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发丝的迷惑(1/2)

加入书签

  石榴虽在山寨里长大,但自小也是个备受呵护的大小姐,哪儿见过灾民什么样。杜平月拦住她,是怕她吓傻了再出不来,还得劳他的贵手拖她。

  他冷笑,“你要去也行,只是进去之后千万别后悔。”

  石榴一听这个,再不敢进去,她不是海棠,没那么缠着傅遥,若是海棠在,定是宁死也要跟着的。

  走进贫民巷,赟启原本对杭州的美好印象瞬间消弭干净,他们好像进了另一个世界,犹如地狱般的世界。四处都是穿着破衣烂衫的人们,有的躺在地上低低呻///吟着,有的头靠着墙,一双空洞的眼神注视着过往的人,还有的拖着残败的身子晃悠着移动,好似幽灵一般没有半分气力。到处都充满了恶臭、腐味儿和某种刺鼻的味道。

  他们路过一对母子,母亲抱着孩子低低啜泣,孩子脸色灰黑,似已死了许久。那母亲苍白的一张脸没有一丝血色,看见他们神情激动地爬过来,尖叫着:“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赟启震撼了,以至于那妇人抱着他的腿,他都无知无觉,他以前看过一些文献,上面有描述灾民的,曾提到:“在昔丁亥,尝一中于鸿水矣。于时粟价翔踊,斛几二金。殣殍塞涂,疫厉骈踵,效野之间四望烟绝,迄今谈者,犹为色动。”

  但这样生涩的文字又怎么如眼前这一幕幕更能生动展示,再多的文字也无法描述他们的凄惨与悲凉。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他不敢再看,迅速从巷子里退了出去,退到街口,然后抱着一颗街边的枣树死命的吐着,好像要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倒一个遍。

  傅遥站在后面,给他轻轻拍了几下背,让他吐的更舒服一些。他吐了,说明他动容了,说明他在乎了。然后接下来要办的事也便能水到渠成了。

  看他吐的这样子,石榴不由拍了怕胸口,很是庆幸自己没跟着去。又不禁暗道,难道里面有鬼吗?看个灾民至于吓成这样?

  赟启吐了半天才抬起头来,那张脸比刚才那妇人还白。

  他看着傅遥,眼中射出道道寒光,“你千方百计也要朕到南方,就为了要朕看这个的吗?”

  傅遥一脸凄苦,“皇上明鉴,京城也有灾民,只是远不如灾区的更震撼,这里不过是冰山一角,皇上若是看到真正的灾区恐怕会比这更难受。”

  “别的地方更糟糕吗?”

  “是。杭州一地土地肥沃,自来都是鱼米之乡,可现在饥民大量死亡,原本的富庶之地,已转眼变成令人难以生存的人间地狱。”

  赟启沉着脸不说话,他本来想灾情严重,却没想会严重到这等地步。

  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几字:“此地官员着实可恶,他们就没有救灾吗?”

  傅遥撇嘴,“应该有的,只若不尽心,怕是杯水车薪。”

  她对逊国的赈灾情况曾经进行过总结,一共就三点:一是,灾情衡量基本上没准,下面报什么就是什么,说好说坏全凭一张做;二是赈灾资金基本上是杯水车薪,要是有钱上位者还拿来干别的事呢,给百姓白吃白花岂不浪费;三是赈灾资金和物资基本被挤占挪用,朝廷发下来多少,能到百姓手里的不过十之一二,她敢拿人头担保,这会子杭州府的粮仓里是没什么粮的。

  只是这些话并不好全对皇上说,没凭没据的,听到人家耳朵里就是诽谤了。她只捡能说的说了几句,饶是如此,赟启也气得够呛。

  他咬牙道:“这些个不顾百姓死活的官员,真真可恶。”

  傅遥点头,本来就很可恶嘛。

  “杭州各地就没有存粮吗?”

  “那就要问地方官员了。”

  赟启吁了口气,“那咱们就走一趟知府衙门吧。”

  傅遥以为这一次他是下定了决心,要把衙门搅闹一场的,可就在走到府衙门口,远远地看见那两只冰冷的石狮子,赟启却突然停住脚步。他望了傅遥一眼,忽然转身,紧接着开始往回走。

  傅遥微觉诧异,忙追过去道:“爷这是不打算去府衙了?”

  “改日再去吧。”赟启微微抿紧唇。

  他刚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来南方的目的绝不能变,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不能漏了行藏,叫人知道皇上在这儿,或者皇上的亲信在这儿。

  望着他急匆匆而去的背影,傅遥不由眼微眯起来,看来这小皇帝有什么事是背着她的。若真是这样,自己可留点心,可别叫人给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赟启一路走到一条小街才停下来,叫侍卫去找一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