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一天嫁两回(1/2)

加入书签

  傅遥被他歉疚的眼神看得豪气大升,抚着他的肩道:“你放心,我说会保护你,就一定做到的。”

  赟启微微一笑,“你能安好,我也便放心了。”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儿,本来应该他保护她的,却要仰仗她的保护。若她是他的臣子也罢了,可若把她当成女人,便实不想她凡事站在自己前面。不过从本心来说,他倒真享受她的保护,有人护在身边感觉很好,从小到大,见惯了世态炎凉,还没有一个人会对他说,要护着他的。

  头靠在她身上,宛如小孩子撒娇般,她身上的气味真好闻。他低声道:“只要离开这里,我一定好好待你的。”

  他是真龙天子,不可能死在这种地方,吴起的信鸽既然传出去,用得了多久他的人就到了。

  傅遥嘴角却漾起一抹苦意,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该怎么回应他所谓的好。

  过了一会儿猎户男从外面回来,对两人道:“你们早点休息吧,夜里到处都有野兽,不要随便乱走,要是被什么咬了,可别怪我没提前说。”

  傅遥两人连连点头,他们听到过狼嚎,感受过狼群的威胁,自然不敢到处乱跑。

  门帘拉上,门里门外就拉了一个帘子,猎户男显然是把外间这屋子让给他们了,他和妹妹睡在里屋,给了他们一个还算私密的小空间。

  赟启躺在床上,脚疼得厉害,他也睡不着。傅遥也不想这么快休息,这个夜对于他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她必须为他们找到后援。

  她迈步走到里屋门前。隔着帘子叫道:“猎户哥哥。”

  腻腻的声音迅让门帘掀了起来,猎户男出来,脸色微沉,“你有什么事?”

  傅遥也不管他同不同意,从她的腋窝下就钻了进去,就那两步走还真有点女子娇态。

  赟启看着她消失在门帘,心里颇不是滋味儿。他自然知道她干什么去的。往常只见她痞里痞气,这么风姿妩媚的一面倒是第一次见。只是她不过求人而已,需要这样吗?

  “傅遥。傅遥。”他低叫了两声,却根本没人理会。

  傅遥听见了,只当没听见,她显出女儿姿态也不是为了献媚。不过是扮演一个弱小女人,博取同情罢了。

  她进了里屋。现这里空荡荡的,除了一张床也就是一张破烂小桌,连把椅子都没有。猎户男就在地上铺了一张草席,连个铺盖都没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家还真是穷的不像话。

  她笑着走近他,“猎户哥哥,正是所谓救人救到底。我哥哥不能走路,我们希望哥你把我们送出山去。你看如何?”

  猎户男并不吃那一套,哼道:“我们兄妹本是荒野之人,不招惹是非的。”他这么说多半是感觉出来他们是被人追了,谁也不是傻子,怎么会明知是非还要往里面撞的。

  傅遥又求了两次那猎户男只是不肯,道:“你们在这儿住一晚可以,其余的不要再想,姑娘,夜黑不便,还请不要打扰咱们休息。”

  傅遥碰了一鼻子灰,她也料到他不会那么容易答应。笑道:“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兄妹确实有难处,还请猎户哥哥慈悲,也算为令妹行善,保佑她早日康复。”

  这一句果然管用,那男子沉默了。就在这时,床上的姑娘突然开口,“哥哥,你救救他们吧,若没有你相助,他们肯定走不出大山的。”

  猎户男思索片刻,重要点点头,“等天亮了吧,晚上夜路不好走,天亮之后再说。”

  傅遥嘘口气,他这么说算是答应一半了吧。

  夜深了,赟启让出一半床给她,两人共躺在一张小床上显得甚是拥挤,不过傅遥也一点睡不着,在定力方面她似乎输赟启很多,一转头他已经进入梦乡。

  她叹口气,他倒是心宽,不过也是,一天到晚那么多人暗算他,若是事事都往心里放,早累死几年了。

  怕出事,可偏偏越怕什么就越会来什么。

  夜半三更,在床上一动不动,连辗转反侧都做不到,正瞪着眼看房顶呢,突然听到外面一阵脚步声,她也不知自己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听到声响,“腾”地坐起来,也顾不上晃悠赟启,几步踏进里屋,直接把地上的猎户男抓起来,“有人来了,求求你,先把我家公子带走。”

  “我妹妹还在这里。”

  “我会照顾她的。”

  她很急,那些人的目标是赟启,他在这儿实在太危险了。

  猎户男看了她几眼,忽然道:“这会儿已经来

章节目录