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 将才帅才(1/2)

加入书签

  “看着队友在场上争夺,自己却只能坐在一边,这种感觉实在遭透了。”

  “我想比赛,我想比赛,我想比赛!”

  “我想每一场大场面的比赛能够带给我的进步,远远超过普通比赛和训练,进入四强赛后每一场我都在飞速进步,以我自己都难以置信的速度飞速进步。因为我喜欢大赛的感觉,那种被上万人所瞩目,压力之下进行比赛的感觉,使我体内肾上腺素急速分泌,我想我一上场就会变得无比兴奋,越是大赛,就越兴奋,在这种极度兴奋中我将超越原来的自我。”

  少年脑中不断回响着自己在场边的感悟,这次是他有生17年来对他最大的一次挑战,在四强赛最后一场比赛中面对去年的冠军南洋高中,仅仅落后两分的关键时刻被委任替队中的绝对核心韩冲羽上场比赛。

  “我开始越来越兴奋了,对比赛渴望,面对章齐奕,我感到无比兴奋。”

  哨声想起,暂停结束,65:63,比赛只有8分钟即将结束,李馨踌躇满志地上场了。

  南洋显然对之前的连连失分非常不满意,暂停刚过,就迅疾地将球运到前场,意图将比分继续拉开。

  章齐奕的手中的球来回翻飞,也正代表着南洋旺盛的进攻yu望,然而进攻yu望过剩往往会演变成操之过急或不慎的失误,李馨正是抓住了章齐奕运球过高而注意力则集中在传球对象这一漏洞上,巧妙盗球,迅速发动快攻,并亲自上篮得手,65平。初出茅庐的李馨在最关键的比赛中首次登场便一鸣惊人,断得对方王牌球员的持球,令对方颜面全无。

  然而这更激起了南洋的斗志,章齐奕开始频频向李馨挑衅,并更多地开始独自拿球单打李馨,而队友也没有给李馨更多的掩护,个人能力极强的章齐奕屡次得手,连得六分,旋即又将比分拉开。比赛进入白热化。

  章齐奕甚是得意,屡屡在李馨面前得手后,基本已经挽回了开始被李馨盗球的窘态。李馨则暗下决心:“不能再让他得分,不能再让他前进一步。”

  旋即又轮到思元进攻,南洋的贴身紧逼防守从后场一直持续到前场,没有丝毫怠慢的意思,这着实给思元非常大的压力,每次进攻都要付出比平时进攻更多的力气和精力,尤其是在精神集中度来,稍有一的差池,必然被南洋反击得手,从这个程度来精力的耗费上可能是平时的几倍,场上思元的球员的额头都开始大颗大颗地开始冒汗。

  在半场防守上,南洋主要以人盯人防守和包夹防守为主,一旦对方稍有拿球不稳的情况,旋即就有多一名的球员上前进行包夹,意图抢断,所以更多的时候,球都控制在控球技术更出色的后卫手上,而不敢让内线球员多拿球,如果拿球,也是即刻面对篮框得分的传球。李馨心里非常清楚这一,“临界”的制造正是之前和光明之战他的最大收获。而与其传给外线的球员进行中远投尝试,传给内线球员的近距离投篮无疑有更大的成功率,这些李馨都非常清楚。

  而破人盯人紧逼防守的秘诀也就是不断地穿插,传球,如果在单位时间里穿插的时间越多,传球倒手的次数越多则对方的防守网也越容易被撕开,同时也不会导致30秒违例,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

  李馨一手持球,一手开始指挥队友进行合理的跑位,其中主要以内线球员的换位和外线队员的来回移动为主。而李馨则伺机在这其中寻找稍纵即逝的机会:

  在李馨,彭晨志和夏俊三人在右侧形成一个三角之势,李馨才将球击地传给彭晨志,即刻就遭到两名球员的夹击,但这恰是机会,彭晨志球未拿稳即传给后面的夏俊,夏俊才拿到球又遭到章齐奕的盯防,而李馨这里又空出了空档,但在三分线附近的李馨远投依然没有太大的把握,章齐奕恐怕也是料到这,才敢放李馨在外线。投篮不成,突破总行吧,又是包夹,这次被包夹的换做了李馨,但李馨的传球有了两个选择,彭晨志和夏俊两人中间仅有一人盯防,章齐奕依旧把注意力放在夏俊――思元的头号投手身上,仅是一个很隐蔽的手势,彭晨志便心领神会,一个转身便来到了篮下,而就是这一霎那,没有任何人的看防,李馨及时的分球,彭晨志轻松打板得分,而此时扑上来的防守球员为时以晚,只有送给彭晨志一个罚球的机会,加罚一分也命中了。思元将比分追回为落后3分。

  而这次的阵地进攻充分显示了李馨临场调度指挥的能力,在对方层层紧逼防守的情况下,依旧不急不燥,非常有耐性沉稳地一层一层撕开对方的防守,寻出一丝空档让队友轻松得分,这一切都是一个优秀控球后卫所拥有的,而李馨在这次进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甚至连南洋的主教练莫仲岩也在场边微微头表示赞赏,心中不由感叹:“思元这替补的实力也确实不可视,虽然没有韩冲羽那样惊人的得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