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传说中的三爷(1/2)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杜平月望向杜怀,面上微冷,“杜怀,你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杜怀把昨晚的事说了,当然没说是他把他抱进房的,只说了斩断衣袖的事。他拉着他说了那番叫人毛骨悚然的话。

  杜平月听完却并不觉什么,只冷冷道:“这样的事不要再传了,否则……”

  他的眼神就好像朔日的夜空,又寒又冷,杜怀打了个哆嗦,忙道:“不会,不会了。”

  他的目光又扫下厅中的众人,都吓得频频点头,“不会,不会。”

  这样的杜平月还真可怕……

  ※

  昨晚一场宴席对傅遥来说只是热身,是她迈向盐市的第一步,接下来她会时不时找一些盐商过来聊聊,谈天谈地,谈风月,更重要的是谈生意。

  她与这些盐商接触几日,发现他们也不像外边传闻的那样一身铜臭气。这些人很会玩,也很会享受生活,生意是生意,吃喝玩乐对他们来说也是很紧要的。做人既要会赚钱,更要会花钱,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她和他们泛舟西湖,品尝各种美食,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要能进嘴的都能吃个遍。杭州自古是出美女的地方,泛舟西湖上,喝两口小酒,吹一吹河风,再让美人弹奏一曲,真是一种特别的享受。

  与他们在一起,傅遥才真正感受到,原来人活着可以这般潇洒肆意,他们尽情享乐,尽情挥霍,她参在其中,几经享受也食髓知味,忍不住开始叹息。果然有钱的感觉真好,也怪不得许多人为了红白之物铤而走险了。

  杭州最有名的美人是人称火凤凰的胡凤娘,她是百凤楼的当家花旦。听说见她一面都要花一百两,陪一次酒五百两。出台一次上千两,若是要陪夜,万两白银也未必能买美人一笑。

  傅遥一到杭州就听人提到这位美人,让她感兴趣的不是这美人多么出名,而是她的价钱,到底美成什么样,才敢收那么多钱的?

  今天一大早,马如云就派人来请。说要在西湖画舫上设宴相请,还请了杭州最有名的胡凤娘来陪酒助兴。苏大人苏灵幻也会到场,另外马如云还神神秘秘的告诉他,说会送一份大礼给她。

  对于这份大礼,傅遥很是期待的,最好把苏灵幻打包送给她,那就心满意足了。

  她心里明白苏灵幻之所以排斥她,是因为她是个男人,心里也颇为犹豫要不要哪天换个女装接近他。自上次穿过女装之后,她很有几分自信。对着河水照过,还真有点“我见犹怜”小女儿姿态。

  不过这是以后的事,等这边的事一了。她就辞官,然后就能正大光明的接近他,到时候以什么身份好呢?傅遥的妹妹,年龄就定在十九岁,也不知道别人信不信,至于名字,叫什么好呢?傅小瑶?或者傅花,傅雨,傅娇什么的。总之越显女人味越好。以后,她就能是个真正的女人了。

  下午处理完公事。傅遥就在房里换衣服,挑了一件最好的月白色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她头发挽成个髻,别了个碧玉簪子在头顶,腰上配了一个海棠给她编成的红色同心结,白红相映,让她整个人都显得俊帅许多。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她走出门,正与迎面而来的杜平月走了个对脸。

  匆匆一眼,杜平月不由有些怔忪,傅遥一向是懒的都生蛆的,很好精心打扮自己,像今天这般注意仪容还是第一次。

  她的头发比较多,发髻梳的蓬蓬松松的,几缕碎发遮住她的纤纤弯眉,在浓密的睫毛上轻漾,她的皮肤白皙,嫩嫩的,像是风一吹就会被刮破,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微上卷,那双水汪汪的眸仿佛流转着轻盈碧波,淡定的目光让人捉摸不定,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感觉……

  看到她的袍子时,眼神不由闪了闪,那木槿花镶边可是他最喜欢的,这件袍子是他前些天新做的,裁缝手紧做的瘦了点,结果被她抢了去。她说要以后用来见客穿,今天穿这一身,是要见什么尊贵客人吗?

  伸手挡在她面前,冷声问:“你要去哪儿?”

  傅遥笑笑,“今天马如云在画舫上宴客,说有第一美人胡凤娘相陪。”

  杜平月“哦”了一声,忽觉自己太敏感了,竟以为她要去见苏灵幻。他一晃神的功夫傅遥匆匆走了,心里不免疑惑他这是怎么了,以前他从不过问她外出。

  出了门,上了马如云来接她的马车。

  商会会长的马车自然是好的,车外装饰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