断。

  “快攻!”思元的三员虎将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