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帐中春意(1/2)

加入书签

  shoM_read;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痞‘女’辞官》更多支持!

  傅遥打着伞到了猎场,远远地就见杜怀在‘门’口等她。。:。他看见她回来,先是拧着眉瞪着眼发了顿脾气,紧接着又颇无奈的叹口气道:“你不是说很快便归吗?看来你的话真是不能信了。”

  傅遥自知理亏,故意岔开话题,“你站在这儿,是要干什么?”

  杜怀撇撇嘴,“还能干什么,杜师爷说怕你出事,让我在这儿等你。”

  “杜平月呢?”

  “他去找你了,你没看见吗?”

  傅遥摇摇头,她要去的地方杜平月并不知道,或者他们是走岔了吧。

  她今晚决定要见赟启,所以根本没知会他要去哪儿,似乎自从被他知道‘女’人身份后,杜平月对她的管束越来越多了。

  她也不知自己怀着什么心态,每次看见杜平月,都有意无意的想要避开他。他虽没说什么,可脸上却会带些淡淡的失落,尤其是这回,若他知道自己和赟启‘私’下见面,应该会很不高兴吧。

  杜平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并不知道,回到帐篷里她换了衣服就去睡了,杜怀怕他着凉,喊她起来喝姜汤,她也不动。也不明白到底是心里冷,还是身上冷,裹着厚厚的被子,躺下去就不想再起来了。

  第二天醒来,一天的狩猎又开始了。

  傅遥晚上淋了雨,早起来就觉头昏昏胀胀的,喷嚏打得连连,鼻涕也哗哗往外流,这是感冒症状,杜怀自免不了唠唠叨叨,说若是昨晚听他的先喝了‘药’,早就没事了。

  傅遥听得心烦意‘乱’,一开口鼻子囔囔的,她也不爱说话,只任他把自己数落了个遍。

  杜怀去给她熬‘药’,傅小‘玉’一早跟着付云峰打猎了,说要给她打只鹿来补补身子。人走的走,散的散,一时间屋里就剩下她和杜平月两个。

  傅遥是自己做贼心虚,闭着眼装睡也不敢看他。

  昨晚杜平月怕她出危险,在外面找了她那么长时间。猎场周围并不安全,他曾看见数个黑衣人从身边飞过,也不看不出是什么身份。皇上待的地方,会出现一些刺客之类的并不意外,他也不关心小皇帝的死活。只是傅遥,他跟她说过多少遍不要自己单独一人出去,她就是不听,居然还背着他去和赟启‘私’会去了。最新章节

  他本来该很生气的,可是现在看她这病病弱弱的样子,满肚子火竟然发不出来了。不由叹了口气,他对她是没半点办法的,别人说他冷如冰,狠如狼,是最无心的人,最无情的人,可是碰上傅遥,他却是天底下最心软的人,居然责备的话都不知该怎么说了。

  盯了她半晌,最后只化成长长一叹,低声道:“你今天不要‘乱’跑了,在这里休息休息,狩猎完了咱们就走。”俯身给她掖了掖被角,让她睡得更舒服些。

  傅遥虽闭着眼,却还是乖乖点了点头,她知道他是担心她的安危,或者也只有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她才能真正的安全吧。

  喝了‘药’,又睡了一觉,果然觉得好多了。她惦记张子墨如何了,叫杜怀去打听,杜怀回来却说,根本没听到皇上抓了什么人,倒是几个太监在讨论,说皇上怒斥了惠嫔,她哭哭啼啼的独自乘车回宫去了。

  傅遥暗叹,这八成是赟启听进了她的话,才会对惠嫔发火吧。张子墨做什么虽然与她无关,到底同是姓张的,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皇上绝不许任何人有异心的。

  她想去见皇上,杜平月不许,她只好把他支出去,说有事要问付云峰,叫他看看人回来没有。

  杜平月刚走,她就遛了出去,奔大帐求见皇上去了。

  皇上的大帐自比她那小帐篷大了不止数倍,此刻大帐里不仅坐着赟启,王皇后和付贵妃也在。赟启昨晚淋了雨,身子有些不适,一早狩猎仪式都没主持,就叫大臣们散了。两位后宫娘娘前来探视,刚坐了一会儿,就听外面刘福成禀报,说傅大人有要事求见。

  赟启也正想见她,便对皇后道:“朕要议事,你且退下吧。”

  王皇后迟疑着不愿走,她已经很久没见过皇上,今日好容易借着探病来看看,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被撵走了。见皇上面‘色’不愉,她也不敢求肯,只得躬身退出。

  付贵妃也忙行礼,她到底聪明,拉着皇上的手撒了几下娇,只是赟启不理她,挥挥手,令她赶紧走。

  付贵妃心里颇觉不舒服,皇上对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